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角色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金剛經!中國人一讀立判。

人生,心靈的、物質的……一個人能活出來的多元角色,本質確實如此。
古印度,曾經哲思至上的民族,將自然界對照人世;發現有情世間不離器世間。
以夢為本,人間任何思惟所及的二元對立價值都可解消。
譯成中文,成為絕美的名詞--不二法門。
實相。真如。法界。心性。
太多太多標月之指,指向心月水天。

現代都市人經驗到的,更像是自導自演的電影;事過境遷後留在心頭的紀錄片。
記憶部分難免人性化的自動修正,集體修正的結果,文本解讀上無限可能。
人心與人心串連成的網路,虛擬的、精神的,亦如此。

忙於扮演角色的當下,投入的深度,正與遺忘的強度成正比:
人生大戲,入戲容易抽離難。
在我執中忘我,對平凡人不正是熟悉的矛盾生存方式?
放開外在糾結的層層因果之後,剝去現實人生利害衝突恩怨情仇,
每個人,心都無比乾淨純潔、清亮無瑕。

人生在世,諒解凡夫的情非得已,就學得寬容。
當社會發現,某些角色出了問題,攻擊不一定是唯一、最好的選擇;
畢竟是攝影棚、角本、對白、……因緣和合造就了特定角色出場機會。
表面上以角色論斷人的生存價值、解消了「角色」的魔幻本質--
凡人世間,演戲還需角色相應的條件。它是被演出來的;可以被改變。
後設條件不變,誅滅了一個演員,還是會再產生下一個。

團體能充分呈現人性、太人性的一面;
社會透過新聞、網路、八卦……溝通著人間的角色困局。
對兒童,社會常常忘了將人生哲思排入學程,在正式走入成人社會之前,
先了解人生角色扮演,孩子可以提早思考、多方比較、選擇、準備。
還沒受現行社會框架制約之前,還來得及。
還有時間想一想隨順何等角本、演出何等角色、拍出哪等人生戲碼。

打擂台的角色們,終究不免屍身收場。
每場葬禮,對每個角色的最後告別式,
最動人的不是旁人的台詞、淚水、花籃、橫匾……
也不是不朽、名聲、後裔、家財、著作、建設、……
而是留在亡者心頭不可取代、無從重現的人生記憶。
至死相隨唯有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