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日 星期六

松林月光

蟲語依稀透來,從初冬茶花的笑顏,穿過草原初霜。
剛好腿子坐酸了;一睜眼,迎向黑夜深深凝視,邀請的手。
星子叮噹叮噹輕歌滿天,交映歡愉,簇擁微笑月光。
悄然回到色身所在時空含笑印刻的夢;
生生世世長夜以心點亮。

推開木門,松林湧來清香,香塵真妄就別問了。
一個人的月夜,一個僧的月夜,風動心動就別問了。
羅漢鞋踏不破月色,天之央、影之旁。
古畫松語如歌,無情有情說不說法,真真別問了。
遍問只一字「誰」「誰」「誰」你到底煩不煩哪?

笑了它,美似楞嚴的月亮。

它說:
看我,有念頭沒念頭就別問了。
看看我,是誰問誰就別追問了。
那獨坐林間印度俊美的王子,
令無量眾生動容的莊嚴覺者,
心美勝星月的世最尊者,
哪像你這孩兒多話?

笑了它,注視過佛陀一生的月亮。

群松在草原笑開片片收不回的浪,
重重襲捲情不自禁的千般萬般妄想;
佛經照舊擠不上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
滿坑滿谷公案遠遠強過哈利波特卻沒人拍它;
投資戰爭投資污染就沒人投資完整版全球多語大正藏;
誰啊佛門法脈大事光想有用嗎……
「別煩惱嘛……」
滿心同情、伸出小刺拉拉僧襪的,
是每天啃香吉士皮長大的玫瑰花。

笑了它,搖頭不數第一月第二月第三月的月亮。

子夜蟲兒無語,向夢土異鄉,神往故鄉海洋。
剛好腿子走酸了;撫松止靜,行這支香好長好長。
生命在呼吸間;參也得不參也得,松林月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