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Dionysos物語

Dionysos笑咪咪抱著吉他,要我給他哼一句歌兒。「隨便什麼都好;只要一句,我可以馬上彈出和弦,彈整首給你聽。」小孩被尊重,心上也受用得很;當場唱出一句。他撥了撥弦,再確認一次:「這樣嗎?……」第一次聽Dionysos開口唱歌,真不是蓋的。再調一調,坐姿挪一挪,他三兩下半加料自創半原音重現,自彈自唱起來。

Dionysos真是個斯文瀟灑的才子歐吉桑,我不禁佩服地想。台語歌、國語歌、日語歌、英文老歌……你給他哼上兩句,他那把吉他就回應你一整首曲子。難得,天晴日朗的,Dionysos跟我說上一串我不懂的話。難得那天他一滴酒也沒碰。難得下午閒閒美代子,連對面的中油加油站也清閒。他歌喉極好;假如不是長年酒傷帶啞的話,恐怕可以改行。

小孩回頭好生得意。「他唱歌給我聽,就我一個人喲!」校花與校花的妹妹笑了,兩人更加得意:「別看我爸老了;當年,他算是那個年代的英俊小生,很多女生喜歡他呢。皮膚白,有才華,說話又文雅。可惜,被酒毀了。」

本來,才子佳人,照話本說書先生的台詞,理應一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人生畢竟不是童話。兒女忽成行,工作失意,老婆天天出門做小本生意養家,Dionysos開始在家裏展開酒國生涯:買酒、醉酒、睡倒、起床、要錢、買酒、醉酒、睡倒、起床、要錢、買酒、醉酒、睡倒、起床、……沒完沒了。最後,老婆拒絕把準備支應生活開銷與兒女教育費的辛苦錢給他買醉,既然買不到台啤,據說Dionysos開始摸起廚房角落的米酒或米酒頭。據說,長年下來,老婆大失所望,展開她自己的職業婦女生涯:賺錢、休假、舞廳、吵架、生氣、賺錢、休假、舞廳、吵架、生氣、賺錢、休假、……年復一年。

那天,算是Dionysos酒國生涯中難得清醒的一天。就帥這麼一次,再也沒了。

後來,怪怪的Dionysos一聲不吭,嫌換季的蟻子成群結隊搬家,長長幾排爬滿牆,嘴咬半截長壽屁股,點燃一大捲廢報紙,火把似沿壁燒;一路燒、燒、燒,數不清的蟻屍與蟻卵落滿地,把好端端一片白牆弄得又醜又黑團團髒。小孩默默立他身後,看他的神眼半渙散半邪門,又回到平常活在他自己的世界的模樣。不理人。就是不理人。

很久很久以後,校花與校花的妹妹說,Dionysos走了。「我爸酒精中毒。」她們半含淚。「後來,我媽已經不管他了,反正管也沒用。也不知道他酒錢從哪來的?喝到後來,他記憶力開始出問題,我們不敢讓他出門,怕他走丟。買蛋糕給他慶生,他問我們奇怪不是已經過完生日了嗎?還常常說他看到什麼,說他全身爬滿了螞蟻,害怕得不得了。幻覺、幻聽、自言自語、說些奇奇怪怪的話;酒精中毒到最後,醫生開死亡證明,跟我們說,以他的狀況,點一把火可以燒好幾天;身體裏都是酒。」

Dionysos is a strange god of wine and madness, vegetation, and the theater. 

Although he is best known as the god of wine, he is also a death god, a god who comes into and changes, often irrevocably, the normal community life. He introduced the grapevine and taught the secrets of its cultivation and of fermenting wine.
He is often paired with Demeter, goddess of grain.
Dionysos is also a sailor.  He was once kidnapped by pirates and taken aboard a boat, then turned the pirates into dolphins. The sea is a refuge for Dionysos.
Water is the element in which Dionysos feels at home, as like him it betrays a dual nature: being bright, joyous, and vital for life, while also having a side that is dark, mysterious and deadly.

~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Kristi Thompson ~

Dionysos,對不起,當時,我實在太小太小。如果是今天,如果你還在,我會陪你唱佛曲,讓你秀吉他當個銀髮王子歐吉桑。我會告訴你:「把酒戒了吧。別喝了。每天彈吉他,我們大家陪你唱。從日據唱到日劇,台語、國語、英語都隨你,就是別再喝了。」

酒,Dionysos手裏的人生銅板。亮的一面,醉酒的快活糜爛;暗的一面,死亡的無底絕望。浪費一生擲這個銅板:初初亮的那面機率高,騙了他;一來再來、一瓶瓶當開水灌;最後,再怎麼拋都是暗的那面,他已經完全被酒精弄迷糊了,最後死在它手上--死在Dionysos自己手上--本來好好一雙彈吉他的天才手,成為酒神死神雙重自毀的無明手。

飲酒之過失無量︰


一、現世財物虛竭。
二、眾病之門。
三、鬥爭之本。
四、裸露無恥。
五、有醜名惡聲,人所不敬。
六、覆沒智慧。
七、應所得物不能得,已所得物將散失。
八、須隱匿之事盡向人說。
九、種種事業廢不成辦。
十、醉為愁本,此因醉中多失誤,故醒後慚愧憂悔。
十一、身力轉少。身色壞。
十二、不知敬父。不知敬母。
十三、不敬沙門。
十四、不敬婆羅門。
十五、不敬伯叔及尊長。
十六、不尊敬佛。不敬法。不敬僧。
十七、朋黨惡人。疏遠賢善。
十八、作破戒人。無慚無愧。
十九、不守六情。縱色放逸。
二十、他人憎惡,不喜見之。為親屬及諸知識所共擯棄。
二十一、行不善法。棄捨善法。明人智士所不信用。
二十二、遠離涅槃。
二十三、種狂癡因緣。
二十四、身壞命終墮惡道泥梨中。
二十五、若得為人,所生之處常當狂騃。


~《大智度論》卷十三 ~

以飲酒是放逸之本,能犯四戒。如迦葉佛時,有優婆塞,以飲酒故邪淫他婦,盜殺他雞。他人問言︰何以故爾﹖答言︰不作。以酒亂故一時能破四戒,有以飲酒故能作四逆,唯不能破僧耳,雖非宿業有狂亂報,以飲酒故迷惑倒亂,猶若狂人,又酒亂故廢失正業、坐禪、誦經、佐助眾事。
 
~《大方便佛報恩經》卷六 ~

Dionysos,不論你投生何方,祝你早遇三寶,教你三皈五戒、修善積福。
持酒戒的人生,Dear Dionysos,會比淒涼孤寂的今生要幸福得多。
世間善業很多,Dear Dionysos,不論賣蔬菜水果衣物被子日用品樣樣利益眾生,就是千萬別賣酒。
三界善法很多,Dear Dionysos,不論你投生何方,千萬、千萬記得別再癮酒。

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供養病僧的全穀營養湯

為何勸人吃素、戒殺、護生?理由說不完:

一、眾生皆有佛性。

二、眾生護惜己命,莫不希望離苦得樂。

三、恣意殺生違逆宇宙天地長養萬物生靈之理。

四、殺因、殺業、殺緣、殺法換得生生世世輪迴互相索命大苦惡報。

五、殺業餘報得前世宿業殘留八識種子待消,縱使受生為人,得多病短命報。

六、殺生因果,若非違犯國法,即違背菩薩行門,於品格德性有百害而無一利。

七、……

懇勸諸位大德,別無明無知再造殺業,別像過去生阿呆的我一樣。別像此生學佛之前,吃葷食、花大筆醫療支出、還搞不清楚常吊點滴原因何在的愚昧的我一樣。此生數度路經鬼門關口,大病小病大難小難;出了家還是病僧一個。

那日,行腳去驗血的路上,路經食品展示。她熱情而清亮的聲音叫喚著,請師父喝湯。熬滿滿一大鍋,又濃又香又有料。「再喝啊,沒關係。我煮的。」紅紅的臉頰、開心的笑容。告訴她去驗血,回程經過再多喝幾杯;趕預約時間。

「再喝啊,沒關係。我煮的。」友善的雙眼皮大眼睛與豐潤下巴。像一尊頭頂著現代流行帽子、手掛彩色佛珠的中國古代佛像。她說,她來自福建;「你是法學院的學生嚒?」她問。她們家鄉也有很多「法學院」(就是台灣的「佛學院」的意思,非指法律系所)。「那裏很多師父啊;在那裏讀書。跟你一樣,很年輕。我看過。」在她的供養與手藝,閒談與友情之間,頭重腳輕的失血不適漸漸恢復四大平衡。全穀營養湯,外四大轉內四大;供僧功德無量。

祝福這位菩薩修行快樂,心想事成。也祝福當年遠自浙江普陀山來的進香團心想事成。他們說:「我們很多寺廟,大大小小幾百間、幾千間,但沒什麼師父。師父,你來好不好?」言畢還掏出名片,一臉認真。

祝福各方四眾弟子弘法護法,順利成功,佛事圓成。願大大小小歷代佛寺正法道場皆僧才輩出,個個龍象。願代代佛子護持的寺廟,都有足夠的法師住世弘化、正法久住。


2010年2月20日 星期六

與山說話

中央山脈。
海風天色中青翠翠的山。
積雪漸溶暮色中粉藍似幻的山。
小學郊遊的山,少年賞櫻的山,青年出家的山,中年返鄉的山。
理上事上的靈山,無字天書的這本、高行健得諾貝爾獎的那本。

師長、同學、親友的笑顏在相機前停格的,
時間、空間、人間在心口停格的,
走過九二一重新瘉合的,
山。

那年,我們一起團結從苦難中重新站起來。
那年,揮汗讓淚乾。
當親人的血肉被大地擁抱,我們不分綠藍。
當家園撕裂殘破,我們不分族群怎麼運算。

山說:「我記得。」
山說:「你們都在我的胸懷。」
山說:「你們在山裏;我在你們心裏。」

冷山溫暖依然。

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老師,生命中不熄的燈塔

美國有一名學生用臉書批評某位老師,被校方處分。學生不服,告上法庭,判決以該生在網路上的言論是在課外進行,與校規無涉,屬於美憲第一修正案保障言論自由之範圍為由,判決學生勝訴。新聞稿頁面上,有一網友直接貼文反問:準此,老師是否也可以用臉書批評他心目中最爛的學生?

在地球的正對面,各方文章正在對周潤發主演的「孔子」大片,發展各種不同的觀點。華人社會有悠久的尊師重道傳統,孔子不只作為一代老師的典範,而且是作為「至聖先師」的聖人地位,不僅受代代華人尊崇,影響遠及日韓歐美,「倫語」中文原本及多國譯本至今發行全球。孔廟祭孔大典、教師節、背倫語、……更是代代華人共同的文化記憶。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堅持,從課堂一路延伸到佛堂。法師一生敬重剃度恩師、得戒和尚、得戒和尚尼、及戒壇上三師七證諸師,一律恭稱「師父」。在家佛子恭敬三寶,對法師也一律恭稱「師父」。恭敬尊重亦師亦父的老師們,「恭敬父母師長,慈心不殺」更是佛子往生淨土的必要先決條件之一。

這道美國剛出爐的判決,換作台灣,不用校方處分或告上法庭,光靠校園文化與社會氣氛就解決了:不懂尊師重道的學生,一方面會被成人教訓(道德上),一方面會被當小孩不懂事亂說話而原諒(生活上),校方也不會作出什麼強制休學的嚴重處分(行政上)。老師方面,更不可能根據憲法言論自由的人權理論對學生以牙還牙;這種「大人跟小孩計較」的口水戰,既八卦又了無實義,為人師表不會自貶尊嚴去做。

對華人而言,師生倫理的文化社會意義,位階高於法律。

除了「傳道、授業、解惑」,許許多多老師付出一生,引導學生一生的人生價值與方向,成為無量學子生命中的明燈。老師,作為一種肩負文化世代傳承的特殊職業,在華人心目中,遠遠超出法律層次的權利義務,已步入神聖的準父母地位;這一點,與在西方法治文化下歐美社會所理解的師生關係,構成很大的差異。

台灣的老師們,有的二十四小時開手機 on call,學生、家長隨時找得到。有的在兼事業家庭百忙之餘,忙完自己的小孩,也把學生的事當自己小孩的事忙。有的掏腰包請貧寒子弟吃飯,有的收容家境突生變卦的學生,有的把心事無處傾訴的學生當自己親生子女疼,有的成為學生的就業出路與婚姻大事的重點諮商對象。有一大部分老師,不論授課內容為何,在眾多家長期待下,還包辦了父母的教養責任,對於學生的人生觀、交友對象、感情狀況,課外打工及活動內容……常常無條件額外關心,付出老師個人下班後的時間與體力。忙成這樣,從來沒開口跟校方或家長談什麼「加班費」(該項請求權百分之百合法),像個菩薩。

不,確切來說,老師做的就是菩薩事。老師對學生的影響之深,筆墨難以形容。

在美國的土地上,我常常想起的,是歷史老師的中外歷史、西洋文化史、近代重要思潮、中國近代史……;國文老師一頁又一頁導讀國語辭典各詞條、精美的中國古代文化課外讀物、她清亮的歌聲所詮釋的「清平調」與「水調歌頭」;英文老師的純正英文貴族腔與「無論什麼交通工具駕照都要考才能在緊急關頭派上用場」的忠告;在教授引導下、所有當初苦讀過報告過激辯過的 common law cases;……乃至於,回到台灣的土地,聽祖籍上海的留法老教授對中文文字史一一細說從頭,在短短幾小時內,重溫久違的、當一個中國學生的幸福:有點聽爸爸或阿公訴說屬於我們的家族故事的懷舊味道;暖暖的。

我是個「老師迷」;對這一古老而無比重要的職業,身為忠實的粉絲。如果西方人有這份福報的話,不妨也來台灣留留學、交流交流,領會這種特殊的亞洲文化。中國老師身兼父職母職的特殊性,不可錯過的東方珍貴文化。

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貓咪蔬食愛地球:素年快樂!

童年的家,算是個小小動物園。上有絲瓜棚綠葉黃花,下有公雞母雞小雞仔群、小羊、博美狗媽媽和博美寶寶、滿溝蝌蚪、兩足蝌蚪、四足青蛙,桔子樹產不完毛毛蟲與蝴蝶、草莓盆栽旁有嬌生慣養的愛情鳥。鄰家進口的大狼犬,迷路的蛇、名種波斯貓與大黃蜂,往往驚動全家老少一齊圍觀。每天吱喳不停的麻雀群與人親近,一有剩飯菜就直撲爭食--養愛情鳥是時尚,烤小鳥聞所未聞,在那個人與動物親密共處的年代。大雨過後,肥胖的蚯蚓隨處可見、大小蝸牛成百上千掛草堆、游泥塘。小孩兒打赤腳放紙船的天真時代,雨後泥土香,水溝裏魚兒成群出馬。

家裏唯一沒養的,就是貓。這一點,留在心頭成了遺憾;從遺憾發展成執著,再從執著發展成「散財童子」。學生時代,從街上拾失親的流浪幼貓回來養,成了課餘重點休閒嗜好。初初總是沒把握,買寵物書來學習參考;日子久了,倒也研發出一套心得。養貓方知父母恩;寧吃泡麵也要存錢買飼料及貓草;對名牌華服化妝品沒興趣,卻常研究貓玩具、貓澎澎洗毛精、貓點心;貓沒健保,預防針可一針都沒少,三百五百出手絕不心疼。

常對朋友自嘲,可真是貓兒子的貓奴才。對天下父母的痴心,愛貓成痴的人並不難領會;滿街孝子孝女,都是從心念上的愛開始,一路執著,無怨無悔。只要孩子快樂平安,心就寬慰起來,不論花多少錢、拼命加班工作、累死了還抱小孩跑醫院、自己省吃儉用給他吃好用好……都無所謂。

貓,一隻養過一隻;學佛之後,法界召感來我那吃素的寶貝貓兒子。

學佛的朋友說,她一位美麗的朋友與男友已論及婚嫁,但家裏的愛貓對此有意見,不得不考慮割愛,另尋貓主人。話說從頭;原來,在她單身上班族的日子裏,她花了兩三萬台幣從寵物店買了一隻名種大理石波斯,從巴掌大開始養,天天一起洗澡睡覺吃飯。談了戀愛之後,沒想到愛貓對男友醋勁極大,動作頻出,在對方皮鞋內小解(自貓的潔癖本能以觀,代表其內心情緒衝突已達失控程度)、破壞其家具、明顯地心情不好、對男方表示敵意……。最後,熱戀中的美麗女主人決定免費送出名貓,只要對方是真誠的愛貓人士。

學佛後,原本已有一段時日不養貓的我,認為其情可憫,當場答應了下來。

仔仔搬進來之後,對已不研究寵物書,全心學佛、發願出家修行的我而言,等於是多一名道友;雖然表面上物種不同,我深信心性上我們平等無殊。每天吃全素、聽佛曲、打坐、……的修行生活,他也陪著過。不買貓沙、不買貓肉食罐頭、不買合成飼料、不常生病跑診所;他成為所有養過的貓兒裏身體最健康、飲食及醫療支出最省的一個。

而且,他喜歡素食。

本來,每煮完一頓,飯菜上了桌,總會先夾好仔仔的份量到食盆,再閉目供養,一起用齋。後來卻發現,他並不馬上吃,而是來來回回,一會兒看看他的小食盆,一會兒兩小手架上和式桌看看菜盤,再用小手勾勾其中幾道、挖一挖。初初想,是像小孩兒孩子氣在飯桌上不安份愛玩吧?觀察數日,卻發現一項驚人的事實:他在以行動告訴我,有幾道菜他沒有,要我夾給他。他知道,我會跳過某些以人類眼光來看,怕他消化不良或不合適的食物(例如素料),但是他想要。假如已經反應再不給,他就直接墊腳尖跳高,灌籃高手一樣勾我筷子夾的那一口,一閃神輕輕巧巧從我嘴邊半路攔下,不用一秒吃掉。

書生有上學的義務,出門後,收音機開著,放小小聲的佛曲陪他。他頭靠著喇叭,一邊拍大尾巴打拍子,一邊聽到睡著。醒著時,常常有蟑螂跑來找他玩;玩法是一個繞圈,一個用小爪爪按,按住了再放開、追追跑跑再按一按,一玩可以半小時以上,那蟑螂樂此不疲還一來再來。一開始還教訓兒子不可以欺負人家個兒小,等觀察久了,搞清楚是哥倆好一對寶,一個願按一個願被按,也就隨他們去了。

多年養貓經驗,確定仔仔是真心喜歡素食佛曲,並非不得已屈就於媽咪。換上一般貓,若對飲食或生活有所不滿,鬧起情緒可是非常明顯的:絕食、打翻食盆、亂抓亂咬亂叫亂尿或擺臉色故意不理不睬,或直接病倒鬧上診所……花樣非常多。這次遇上一隻懂修行的貓兒子,真是過去生修來的福份。

有一個夏日午後,母子倆天倫之樂的「品質時間」,看他耍寶撒嬌,我撐著下巴思考:教他打坐好了。兩眼盯著他的腿子,又擔心搞出骨折可不妙,只好放下。哎,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最後只有回向他多用功,別當一隻跟女主人的男友吃醋的呆貓,下輩子換一雙能打坐的腿來修行。

說到吃素愛地球,連我兒子都不成問題,親愛的人類同胞,你一定辦得到。

祝大家年年素年快樂!!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Song for Kids

We are one
Kids are growing to be friends to each other
We share the air, the water, the earth
Life shall be respected
Love and compassion shall be our common language today
Buddha nature is the same
The color of the blood is red
Let our kids have a bright and peaceful world
A true Pureland

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水溝旁的櫻花

站在那裏
灰濁無魚的溝水畔
無端開滿枝
粉嫩新鮮
豔紅狂放

狀似枯朽卻堅實
花苞爆開
衝破四季定義
打亂古典美學分析

你真自在
倚翠竹
伴青木瓜
閒看楓葉將黃未黃
小廟香火任風散

建築成大塊拼湊的桌布
你卻是唯一出格的程式
萬般知見紛擾的塵世裏
你卻是唯一脫俗的程式

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2021 大學變身術

準備好164所大學院校 民國110年約60間放倒
少子化衝擊少100,000 博士教授失業如何是好?


高等教育現況紛紛檢討 追求卓越永續發展更好
退場機制加上轉型整併 策略方案專業報告不少


改辦多元教育文化社福 開發彈性多元教育管道
發展終身學習社教事業 調降助學貸款利率未遙


人力物力投資升級巧妙 研發新系所栽培新人才
更新學術研究計劃方案 全球創意看我們出新招  


集合跨洲博士專家任教 全球學生歡迎進駐學校
傳統文明古國資源豐富 尖端科技產業又很新潮


環保學院愛地球護眾生 翻譯學院文明承先啟後
網路學院從資訊掌商機 中國文化學院最最哈燒
素食研發推廣學院先驅 世界公民學院創全球力
文化創意學院長保生機 科際整合學院培養天才
禪學院迎慕道者來修證 人力資源學院挖掘人才
銀髮學院人生智慧保值 未來學院當下放眼將來
新移民學院整合國民力 詩學院文明精華粹煉來
寫作學院資訊社會命脈 書法學院最讓歐美崇拜
原住民學院出各界天才 青少年潛能開發一起來


在建築業最旺的年代,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連續數十年投入不動產市場,留下許多新興大學院校。從另一個角度以觀,這也是福報。錢花都花了,蓋都蓋了,投資也投資了,知名度與網頁也都架好了;現成的大型校區、操場、活動中心、泳池、停車場、圖書館、法人組織、儀器設備、庭園造景、宿舍……留給社會一大筆活資源。災民、貧民、弱勢國民、失家兒、……等等可以有現成的家;社區可以提供高等級的聚會、研修、活動場地;有志教育者可以重新出發、特色化、國際化;甚至在全球環保風潮中,可以成為綠化植樹、種菜、培花之教學或休閒景點,讓我們共同的依報活起來。


……可能性之多,想來都值得開心。


我相信,危機是新機;只要大眾有共識,同心協力。
美國人愛禪,超市賣禪玉米片以泡在禪豆漿,很賺。有點子,就有生意。
高齡社會來臨,也是高人生智慧社會來臨;人人有權老得開心、活得快樂。
如果你問我,世上最珍貴的智慧財產權在哪?
我會回答:回家跟老人家請法;在他們心裏。


多一個詩人,少一個犯人。
多一個發揮創意與青春能量的年輕人,少一個少年法庭個案。
一個能讓老人家和兒童、青少年快樂平安的社會,就是成功的社會。
人心潛能無量;時節因緣正確,用對了,就是社會源源不絕的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