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貓咪蔬食愛地球:素年快樂!

童年的家,算是個小小動物園。上有絲瓜棚綠葉黃花,下有公雞母雞小雞仔群、小羊、博美狗媽媽和博美寶寶、滿溝蝌蚪、兩足蝌蚪、四足青蛙,桔子樹產不完毛毛蟲與蝴蝶、草莓盆栽旁有嬌生慣養的愛情鳥。鄰家進口的大狼犬,迷路的蛇、名種波斯貓與大黃蜂,往往驚動全家老少一齊圍觀。每天吱喳不停的麻雀群與人親近,一有剩飯菜就直撲爭食--養愛情鳥是時尚,烤小鳥聞所未聞,在那個人與動物親密共處的年代。大雨過後,肥胖的蚯蚓隨處可見、大小蝸牛成百上千掛草堆、游泥塘。小孩兒打赤腳放紙船的天真時代,雨後泥土香,水溝裏魚兒成群出馬。

家裏唯一沒養的,就是貓。這一點,留在心頭成了遺憾;從遺憾發展成執著,再從執著發展成「散財童子」。學生時代,從街上拾失親的流浪幼貓回來養,成了課餘重點休閒嗜好。初初總是沒把握,買寵物書來學習參考;日子久了,倒也研發出一套心得。養貓方知父母恩;寧吃泡麵也要存錢買飼料及貓草;對名牌華服化妝品沒興趣,卻常研究貓玩具、貓澎澎洗毛精、貓點心;貓沒健保,預防針可一針都沒少,三百五百出手絕不心疼。

常對朋友自嘲,可真是貓兒子的貓奴才。對天下父母的痴心,愛貓成痴的人並不難領會;滿街孝子孝女,都是從心念上的愛開始,一路執著,無怨無悔。只要孩子快樂平安,心就寬慰起來,不論花多少錢、拼命加班工作、累死了還抱小孩跑醫院、自己省吃儉用給他吃好用好……都無所謂。

貓,一隻養過一隻;學佛之後,法界召感來我那吃素的寶貝貓兒子。

學佛的朋友說,她一位美麗的朋友與男友已論及婚嫁,但家裏的愛貓對此有意見,不得不考慮割愛,另尋貓主人。話說從頭;原來,在她單身上班族的日子裏,她花了兩三萬台幣從寵物店買了一隻名種大理石波斯,從巴掌大開始養,天天一起洗澡睡覺吃飯。談了戀愛之後,沒想到愛貓對男友醋勁極大,動作頻出,在對方皮鞋內小解(自貓的潔癖本能以觀,代表其內心情緒衝突已達失控程度)、破壞其家具、明顯地心情不好、對男方表示敵意……。最後,熱戀中的美麗女主人決定免費送出名貓,只要對方是真誠的愛貓人士。

學佛後,原本已有一段時日不養貓的我,認為其情可憫,當場答應了下來。

仔仔搬進來之後,對已不研究寵物書,全心學佛、發願出家修行的我而言,等於是多一名道友;雖然表面上物種不同,我深信心性上我們平等無殊。每天吃全素、聽佛曲、打坐、……的修行生活,他也陪著過。不買貓沙、不買貓肉食罐頭、不買合成飼料、不常生病跑診所;他成為所有養過的貓兒裏身體最健康、飲食及醫療支出最省的一個。

而且,他喜歡素食。

本來,每煮完一頓,飯菜上了桌,總會先夾好仔仔的份量到食盆,再閉目供養,一起用齋。後來卻發現,他並不馬上吃,而是來來回回,一會兒看看他的小食盆,一會兒兩小手架上和式桌看看菜盤,再用小手勾勾其中幾道、挖一挖。初初想,是像小孩兒孩子氣在飯桌上不安份愛玩吧?觀察數日,卻發現一項驚人的事實:他在以行動告訴我,有幾道菜他沒有,要我夾給他。他知道,我會跳過某些以人類眼光來看,怕他消化不良或不合適的食物(例如素料),但是他想要。假如已經反應再不給,他就直接墊腳尖跳高,灌籃高手一樣勾我筷子夾的那一口,一閃神輕輕巧巧從我嘴邊半路攔下,不用一秒吃掉。

書生有上學的義務,出門後,收音機開著,放小小聲的佛曲陪他。他頭靠著喇叭,一邊拍大尾巴打拍子,一邊聽到睡著。醒著時,常常有蟑螂跑來找他玩;玩法是一個繞圈,一個用小爪爪按,按住了再放開、追追跑跑再按一按,一玩可以半小時以上,那蟑螂樂此不疲還一來再來。一開始還教訓兒子不可以欺負人家個兒小,等觀察久了,搞清楚是哥倆好一對寶,一個願按一個願被按,也就隨他們去了。

多年養貓經驗,確定仔仔是真心喜歡素食佛曲,並非不得已屈就於媽咪。換上一般貓,若對飲食或生活有所不滿,鬧起情緒可是非常明顯的:絕食、打翻食盆、亂抓亂咬亂叫亂尿或擺臉色故意不理不睬,或直接病倒鬧上診所……花樣非常多。這次遇上一隻懂修行的貓兒子,真是過去生修來的福份。

有一個夏日午後,母子倆天倫之樂的「品質時間」,看他耍寶撒嬌,我撐著下巴思考:教他打坐好了。兩眼盯著他的腿子,又擔心搞出骨折可不妙,只好放下。哎,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最後只有回向他多用功,別當一隻跟女主人的男友吃醋的呆貓,下輩子換一雙能打坐的腿來修行。

說到吃素愛地球,連我兒子都不成問題,親愛的人類同胞,你一定辦得到。

祝大家年年素年快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