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Dionysos物語

Dionysos笑咪咪抱著吉他,要我給他哼一句歌兒。「隨便什麼都好;只要一句,我可以馬上彈出和弦,彈整首給你聽。」小孩被尊重,心上也受用得很;當場唱出一句。他撥了撥弦,再確認一次:「這樣嗎?……」第一次聽Dionysos開口唱歌,真不是蓋的。再調一調,坐姿挪一挪,他三兩下半加料自創半原音重現,自彈自唱起來。

Dionysos真是個斯文瀟灑的才子歐吉桑,我不禁佩服地想。台語歌、國語歌、日語歌、英文老歌……你給他哼上兩句,他那把吉他就回應你一整首曲子。難得,天晴日朗的,Dionysos跟我說上一串我不懂的話。難得那天他一滴酒也沒碰。難得下午閒閒美代子,連對面的中油加油站也清閒。他歌喉極好;假如不是長年酒傷帶啞的話,恐怕可以改行。

小孩回頭好生得意。「他唱歌給我聽,就我一個人喲!」校花與校花的妹妹笑了,兩人更加得意:「別看我爸老了;當年,他算是那個年代的英俊小生,很多女生喜歡他呢。皮膚白,有才華,說話又文雅。可惜,被酒毀了。」

本來,才子佳人,照話本說書先生的台詞,理應一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人生畢竟不是童話。兒女忽成行,工作失意,老婆天天出門做小本生意養家,Dionysos開始在家裏展開酒國生涯:買酒、醉酒、睡倒、起床、要錢、買酒、醉酒、睡倒、起床、要錢、買酒、醉酒、睡倒、起床、……沒完沒了。最後,老婆拒絕把準備支應生活開銷與兒女教育費的辛苦錢給他買醉,既然買不到台啤,據說Dionysos開始摸起廚房角落的米酒或米酒頭。據說,長年下來,老婆大失所望,展開她自己的職業婦女生涯:賺錢、休假、舞廳、吵架、生氣、賺錢、休假、舞廳、吵架、生氣、賺錢、休假、……年復一年。

那天,算是Dionysos酒國生涯中難得清醒的一天。就帥這麼一次,再也沒了。

後來,怪怪的Dionysos一聲不吭,嫌換季的蟻子成群結隊搬家,長長幾排爬滿牆,嘴咬半截長壽屁股,點燃一大捲廢報紙,火把似沿壁燒;一路燒、燒、燒,數不清的蟻屍與蟻卵落滿地,把好端端一片白牆弄得又醜又黑團團髒。小孩默默立他身後,看他的神眼半渙散半邪門,又回到平常活在他自己的世界的模樣。不理人。就是不理人。

很久很久以後,校花與校花的妹妹說,Dionysos走了。「我爸酒精中毒。」她們半含淚。「後來,我媽已經不管他了,反正管也沒用。也不知道他酒錢從哪來的?喝到後來,他記憶力開始出問題,我們不敢讓他出門,怕他走丟。買蛋糕給他慶生,他問我們奇怪不是已經過完生日了嗎?還常常說他看到什麼,說他全身爬滿了螞蟻,害怕得不得了。幻覺、幻聽、自言自語、說些奇奇怪怪的話;酒精中毒到最後,醫生開死亡證明,跟我們說,以他的狀況,點一把火可以燒好幾天;身體裏都是酒。」

Dionysos is a strange god of wine and madness, vegetation, and the theater. 

Although he is best known as the god of wine, he is also a death god, a god who comes into and changes, often irrevocably, the normal community life. He introduced the grapevine and taught the secrets of its cultivation and of fermenting wine.
He is often paired with Demeter, goddess of grain.
Dionysos is also a sailor.  He was once kidnapped by pirates and taken aboard a boat, then turned the pirates into dolphins. The sea is a refuge for Dionysos.
Water is the element in which Dionysos feels at home, as like him it betrays a dual nature: being bright, joyous, and vital for life, while also having a side that is dark, mysterious and deadly.

~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Kristi Thompson ~

Dionysos,對不起,當時,我實在太小太小。如果是今天,如果你還在,我會陪你唱佛曲,讓你秀吉他當個銀髮王子歐吉桑。我會告訴你:「把酒戒了吧。別喝了。每天彈吉他,我們大家陪你唱。從日據唱到日劇,台語、國語、英語都隨你,就是別再喝了。」

酒,Dionysos手裏的人生銅板。亮的一面,醉酒的快活糜爛;暗的一面,死亡的無底絕望。浪費一生擲這個銅板:初初亮的那面機率高,騙了他;一來再來、一瓶瓶當開水灌;最後,再怎麼拋都是暗的那面,他已經完全被酒精弄迷糊了,最後死在它手上--死在Dionysos自己手上--本來好好一雙彈吉他的天才手,成為酒神死神雙重自毀的無明手。

飲酒之過失無量︰


一、現世財物虛竭。
二、眾病之門。
三、鬥爭之本。
四、裸露無恥。
五、有醜名惡聲,人所不敬。
六、覆沒智慧。
七、應所得物不能得,已所得物將散失。
八、須隱匿之事盡向人說。
九、種種事業廢不成辦。
十、醉為愁本,此因醉中多失誤,故醒後慚愧憂悔。
十一、身力轉少。身色壞。
十二、不知敬父。不知敬母。
十三、不敬沙門。
十四、不敬婆羅門。
十五、不敬伯叔及尊長。
十六、不尊敬佛。不敬法。不敬僧。
十七、朋黨惡人。疏遠賢善。
十八、作破戒人。無慚無愧。
十九、不守六情。縱色放逸。
二十、他人憎惡,不喜見之。為親屬及諸知識所共擯棄。
二十一、行不善法。棄捨善法。明人智士所不信用。
二十二、遠離涅槃。
二十三、種狂癡因緣。
二十四、身壞命終墮惡道泥梨中。
二十五、若得為人,所生之處常當狂騃。


~《大智度論》卷十三 ~

以飲酒是放逸之本,能犯四戒。如迦葉佛時,有優婆塞,以飲酒故邪淫他婦,盜殺他雞。他人問言︰何以故爾﹖答言︰不作。以酒亂故一時能破四戒,有以飲酒故能作四逆,唯不能破僧耳,雖非宿業有狂亂報,以飲酒故迷惑倒亂,猶若狂人,又酒亂故廢失正業、坐禪、誦經、佐助眾事。
 
~《大方便佛報恩經》卷六 ~

Dionysos,不論你投生何方,祝你早遇三寶,教你三皈五戒、修善積福。
持酒戒的人生,Dear Dionysos,會比淒涼孤寂的今生要幸福得多。
世間善業很多,Dear Dionysos,不論賣蔬菜水果衣物被子日用品樣樣利益眾生,就是千萬別賣酒。
三界善法很多,Dear Dionysos,不論你投生何方,千萬、千萬記得別再癮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