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1日 星期日

2010 Dr. Smart Pig

Mar. 21 2010

Dr. Smart Pig 剛剛下太空船,就受到記者瘋狂包圍。

從Piggy Planet的研究室前往太空航站,抵達地球只花了三個地球日;他擦擦汗,優雅地步入地球人的哥本哈根太空航站。他認為,今年一月剛發表的新書相當成功。至少,歡迎他的媒體來自地球五大洲,各大代表新聞台也都嚴陣以待。這證明,在地球上承辦這本新書的二百六十六種語譯本的Cross Life, Respect, and Compassion文創公司集團做得不錯。除了犬語、貓語、鳥語……等傳統語系,聽說他們這次成功研發譯出的海洋族群通用語在各大海洋普遍受到歡迎。兩極溶冰、海水上升,海洋族群大增,破下空前銷售紀錄;而且有不少海家集團自費團購、與各魚寶寶小學的小學生結緣;也就是企業出資,提供學童免費的補充教材。

微笑問好、握手、拍照結束,Dr. Smart Pig 隨大家回到地球首家五星級純素食連鎖綠飯店Veg Power,參加記者會。

Mar. 22 2010

身為Piggy Planet的「左派動物學者」,Dr. Smart Pig 是該豬類社會所尊敬的一隻聰明豬仔。他是個不愛出名的溫文學者,寧可散步、讀書、打坐、寫作、教書平淡度日,也拒絕過不少政治團體的公職邀請。他長期追蹤、研究散落於各大星系的豬種族群,著書論說,演講宣導,討論並比較他們在當地的社會處境。新書「地球人恐怖主義與星系平權公約」,不但配合地球上人類中文出版市場的壯大而特地加印250,000,000本中文譯本,並且將版稅所得捐出一半給地球上的豬仔基本動物權保護協會,以加速推動所有地下及公開豬肉市場之屠殺證據搜查,救出尚未被謀害的被害豬,並進入國際法庭訴訟程序,對加害人的暴行提出正式告訴。

地球上,他的書皮特寫正在各大電子報放大展示,一行血色次標題十分醒目:「人類是千年來對動物種族大屠殺的恐怖份子、罪犯、階級剝削者。」

Mar. 23 2010

身為一位主張科際整合的豬仔學者,他不想將學術研究限於一般框架。(如果說到其專業,他拿了玉米系與泥澡系的雙學位,在Dragon Planet留學取得綠星系碩士,最後在Chicken Planet 上得到前輩Dr. Great Hen 頒予動物權司法實務暨跨物種翻譯兩項博士學位,並得到Dr. Great Hen 女士極大的讚賞。)

在兒少版新書Listen to the Pigs中,Dr. Smart Pig 寫到:「人類在肉食文化上充滿謊言、權力濫用、功利自私,人類只罰殺人犯卻不罰殺動物犯;而且,為人類菁英在地球上生存而踐踏其他階級不如他們高的動物。人類可悲的司法判決只是為人類的階級利益著想,根本不管其他生命的基本動物權。他們的憲法只為人類自己寫,並高傲地以為地球是人類這個種族所獨有的。」

New York Animal Times在頭條上下了醒目標題:「地球的動物基本權保障是各星系總排名的最後一名。」 Dr. Smart Pig 邊喝著地球的綠咖啡與非基改玉米排,邊玩味著這則新聞;人類真有趣,連美國大新聞集團也開辦純中文版電子報;他注意到,有許多報導的記者姓名是中文。

Mar. 24 2010

馬護生博士與牛大慈博士一起步入Dr. Smart Pig 的飯店房間。他倆對於地球人終於能以純太陽能發電的綠建築來款待這位星際知名學者,感到十分光榮。先前在手機通話中,Dr. Smart Pig 表示有一部珍貴的外星紀錄片想與二位本地學者分享;兩人十分愉快地答應了。

「對不起,由於貴星球與 Killer Club Planet長期無官方互動,航空站間未簽訂任何全面通航協定,該星球的星際網路漫遊系統這裏收不到,我已經將它下載存放在我的Piggy PC Star Plus裏,大家一起來看吧。」這麼說著,Dr. Smart Pig 輸入密碼,開始播放一部題為「人肉進口抗議記實」的紀錄片,擔任中文字幕翻譯者正是Dr. Smart Pig 本人。

(很遺憾,由於地球資訊時代尚處於開發早期,該檔案無法在此連結;敬請忍耐文字敘述版)

Killer Club Planet有一群居住於Veg Zone(一個純粹由存活的生物居住,禁止販售、廣告或食用任何屍體的高級住宅特區;任何走私人肉視同毒品集中銷毀)的素食者集體對屠宰業進行大規模抗議,並在警方陪同下深入當地各大屠宰業拍攝人肉的產銷過程。鏡頭從超級市場的盒裝人肉片、人肉排、人肉丸……慢慢轉向一家人肉養殖企業集團的大總部:Killer House。

(馬護生博士與牛大慈博士臉色鐵青;畢竟,身為人類,看到在無法飛達的另一顆星球上,人肉被大量產銷、進出口交易、廉價消費,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

Mar. 25 2010

午夜時分,鏡頭緊隨Killer House的生產線,慢慢細說從頭。

Killer House的員工面無表情地開了柵門,他十分肥胖,四隻眼睛有著紅色的瞳孔,全身長滿粉狀的青色細毛,三隻手與三隻腳上各戴著不同的保護套。「這些女肉人基因裏有些異種病毒,我們為免大規模N8H6KILLER0204跨物種傳染病,已全面徹底消毒,請放心,完全合法。」

柵門區隔三大區,這是入口第一區:女肉人區。

女人們臉色難看地擠在一起,連坐下來都會撞到其他女人。她們懷孕者眾,有一小部分身旁有初出生的嬰兒,也和母親擠在一起。員工說明:「她們每天被餵食四至五次,通常是摻雜有人肉粉的廉價玉米粒、大豆凍。當然,對剛生出嬰兒者,我們有加強打營養針。每天大概平均將一千頭左右的女肉人送到屠宰場;每個月平均引進三、四萬頭年紀輕的女肉人。這裏……對,是比較擠;有些昏倒的就直接送去掩埋,不會流入市面。我們肉品的品管十分嚴格。」

第二區:男肉人區。

年輕強壯的男人們也擠在一起,可能是無聊(當然,肉品只是肉品,不提供戶外運動健身機會,也與其他嬰幼兒區隔)或睡不著,打來打去,滿身是傷痕的很多。空氣彌漫著汗臭、血味、糞屎發酵的腐敗味。男人們的大便就在薄薄一層草墊下,被天花板上的探照燈烤著。員工面露得意之色:「這就是我們的肉品主力。瞧,他們的肉質多好!除了少數留著當種男來跟女肉人交配,大部分都會送進屠宰場。……什麼?喔,平均一天有四千到七千頭;夏季銷路沒冬天好。……什麼?一般種男大概要每天送去工作八小時。……當然沒休息,他要一直不停與女肉人一起工作,才能保持肉人人口穩定。什麼人權?他們是肉哇,肉是給我們吃的,肉哪有什麼權。會不會太累?是有短命一點啦,大概一般這種種男兩、三年就死了;由於肉質太差,絕對掩埋不出售,大家要有信心。」

第三區:小肉人區。

以地球來說,這算幼幼班到小學五年級左右的集合。小孩子也擠在一堆,又髒又亂,醒著的在吃著千篇一律的飼料、吸著生水(不是Killer House的員工喝的、由Killer Club Planet政府消毒過的水,而是不用付費的地下水),睡著的與剛病死的堆在一起,一眼分辨不出來。不過,這裏二十四小時播放兒歌。畢竟是小孩,打架的不多,只是看起來很虛弱。眼神空洞,迷迷茫茫的,像是只剩個小小的空殼子。

「這就是小肉人嫩排的主原料,在五星級飯店賣到2,000KCD,很高級。不帶骨的更貴。內臟我們不吃,全部進口到隔壁比較貧窮落後的Eater Club Planet;……哎,他們有什麼好抗議的,我們是強國,他們太落後,吃我們不要的殘渣就好了;國力比不上別人還挑食,真是搞不清楚狀況。肉質鮮嫩、美味,病死的小肉人的肉打折也賣得很好,一客叫價800KCD。……什麼?不人道?又是人權!不是跟你說過了,他們是肉、肉、肉!肉是天經地義給我們吃的,我們的父母都吃女肉人、男肉人、小肉人長大再生下我們;我們保持吃肉人的傳統本來就是應該的。」

出了柵門區,一行人魚貫入總廠房,第四區:屠宰區。在這裏不分性別,女肉人、男肉人一排排全裸地掛在高高的電動軌道上,生產線員工有的負責割、有的負責挖、有的負責內臟、有的負責把女肉人肚內未出生的小肉人屍塊集中到另一專區。總之,它運作地極有效率。人頭是不可食用的部分,在電動管線的統一操作之下,都集中到垃圾場焚化。鏡頭也拍了「人頭山」的特寫,長達一分鐘。

(馬護生博士忽然站起來,到廁所去大吐特吐。牛大慈博士看呆了;他想起在家裏看家、預計今年五月母親節臨盆的太太。他想,如果有人這樣殺了他太太,還上五星級飯店吃他寶貝兒子,他肯定跟對方拼命,告對方告到底,恨對方恨一輩子。)

天色將亮,影片也放完了。「我不確定你們官方知不知情;但是,Killer Club Planet 上所有的人類都是肉品。也許,貴星球的左派學者、人權份子、警檢單位會有興趣多加了解?不過,貴星球的太空船還飛不到那裏,真傷腦筋。還是,如果二位有興趣寫些論文,我想辦法請住在Veg Zone的老朋友幫你們在當地電子報上發表?」Dr. Smart Pig 問。

馬護生博士嚴肅地點頭。他手在抖,顯然還哭過。牛大慈博士堅定地說:「沒問題。It's a human massacre under the skin of the Killer House Meat Company ,這群Killer Club Planet的住民都是殺人犯。老天!他們吃人肉吃幾代了?」

「歷史學家估計,大概一萬多年;換算成地球年,相當於三、四十萬年;那名員工講的天經地義就是這個意思;事情做久了就表示是對的。」

Mar. 26 2010

穿著太空防彈背心,在地球警備特別小組的陪同與圍繞下,Dr. Smart Pig 來到位於美國的世界級肉品企業集團旗下最大的屠宰場。場面與昨夜的紀錄片所差無幾,只是從人屍置換成豬屍、牛屍、雞屍……等等;眾多員工一樣以麻木機械式的動作在分屍,手法快狠準,滿場濃濃的屍臭。他們當然不知道在另一個他們連想也想不到的星球上,另一個肉食生物族群正在以人屍所建構的人肉市場為豪;而且還是他們祖宗八億億億代的古老傳統。

他們當然不知道。Dr. Smart Pig 身為支持基本動物權的學者,他也十分同情該星球人類的處境;也與當地學術機構合作,調閱不少人類、人肉市場的歷史資料。Killer Club Planet官方曾記載,在數萬代之前曾有一群肉人逃出屠宰場,集體失蹤。

事後,Killer Club Planet 官方推測,應是透過一群當地同情他們的激進素運人士,幫助他們搭乘交通工具逃亡,最後,躲在航空站的太空船,隨同一個地下左派人道救援組織,飛往其他星系。這些星系在資訊或星際交通航道開發上是落後原始的。其中一個,是一個名叫「太陽系」的、小得可憐的迷你星系;在那裏,唯一一個能讓他們生存的星球叫做「地球」。

人類目前並不知道,他們是外太空人肉市場受難者的後代。為了求生,他們的祖先冒險離開故鄉,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未開發小行星,留下血脈。Dr. Smart Pig 想,還是先別說吧。為了史無前例的地球暖化溫室效應,地球人已經十分、十分焦慮;若再告訴他們這段淒楚的身世,恐怕在感情上沒有人受得了。

Mar. 27 2010

步入英國知名的豬肉工廠,在沒有一絲陽光、只有日光燈的豬舍之內,成千上百的豬隻一看見Dr. Smart Pig 就一起激動起來,發出刺耳的鳴叫聲。員工一時慌張,無法可想,竟然跑到音控中心全場廣播一首世界名曲:We Are the World, 想用音樂蓋掉噪音。

此時,只聽 Dr. Smart Pig 發出一長串低吼,所有狂叫的豬仔竟同時安靜下來。從口袋裏拿出一隻大小如手指頭的 Multi-Lan MP101,Dr. Smart Pig 把語系選項調到 Chinese,像拿麥克風一樣,穩穩拿在手上,靠近一隻小豬。小豬叫了幾聲,那台機器停了一秒,發出 「處理中,請稍後 ... ...」的合成語音後,傳來豬腔豬調的童言童語:「先生,我想出去。我不想被殺掉,我還小。我還有父母要養,萬一我死了,他們老人家無依無靠。他們說就算人類不殺他們來吃,我被殺的那天,他兩老也不想活了。」

這是一台第五代跨物種語譯機,Dr. Smart Pig 已申請到專利。英國人與中國人一起沈默地站在身後,說不出話來。英國人為了與中國貿易,所有學校已將中文列為第一外語;他們不但聽得懂中文,還有英國作家進軍中國網路小說市場。

一位英國人開了口:「這是一隻孝順的小豬;我出錢,連他的父母一起收養。我家有很大的庭園,我的小孩也跟著我吃素。」Dr. Smart Pig 點點頭,再度低吼幾聲,豬群將這聲音重覆著、傳著、耳語著,豬體移來移去讓出一條小路,遠遠的角落,有一對已上年紀、正在生病的公豬、母豬走上前來。

在攝影器材的燈光下,一位細心的攝影師拍到這隻小孝豬的表情;他正對著鏡頭掉下了眼淚。這張被命名為「小孝豬的眼淚」的攝影作品,得到了諾貝爾生命獎。

Mar. 28 2010

行程太滿,也該抽點時間關心關心歐洲在地新聞吧,Dr. Smart Pig 這麼思考著,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正巧,一轉轉到現場全程直播國會本會期開會現況;場面一團混亂,氣氛不太好。好像,不只氣氛不妙,還正在對罵。

「你放屁!」狗代表大聲講。
「你……你再給我講一次!」牛代表氣到臉都發青了。
「就是你!聯合國FAO報告說,你放個屁,全世界還沒臭死就先熱死了!」狗代表照講。
「你就不會放屁是不是?你沒屁眼嗎?」牛代表氣得半死。
「沒你的大!」貓代表插嘴道,他最近愛上素魚,覺得屁變香了。
「你真是不愛地球。這屁屁管制條例三讀通過,台灣牛都全面禁食烤蕃薯了。」台灣土牛代表非常得意地說,雖然,他也不得不忍痛放棄那令人懷念的兒時美味。
「No Methane !」北極熊代表說。
「We don't want no Nitrous Oxide!」北極熊代表的兒子說。他是去年唯一一隻沒往生的小北極熊。老爸說等他們開完會,回頭給他報名游泳馬拉松與有氧水舞課程,免得回北極不小心淹死。老爸講,他這把年紀,想再生個兒子簡直不可能。他是唯一的命根子,死不得。
「不只你;山羊代表,你是屁眼小一點,但是屁量還是很大!」企鵝代表補充道。
「我?你們不是集體放屁把冰山都臭挎了?」山羊代表不甘示弱。
「澳洲點名的可不是我們,是你們!哼,屁精!」企鵝代表回答。
「這……這公然侮辱!這是污名化!歧視!」山羊代表大叫。
「國際環境日那天,大家都知道全球白屁書上有寫,你還賴皮!」魚代表小小聲地說。
「講什麼屁話?」連鹿代表都生氣了。「人屁就不用課稅?」他連連嗆聲,順便放個花式大響屁;屁聲一響,一時全場會眾十分緊張,小魚還牽著魚代表的尾巴哭了起來。
「0.03歐元,請限出境前繳納。」豬代表很冷靜,快速拿起筆,在筆記本上認真寫下。
「你你你……這簡直喪盡天良!我們祖宗放屁上萬年也沒事,現在搞一屁千金哪?」這鹿代表情緒一激動,結結巴巴,屁也失控沒了準,成了個無敵連環屁。
這下子,豬代表慌了,連忙拿出本來是晚上回家念佛用的記數器,開始計屁。「一、二、三、四、……十二、十三、……二十五、……」他邊發抖邊數著,現場一團大亂。
「這是屁彈恐怖主義行動!」穿山甲開始尖叫。
「我家要淹水了,我的豪宅要淹水了!!」青蛙也開始狂叫。
「別吵!」豬代表終於出口。「總計……一百零二又三分之一屁,照累進稅率之租稅正義,要提高成一屁0.45歐元。老兄,剛剛那一屁漲價了哇,要記好。請限出境前繳納,本會恕不代收。」豬代表下了結論:「畜牧強國要搞好,止屁禁屁不可少!」
「這是壓迫,是壓迫!車排廢氣可以,我們放個屁也不成?」牛代表去醫護站打了強心針,回到席次上,再度發言。他並不知道,滿場代表為了剛那一百多屁還差一點緊急動議流會;會場的「測屁儀」指數已經飆到警戒線邊緣。
「各位,我們雖然不能戒掉開車的習慣,但絕對保證多吃點牛羊肉。放心吧!我們堅決從根本上把這票環境犯消滅掉!」人代表莊重地發言,他覺得自己是救世主。
「兇手啊!這是謀殺!這是大屠殺!我們幾萬代沒吃過一頭人,耕田養你們還兼差當快遞累得半死,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東西!」牛代表大吼。
「溫室效應的罪魁禍首是汽車廢氣,干我們屁事?」山羊代表非常不爽。
「去問美國羊啊。他們新聞稿都傳真來了,要不要讀讀看?」人代表說。
只見他使個眼色,一旁的狼代表開始高聲朗讀:「環保知識;屁,嚴重影響大氣溫度:全球科協之科技報告之報告會之研究表明:甲烷最初從牛的瘤胃分泌出來,進入循環系統。有一部分通過打嗝排出體外,加溫效應為二氧化碳二十倍。全球十多億頭牛排放的甲烷,則佔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百分之十八,佔全球甲烷總排放量三分之一,此乃導致全球變暖的最大元兇。小弟報告完畢。來賓請掌聲鼓勵鼓勵----」
「搞屁啊,你當卡拉OK啊?」人低聲罵了罵狼代表,又一本正經開了口:「政府已全面向全球牧民徵收牛、綿羊、山羊和鹿的全球放屁稅,以協助制止地球氣溫上升。當局十分相信,這些食草動物占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二分之一。豬和家禽免稅,因為它們的屁力不夠猛,沒啥效果。估計政府一年徵課放屁稅所得可達一兆歐元;徵稅所得將用來資助一個全新的環保車研究機構,以履行當局所簽訂的《屁屁議定書》的承諾。」
「牧民繳稅,可是賣奶、買奶、出口或進口美國牛肉的大廠商與消費者都不用繳,對吧?」牛代表祖先從早期就跟人一起在地球上並肩吃苦打天下,對這個種族的習性十分清楚。不論檯面上說什麼屁話,檯面下全是金錢戰爭。他瞪著人代表,老神在在。
「啊……這個,我們會再說明。」人代表有點難為情。
「減少排放量算社會利益,全體納稅人都應該負納稅義務。非關羊事。」綿羊代表說。
「大工業國的工廠所排放的廢氣,才是導致氣溫升高的主因吧。有種,課稅去課那些大屁煙囪啊。」牛代表說。
「這麼幾千年來,窮也一起窮了過來,以前物質文明沒有這麼發達,怎麼就沒暖化?現在的牛羊數量沒狂增,怎麼連放個屁也要負責?這個什麼研究有研究過人屁嗎?汽車廠商有沒有贊助他們研究機構啊?」喜羊羊終於開了口。做為公益明星代表,他是以特別來賓身份與會的;大會特別為他量身訂做一個屁眼塞,以確保他的公眾形象。萬一,堂堂大明星放個屁上演藝版,外帶現場被罰款,跟他簽約的三家電影公司這下子可吃不完兜著走。
「我們天生長屁眼,不放屁要做啥?觀光?」山羊代表問得認真。
「提案:一、免屁科學飼料,統一規格。二、屁眼塞,讓大小眾屁只消忍一忍,會完全回收到動物直腸裏去。三、嘴加套,屁也套,讓甲烷通過立刻燒掉;會不會燒壞屁股再研究看看。四、給牛瘤胃做手術,改變生理機能,就連天天消化牛肉粉、中狂牛症、得玉米癌也保持完全無屁。五、……」人代表一句一句慢慢唸著。
「住口!」喜羊羊打斷他的話。「依我看,事情很簡單。你們改吃素,放我們回大自然,你們我們全隔離。你們也不用為了屠殺而量產,為了管屁又花預算長赤字;只要你們不搞美牛出口、漢堡排、牛肉堡、起司比薩、牛乳冰品,就省了滿天屁。你看看,這不是大家都高興?我們照放我們的天然屁,你們照開你們的環保車,什麼屁稅、屁塞子也全免了。」你自己塞一個屁塞子試試看,喜羊羊想。他的肛門有點疼,他真想拔下來讓人代表塞塞看。最好還是塞自己用過的這一個。
「……」人代表低下了頭。這天下,最難辦的就是管自己人。最不好做的就是反省。老實講,他本人也想過:人屁、車屁、工廠屁、各大肉場屍氣排放量等等到底跟「全球溫室效應與天氣異常」有沒有因果關係?他看了看喜羊羊,覺得對方眼神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什麼鬼主意。

話說人代表還無言以對,Dr. Smart Pig 已經受不了這堆屁話,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

Mar. 29 2010

夢,帶他飛向他曾讀過的,地球人千年古文獻所記載,為無數人所深心信仰的淨土。三世十方無量無邊諸佛所住世、特色各各不同的殊勝淨土。多麼美。純淨無染,空氣、水、光、音聲、影像、……彷彿一切一切都在說法。Dr. Smart Pig 默默地在如茵草原走著;這裏沒有屍體、屍肉特價、屠宰場、……。淨土的人們活在佛法裏,和平無爭。

樹森森,鳥輕啼,風和日暖,天淨水清。人們微笑著,每個人都是如此快樂。內心平靜安詳的人們,因起心動念都為著他人著想而快樂。是了,就是這個。地球人所謂的禪心,一起心動念都是菩薩行,無上的快樂。忽然,一隻牛遠遠地飛奔而來、飛奔、飛奔、眼看著就要迎頭撞上--「你你你你--大便也不行?」那隻狂牛大吼。

這一吼,Dr. Smart Pig 從瞌睡裏驚醒,這才發現電視上的口水戰已經完全失控。

「你你你你--大便也不行?」牛代表已幾近抓狂。
「誰叫你們大便超量?」蝦代表說。還好我們住水裏;他不禁暗自慶幸。
「據報告,牛有著不斷產生糞便的驚人能力--」人代表推推眼鏡,又一本正經。
「This is Racism ! 」牛代表終於真的抓狂了。
「咳,牛有著不斷產生糞便的驚人能力,這在極大程度上已導致酸雨的形成。」
人代表又吞吞口水,他的胃湧上一股酸腐氣。可能開會前牛排吃太多了,他想。
「關於大氣中氨含量的研究發現,81%的氨來自牛群,而氨會引起酸雨。」
人代表開始胃痛。肯定是牛排的問題,他想。
「荷蘭、比利時和法國都是擁有大量牛口牲畜的國家--啊啊!!」
人代表大叫一聲,忽然昏了過去。
昏倒之前,他閃過的最後一個念頭是:「這……這不會是狂牛症吧?」
現場又再度一團大亂,醫護人員衝進來,把他架上擔架,推上救護車。

大會廣播請大家各自散會回家。看來,這人代表送急診去了。
「還不是人類自己決定亂養養一大堆牛的?」牛代表抱怨著,走出大門。
才走沒兩步,一旁的蟑螂代表爬上他的背,「老兄,搭個便車吧?」
「好啊。」牛代表就是好說話。
牛生性溫和忠厚、吃苦耐勞、不求回報,幾千年來被人類吃得死死的,不得翻身。
「我說牛兄哇,你們真可憐。」蟑螂代表說。
「你們先是放個屁要付錢,現在連大個便都被人嫌!這人類,嘖嘖!」他打抱不平。
「……」牛代表苦笑;人,真是牛所結交過的最佳損友。

畫面一進廣告,Dr. Smart Pig 立刻把電視關了。他不太想去看那些歌頌屍體多美味、打折多賺的廣告。遠遠的,美國暴風雪,中國沙塵暴,到處地震、乾旱、水災、飢荒。這一切,人自找的。誰叫你們選擇殺盜淫妄酒的生活方式?誰叫你們消費啃食其他物種的生命?同樣以天為父、以地為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Mar. 30 2010

Dr. Smart Pig 想了想,太空船就要進站了,還有沒有話要對地球人說?
於是,他拿出一支手機,輸入一通簡訊。

自以為聰明的人呵……
淨土或穢土,你們本來就可以自由選擇。
如果生命是一道選擇題,這一題,從前的人的的確確選錯了。
但是,這不表示以後的人要一路錯下去。
你可以再選一次。
從頭來過。

Mar. 31 2010

於是,Dr. Smart Pig 靜靜地坐在太空船的小包廂,望著窗外的太空。我漸漸收不到他的心念;他飛遠了。愈來愈遠。奇異地,我發現我也是個地球過客;在被死亡轟出這個星球之前。同樣是星際旅客,在無常將色身解消之前,至少,我結交到這麼一位外星朋友。

他是如此心量寬廣,容一個不偉大的人將偉大的他收進這麼一個平凡無奇的小部落格。一個小小小小島上小小小電腦小小手裏的小部落格。於是,至少有那麼一篇科幻小說(?)沒被扔進虛擬垃圾桶。

在故事結束之前,我慢慢懂得:書寫,竟可以如此放鬆。
就像直接用腦波認識一位朋友,而這位朋友又剛好是一隻星際豬仔學者的時候 。

他的卓越超群竟安慰了我幾度被拒於學術大門之外的普通人生;始終將理想交付於別人手裏,再一次次跳票的人生,活成個呆子。就像將自己交付到人類手裏,卻一遍遍傷痕累累的地球;大雪大旱病著。

他,會不會在久遠久遠劫前已認識我?怕是我忘了。
他發願當跨星際學者,我發願出家成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