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7日 星期二

燕來巢

台北,作為一個城市,它迷人的面目,當然不止於熱血火拼的義氣「艋舺」,或者優雅自得的誠品「一頁台北」。古蹟與華廈之間,台北藏著呼之欲出的童年、顯著交集融匯的人生,山風與海風在此相會。

經行台北以一雙不急不徐的足,抬望眼,騎樓下一隻方為燕母的燕兒,輕靈靈、靜悄悄地劃空飛向她的巢,安然坐穩,以一雙可愛的小眼居高臨下盯著我瞧。「喔,竟然,台北人還是允許燕子在自家領地安居的?」這麼思考,仰望著她。她一派天真,左看看右看看,再看看我,非常放心的樣子。小燕兒尚未出生。

這戶人家真吉祥。燕子無畏無懼地與人共居,心安理得。一路走、一路觀察,鄰接兩戶,各懸著二球燕巢,有大有小,深淺不一。瞧,這蓋房子的本事,燕兒們真不是蓋的;這兩戶人家與眾生和合共處的心量也不是蓋的。小時長輩常說,燕子肯來築巢,被他們選上的準是有福之家。

等台北市高得怪異、詭異、神秘又莫名其妙的房價與地價回復正常、正常到少子化時代的年輕人個個都有能力在台北市區或市郊築巢安居時,台北會更有福。畢竟,就少數幾個人,占著大片土地、大群空屋、一長串權狀,坐視其他眾人為經濟所迫所苦,這種獨富自爽的人生有什麼樂趣或意義呢?

有福之家。有福台北。與其名下不動產虛價高似天,不如芳鄰善友共佳節。

何不學學那戶與燕兒和樂融融共處的有福人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