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欠債自私學

現女眾相接眾的法師,往往受婦女同胞歡迎。她們的心事與辛苦,雖然在家庭、情場、職場、學校等等日常場合受制於種種人際關係考慮而不得表達,面對女眾法師時,卻享有充分言論自由。她們來找法師暢談她們的男人或女人、上司或同事、家人或情人、老師或同學,以及身處其境的自己。

面對每位現女眾相的在家菩薩,我常常當個聽課的好學生,感恩她們無私分享人生點滴。不論有無宗教信仰、不論信仰何種宗教、不論年紀身份,她們是這堂課的終身教授,說法無礙。這堂課,名為「欠債自私學」。

這門學問無需使用佛學名相,卻字字句句深得佛法三昧。談及婚姻,不論幸福不幸福、是長是短、有外遇無外遇,總歸結於「欠債」二字。談及愛情,不論想不想與對方結婚,對方的人格特質最突出者不離「自私」。我常常發覺,她們在情愛裏修行,而且,修到不知道自己的論點命中紅心:完全正確,若非業力因緣,不會嫁給對方,為一個家庭付出一生。怨親債主,家人排第一;配偶更是畢生恩怨情仇、喜怒哀樂、善惡業夾雜之重點所在。若非一個男朋友或女朋友夠自私,具有充分我執以產生強烈的愛情需求,這段生滅情緣也無從產生。愛情本質上的確是從眾生我執發動、進而有情愛身心需要作為出發點,在因緣假合下現前。俗諦上,所謂家庭或情侶之間的權力關係,自認付出多於受益者,不但不想終止這段關係,還會一再投入、一再期待,且稱之為「欠債」。「欠債」一詞出口,心底是強烈渴求得到回饋與肯定的。

不夠自私,就根本沒有戀愛結婚的身心需求,不用擁有太太或女朋友。
不夠欠債,就無從兩廂情願簽一張結婚證書互為拘束,告別單身自由。

「欠債自私學」,本來就是情愛當中的構成要件;抽離這兩項,她們就不會有情人或配偶,自身也不會成為人家的太太或女朋友。換句話說,她們自身同樣也具有這兩項特質(通常也會當場爽快承認;一承認反而輕鬆,馬上減壓,原本苦惱的心情立刻大好),才會自私地渴望愛與獨占、要求對方娶自己、養自己、忠於自己一個人,樂於令對方欠自已一輩子情債。當女性在吐苦水時,利根者當下也能反觀出自己的自私與對方欠自己債。談話,也是修行;語言,反映心念。要愛情、婚姻而不要「欠債」、「自私」乃不可得。走入情場與家庭,心理上最好有這層體悟:了無業緣、無私無欲、無我利眾是聖道,非家業情愛之路。

在家眾想要有美滿婚姻與快樂愛情,關鍵就在於甘心於當一個還情債、了家業、付出的人;認清愛情是我執的產物:滿足對方的我執,對方才會滿足自身的我執;欠人情債付出還債,欠債是相對非絕對的。幸福開始於完全認識到自己做為一個女人的「自私自利」與「索債無度」的當下。女人,妳不是將對方緊緊圈在自己身心世界,要對方愛自己一個、疼自己一個、娶自己一個、刷卡置產為自己一個嗎?是諸法空相;但是他的三心二意、所做所為、各類表現……不是一一讓妳抓狂、不吐不快嗎?妳不是打造一座名為「愛情」的城堡,要對方只能安立一位女主人嗎?這就是「妳自私、他欠債」的法相假有,不是嗎?

感恩他的「自私」,以是他的人生才會需要女人相伴,而不是出家當和尚或神父。
感恩妳的「欠債」,以是他才會給妳還債的機會,娶妳或愛妳;人生無緣不相遇。

「欠債自私學」結局是善緣喜劇或惡緣悲劇,就看妳的了。
師父供養妳最深的祝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