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菸草信仰

天,依舊亂雲胡攪地沒半點營養,毫無血色。

從鄉下到城市,只需一點點油錢,一點點機車騎士的沒落貴族氣氛;你知道,二氧化碳排放量與過敏氣喘人口超標怎麼嚴重反正也事不關己;車,我照騎。那天邊哈欠邊看環保紀錄片,我光用心算,不到十秒就下了結論:不干我的事,吃什麼素?

那群愛地球清高人士講歸講,我才不想理。到2050年,我都不知道人還活沒活著哩。我,只管現在爽快就好,以後的人怎樣不關我的事。以前老一輩污染環境也一樣沒管過我們年輕人死活,還不是一個個當上巨富置產無數?我們這輩幹啥這麼有良心三天兩頭為後代子孫著想?房子都買不起,還好心去想子子孫孫?

小元與阿龍、和我三個人,相約等飛仔的告別式一結束,就到 SEVEN-ELEVEN買煙。我站在路口,手插口袋,等他們來會合。我和小元以前是國中同學,阿龍是小元在漫畫店打工認識的大哥,飛仔是那家店的另一個工讀生,講起來跟我不熟。聽說飛仔下禮拜本來要滿十八了,硬是撐不過。誰知道呢?肺癌末期,聽說很痛苦。我怕聽。我不想。

我這輩子最氣人家叫我戒煙。我才五歲,老爸就教我抽菸喝啤酒,說男子漢一定要會,不會怎麼去應酬拼經濟?我沒看過菸田,也沒參觀過菸草工業,對肺癌、畸胎或過敏的醫學天書也沒興趣,一堆紀錄片說什麼菸農被產業體制剝削反正我也搞不懂。我們一群同學,國一開始就偷抽菸;未成年不能買?很簡單啊;家裏的爸爸、哥哥、叔叔、學長、同事……都成年,也支持我們見習、練習、實習當男子漢。滿街 SEVEN-ELEVEN,派一個當代表去買,買來大家分不就得了?

一天到晚呱呱叫要男人戒煙的,就獨獨我媽;囉哩叭嗦,說什麼我們要是三長兩短生病不能上班誰來照顧她下半輩子?女人家最神經兮兮,有看過誰抽菸抽死嗎?

我也從沒想過竟然有人會真的抽菸抽死。聽說飛仔煙一天抽兩三包,抽好幾年。我們學校的女生,有的信佛、有的信耶穌、有的信媽祖、有的信明星、有的信衣服、有的信成績、有的信帥哥、有的信體重、……我什麼都不信,除了信香菸。每天,我都會想辦法點幾根上香,提早祭拜我的肺臟,就像舉行一個三百六十五天不打烊的宗教儀式。吸菸時,別看我兩眼茫茫然,其實我心裏挺有思想:想著考試、哥兒們、爸媽吵架、放假與零用錢、還有下一包煙選哪個牌子。

得了吧,真的要是抽菸會死人,商家一擺上百種給挑,是方便讓大家自尋死路嗎?問題是眼下這個飛仔,這個掛掉躺在那裏給大家拜的飛仔,那個我不想去的告別式的屍體,還真的是抽菸抽死的。

我不想去看飛仔他爸媽和他大姐二姐小妹當場痛哭的場面。就算我有口臭、變色染黑的牙、一身菸味……又怎樣?廣告或電影裏還是一樣一大堆明星哈菸的晝面,很紅啊!演戲就這個樣,壞人會落到好人手裏,但是,抽菸的角兒很少會一直演、演到進癌症病房或加護病房,或躺在告別式的棺材裏。空氣污染很難拍;觀眾也跟我一樣,不想面對告別式。至於逃避的理由,要等一下讓我再好好想一想;等到阿龍去 SEVEN-ELEVEN買一包煙來,在香煙雲中,我再一心虔誠、迷迷茫茫地,對著我十七歲的肺臟上香,叩問我一直不敢問的死亡。

叩問我的菸草信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