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心的片段

南北韓局勢緊張,中美兩大國注視著它們的動向。作為受過三壇大戒、處處深入民間弘化的漢傳佛教法脈的現代僧人,又住在離日韓都不太遠的東北亞,對鄰國的安危大事不是一個「空」字了得。眾生都在假有中討生活;眾生的現實,也是僧眾的現實。

現實是,氣象局預報這場大豪雨。

今天,台灣有好多佛子們相約努力用功回向這場大雨來去平安、無災無難。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請加持保佑這塊土地上善良勤勞的人們!

十方諸佛菩薩,請護念這片守護佛法法脈的美麗之島!

當全球暖化報告成為國家安全重點,末日預言般的科學與外交會議成為全球聚焦核心,大多數的人尋求和平合作共存、反省種種歷史錯誤的時代,竟有鄰國如此「狀況外」地準備對陣開打,也是件很奇怪的事。

更奇怪的是,讀著新聞,八識田竟翻向近二十多年前的一場飯局。

飯局裏,我坐在某家座落於台北的韓國餐廳、無可奈何穿著洋裝留著長髮裝成小淑女,看著年輕的父親與才剛學會走路未久的妹妹,邊盯著湯裏多到嚇死人的參鬚,邊聽父親用他一口傲人的英文與他的韓國客戶談生意。對方賢慧的同修笑著、話很少,忙著照顧他們那對比我年紀還小、在餐桌上不安份的小孩;有時忍不住用我聽不懂的韓文低聲數落他們幾句;顯然不願影響兩位男士的商業性交談。父親愈講愈高興,開始翻譯給我們聽:「台灣的女人命好啊!他們韓國,傳統上太太一定要走在丈夫身後,遠遠跟著大包小包拿行李、帶小孩、背一個拉一個,就算她丈夫兩手空空的、閒著沒事也一樣。」談著,那位韓國太太笑了,又說了些什麼;她丈夫以英文翻譯給我父親聽,後者再度以神聖的國語轉述給我們聽:「她說她丈夫在他們國家是很前衛、很進步的,上街會抱小孩、幫她提東西。以前,要是男人敢當眾這樣像女人一樣顧小孩、扛東西,別人是會責怪他太太的!他丈夫受高等教育,想法不一樣。」我笑一笑,覺得每次應酬,這些商人老是談太太、比較各國女人好命不好命,有夠無聊。最好話題別扯到我的成績或排名,我在心裏祈禱。盯著那對坐在我正對面調皮好動的韓國小朋友把玩食物、餐具、扭來扭去一副想下椅開打追跑的模樣,我又覺得安慰:這頓飯,他們想必也同樣覺得無聊。小孩嘛,無聊就找方法搞怪解悶;或者使盡全力折磨一旁照料餵食的媽--這點不分種族國籍,小孩兒都一個樣。誰管大人談什麼全球財經走勢呢?偉大的爸爸賺錢來,對小孩兒的意義也只是求不求得來一樣垂涎已久的高級玩具,沒有需要或想要的人生大道理,有的只是爸爸疼不疼我買是不買的問題。難得來台灣出遠差,更要加把勁兒帶些當地好吃好玩的;不然,何必乖乖陪爸爸坐在這裏和這兩個聽不懂韓國話的台灣姐妹大眼瞪小眼哩?何況那個台灣大姐姐也一臉受不了的樣子。沒錯,當年的我還寧可下桌與他們一起追打起哄;管他語言不通,玩鬧都是通的。

他們現在,或許長大、結婚了;或許又要忙著應付他們生的頑皮小孩兒了;小小孩也許和當年的他們一樣吃個飯也不安份,正對著阿公阿媽胡鬧使性子,偏偏舉手投足又可愛到不行。我無法想像,他們的生活竟要面對戰火的死亡威脅;他們不能只是平平安安地生活、衰老、上班下班養小孩就好了嗎?

成人有時也該學學小孩子的精神;一起玩耍,跨國界、跨語言、跨文化,實踐一種立基於人心本質上純粹無條件、無利害關係重重複雜糾葛的友愛與接納。丟武器互扔的成人哪,簡直比一起玩玩具的小孩子還傻。小孩子還至少懂得開開心心一起生存與分享,成人卻怒目相脅以死亡。更別說,武器這東西造價昂貴、占空間、又不環保,既不能讓人安住棲身、也不能當飲食止餓止渴,除了搞破壞、浪費錢之外,對廣大平民百姓來講沒半點好處。

所以,今天我想回向,也特別回向那家與我有一餐之緣的韓國家庭:

「祝你們平安。」

祝你們平安,不分南北韓。

一如在我的家鄉,我祈求所有鄉親平安,不分綠藍。

大雨啊,請輕輕緩緩淡淡;請潤澤農作、長養水源、涵育森林、深入土地,卻千萬別傷害我所有的鄉親;大雨啊,請降地剛剛好、落地剛剛好、有韻有致、不多不少、如一首靈動可愛的現代詩。一場完美的雨,也能是觀音菩薩淨瓶裏慈悲遍灑的甘露。

歲歲年年,風調雨順,平平安安、眾生怡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