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莫強求

苦諦;一語道破人生不完美的事實。

不完美,出於人本身的習氣煩惱、業力使然,隨順無明不隨順真如。

人對生活的焦慮與人際關係的糾纏、各式各樣的挫折與打擊,往往不得不選擇一個出口來宣洩。最好的出口,就是一個守口如瓶又心思單純的聽眾。如此這般,大夥在升學競爭、職場較勁、派系內鬥、家庭恩怨、生活上小小大大五花八門的心事,熱熱鬧鬧化身音波從心頭流過;又靜靜悄悄從意識流逝。

空性?是的。幻化?是的。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是的。當想要的不是能要的,人心就苦得不得了。不想要的偏偏甩也甩不掉,同樣苦得不得了。不想失去的失去了,苦;不想得到的又非鎮日面對不可,還是苦。

真是無知;直到前陣子,我才終於想通一件百思不解的事--為何處處可遇心事重重、不快樂的人?老年人抱怨:「哎,生存不容易……」小孩兒傾訴:「考試不知會怎樣?到底以後這個系畢業找不找得到工作?」出嫁的人感嘆:「哎,欠債。沒辦法!」沒出嫁的回憶:「當年,我沒嫁成……」已婚的為生男生女在公婆心目中的地位與生活瑣事心煩,未婚的為社會眼光(這個名相頗耐人尋味;究竟這個無形的、不特定的、施壓的、強勢的「社會眼光」是什麼?又在哪裏?)被迫有意無意應付些違心之論。我曾想也想不通;眾生如此不快樂、不滿意,這麼大的社會競爭十字架,出了校門背進公司大門,一路爭個沒完沒了,所為何來?

所為何來?在人口密度排名第二名的這裏,就在這裏,如此巨大的競爭壓力、如此不可勝數的燒炭自殺新聞、如此多高學歷卻就業不利的人口、如此一生汲汲營營掙扎求生的人,是多麼「正常」的果報。我聽了一輩子老人家勸說年輕人要生小孩、要生兒子、要多生、多子多孫……不知這些老人家知不知道台灣已經是全球人口密度排名第二的地方?假如我這書呆直到今年才知道這個驚人的事實的話--那些開口閉口勸年輕人:「生啊!生啊!什麼時候生啊?生第幾個啦?再生一個吧!」的老人家到底知不知道他們正在鼓勵我們進一步邁向世界人口密度第一的寶座?

假如,人口密度全球第一,會怎麼樣?除非大家都有心修行成賢成聖,以共存互利為人生目標,忍得住、看得開、放得下、不爭個人名利排場;否則,升學競爭加劇、職場鬥爭更無情、生存壓力加重,我們只能一再悲痛地問,為什麼人們這麼不快樂?人口密度過高,在過大生存競爭下精神健康受損、身心失衡的人愈來愈多;各行各業職場上頻繁的人事鬥爭也取代了早期純樸真誠、如親似友、長期共事、廣結善緣的職場風格。

我無法想像,假如老年生活同時是銀髮社會、又是全球人口密度冠軍時,那時的年輕人會多麼辛苦、生活壓力多麼沉重;而還要過多久,我們身旁的老人家們才能集體對於人口密度帶給年輕人的生存競爭壓力之大生起一點點慈悲心,停止口頭上不斷逼婚逼生兒子(通常不會逼生女兒;除非一連生兩三個兒子,令家人想換換口味,才會認真求女)?「養兒防老」的老舊觀念,代代累積下來,累積成了高密度、巨大人口壓力,隨處可見可聞、充斥職場的無情競爭,以及為學歷拼死拼活之後才發覺學歷不保證職涯一帆風順的茫然學子。

莫強求;莫強求。人口密度的亞軍,再處處爭出風頭、出人頭地,註定要在沒完沒了的追逐中吃盡苦頭;何必非要處處爭第一?這個人口密度冠軍的寶座,還是不要為妙。高密度、高亂度的現狀若不想再惡化,至少,這個不幸的第一名就別再爭了!至少,讓年輕人的生活重擔別再無止盡增加……

緣起性空?是的。那至少別讓人生成為人口密度第一名的惡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