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1日 星期六

理想的堅持

各行各業、各人生階段,
每個人或多或少會經驗到充滿理想、非常有意願改變什麼的時刻。
年輕人,更容易付諸行動,向前衝、敢說、敢做。
初初一番美意,過程當中,卻容易迷失在路線或理念的細微差異。
血氣方剛時,一有差異,只想證明自己才正確、別人都有問題。
始自一念好強、好勝、比影響力的心,
終至各家流派互相攻擊,慢慢的各自分庭抗禮。
最後,這場改變依然失敗了。
而失敗的原因又是如此簡單:
不願改變的人能輕易地問:
「你們自己人都互相批評,我何必相信你們而改變我自己?」
原本美好的前景,數千年歷史下來,還是重覆輪迴在各別小小領導者的較勁。
以我執出發,要達成理想,難在難放下標榜自我的習性。
當盟友一個一個在批判與對立中流失,
最後留下的,依然是一個不會開花、未含苞就枯萎的理想;
一個很難成為社會主流的夢想。
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為它努力、又一代又一代老去。
愚鈍如我,連看兩代,才看出它始終不會成功的原因--
理想本身與人性之間的距離。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人生,這張名片

名片,一項可愛又實用的發明。我常常微笑欣賞著大眾笑容滿面地遞給我的名片,不只是讚嘆它精巧的美工設計、風格別緻的中文字體、或對方了不起的職業成就;而在於每個名字往往都深藏著父母對當事人深刻的期許與祝福:福、忠、欣、美、慧、德、林、源、麗、娟、月、明、……或祝願小孩兒相貌莊嚴、德慧兼優;或以大自然、文學典故、歷代偉人、正向人格特質等來命名,二個字、三個字、四個字到二三十個字,彷彿設定人生修行功課。

呱呱墜地的當下,每個新生兒由眾人小心翼翼捧著、包裏著,取一個好聽又有意義的名字;每當喚起這個名,也一次又次提醒當事人:「這是家人對你的祝福啊!」「這是你被疼愛著、保護著、被大家珍惜、教養成人的證明啊!」有時,聽居士吐苦水,念著家家那本難念的經,我常常覺得,家人愛不愛你、重不重視你,其實,大聲對著名片,把自己的名字唸三遍,就知道了。

大聲把自己的名字唸三遍。想一想:當年你猶原是個小娃娃;當年,年輕力壯的父母為初生的你如此可愛、遍體奶香而瘋狂,拼死拼活工作賺錢買能力範圍所及最好的衣物飲食給你,為你盤算教育基金,為你留下一大堆娃娃照,為你苦思討論好幾天取個大吉大利的名字……父母對子女的愛,幾近瘋狂。有的痴心到老,七老八十還在擔心五六十歲的小孩廚藝不佳、房間不會整理亂七八糟,憂心兩老一旦往生作古,這不會打理生活的老小孩怎麼辦?

名片,意在言外的故事,往往也耐人尋味。

有時,掛著「業務員」,年輕男孩畢恭畢敬地遞上。名片上不會寫,他是辦公室的開心果要角,他有上班,大夥心情好、業績就三級跳。

有時,掛著「董事長」,老人家慈祥而親切地遞上。名片上不會寫,他是白手起家的孝子,一路從鄉下打拼到城市,最大的興趣是下了班打精力湯給老媽媽喝。

有時,掛著「總經理」,中年女士氣質高雅地遞上。名片上不會寫,她在海外留學時,被洋同學封為東方之花,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平安無事從眾追求者中全身而退。

有時,掛著「委員」或「理事長」,阿媽笑咪咪地遞上。名片上不會寫,她一直是辛苦的職業婦女,操勞持家;小孩縱然從海外拿了博士返鄉,在家裏翻冰箱亂吃,她照罵。

有時,掛著「書記」,老先生氣度不凡地遞上。名片上不會寫,他最大的興趣是養花草、寫書法、讀詩、爬山散步、陪父母下棋喝茶。

有時,掛著「秘書」,美麗女孩兩眼水汪汪地遞上。名片上不會寫,她手頭掌控著大老闆的所有行程安排;要見人,非過她這關不可。正巧大老闆是她老爸,大老闆究竟見了誰,回頭她還一一報告近來當上花藝老師的媽媽。

人生,這張名片;化身無數,故事說也說不完。也許有一天,名片博物館能讓後代子孫從另一個美學與實用兼具的向度,來理解這個世代的人生百態、特色獨具的社會風采。哦,對了,以繁體中文印製的名片,也將是世上少有的文化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