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6日 星期一

十字路口

大馬路口,四面紅燈。
車流耐心等著;縱然酷熱,只剩引擎聲。
無形無相的目光集中在四方形的路口。

汗在流,氣在喘,注視行人號誌燈。
不知何時,對岸一名老先生拿著拐杖走來。
他用力揮著拐杖,邊大吼著些什麼。
偏偏腔音令我聽不懂他究竟在表達什麼。
他通過斑馬線,行人號誌燈尚紅。
數秒後,身後的車陣轟轟隆隆;
再數秒後,行人號誌燈轉綠,開始讀秒。

對岸的行人們與我擦肩而過。
念頭:溫室效應熱成這樣,後人怎麼過活?
念頭:闖紅燈的老先生究竟想告訴其他人什麼?
念頭:左腳、右腳、左腳、右腳、……

忽然,我明白我不明白的不僅只是腔調,
還有那規則是一套、生活是另一套的年代。
老先生活在他的年代;規則永遠可以為方便打破。
在他的年代,規則像口號,法治像廣告。
那個年代不以守法為貴,反以鑽營或躲貓貓為樂。

假如不是大家願意花時間守規矩,
四方來車原地止靜,
這位老先生一路闖紅燈的人生,
恐怕早已撐不到這個年代、這個時候。

不過,他都這麼老了。
你很難再教他重來一次。
你很難再曉以大義:守規矩最安全。
你很難讓他明白,別人遵守規矩--
(正是他看不上眼、不屑一顧的規矩)
保護他一路平安活到現在。

闖紅燈的幸好是老者,而非孩子。
那樣的時代畢竟結束了。
幸好,它結束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