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最愛是黃金 Gold Story

Yes, the true love of his life is GOLD.

很久、很久以前,在資本主義尚未出世之前,在不可說、不可說阿僧祇劫以前,在閻浮提有一個強國。這個國家有一個天性喜愛經營家業的人,辛辛苦苦到處工作,省吃儉用自活,志在屯積錢財。當時,沒有現代銀行,也沒有基金債券,更沒聽過衍生性金融商品;他最大的個人嗜好就是拿血汗錢來收購黃金。

是的,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他的最愛。他的最愛是黃金。

當他換到平生第一瓶金時,多開心哪!從第二、第三……到第六、第七瓶,每一次,都讓他心跳加速、血脈賁張;一次又一次,他總是小心翼翼地,在家裏挖個地洞把整瓶黃金深埋地底。每個時空都有其優缺點。那個時空的優點是,幾乎每戶都有愛怎麼挖、就怎麼挖的自有地;缺點是無論怎麼愛挖地藏金,照樣老、照樣病,還是會死。

他死了。一生金瓶集點數才從一數到七,即一命休矣。不過,人死歸死,心意識還在隨業力法則(不是吸引力法則)運作;馬上又投胎在家裏地底下的蛇窩裏頭,長大成蛇。每條蛇都有他的最愛;別的蛇畢生追著母蛇跑,他的最愛猶原是黃金。

守著心愛的、黃澄澄的金子,這條蛇心滿意足到老。房子荒蕪了、蛇老了、母蛇出嫁了、最後,這條蛇也死了。蛇死歸死,心意識還是住著在他的最愛;所以又再一次投胎到原地地底下的蛇窩裏頭。一次又一次,幾萬年下來,換蛇身蛇皮不換蛇窩,死守黃金不放。別的蛇看他別的不愛、只愛鎮日捲著、盤著、抱著、死纏著黃金,倒也覺得他很有個性。

就這樣,幾萬年過去了;這個我們拿來作電腦主機板的黃金還是純度百分百,而蛇卻變心了。他忽然厭倦一直當蛇守護這七瓶金的生命;也同時下定決心將黃金大放送、大布施,修得生生世世福報、永脫蛇形。

「我要躲在草堆裏等,如果有人來,再跟他說明我的決定。」蛇這麼計畫著。遠遠的,出現小小身影;一個單身行客出現了。「嘶!嘿!」蛇說。這行客停下腳步,左看右望,沒半條人影,以為自己熱昏了頭打妄想,再度向前行進。「嘶!嘿!笨蛋,過來!」蛇現身說。「Oh my God! ──哈,導演,對不起,忘了這時代教堂根本不存在;再來一次──嚇!老天爺,毒蛇兄,有何貴幹?」行客語無倫次,覺得道具做得也太逼真了,好恐怖:「我要是白癡一點靠近你,被你咬了豈不倒楣?」蛇張大嘴吐大舌,奸笑道:「我要是想做,你不過來,也能做得到啊;嘶!嘿嘿!」這下子,行客只好邊發抖邊向蛇靠近。

蛇調整好姿勢,正色道:「這位人客,我有一瓶黃金,委託給你供養三寶、廣修福報,你接不接受?若不接受,嘿,就換你修福報供養我大吃一頓;意下如何?」眼看這條大蛇語帶威脅,人想:「……哎呀,這蛇人語說得挺溜,敢情這蛇王國的《人語活化教學》太成功?這下子,根本沒辦法跟對方牽拖說人語講太菜聽不懂,這檔子苦生意大爺就是不爽做……」眼見居於貿易談判劣勢,小命一條要緊,人終於屈服了:「哈哈,尊敬的蛇大爺,在下十分樂意、十分榮幸!」

蛇很高興,示意對方隨行,來到埋黃金的土地,交待道:「現在,挖出一瓶黃金!對啦,對啦,就是那裏……(有沒有時薪?)有啦,有基本工資,不是才漲嗎?給就給,別吵,快挖!……(給多少?)會給就會給,照公告!(尊敬的蛇大爺,已經免費跑腿運金供養了,到底挖地算多少?)好啦,基本工資加一成,專~心~挖!(憑什麼你只要講話出一張名嘴,我卻累得半死?加薪!)好啦好啦,我是很重視員工福利的,再加一成行不行?別囉嗦了,想拖工時是不是?導演,你是去哪裏找來這個不照劇本演還藉題發揮吵著要加薪的寶咖咖啊?真是的……」

勞資雙方的跨物種貿易既已成交,鬥完嘴、溝通完細節、一起跟導演抱怨對方是多難配合多搞怪之後,這一幕也好不容易終於拍完了。

話說這行客倒老實,先依蛇老闆交待,把整瓶黃金擔到僧伽藍,跟眾僧報告:「今-有-施主蛇大爺要發心供僧;蛇施主希望,能用黃金換現金,扣完手續費和人蛇交易綜合所得稅之後,所得現鈔全部購買上等飲食,於某月某日現場齋-僧!報告完畢。」

到了供養當天,依蛇老闆要求,這個行客要提一支小籃子來接蛇老闆到法會現場;也就是說,行客還要兼人力塔庫西(Taxi)。蛇見他依言而來,生歡喜心,打聲招呼,安慰兩句,爬到小籃子裏,隨後行客蓋上蓋子,主客便一同向齋僧會場行進。

「喂,老闆,你真好命,又是主角,出門又搭天然環保十一路捷運──我說老闆,跳錶現在起跳,你給是不給?(給!給!眾生也是福田!)哈,老闆真好,那,給多少?(又來了,不是說照新版基本工資算?)可是,今天星期天耶……(好啦,加班費,成不成?走快一點!)到底給多少?(兩倍!吵死人了,導演,這小子是那間藝大挖來的角兒啊,怎麼聽起來像是財經系的?)多少多少多少多少到底有多少?(閉嘴!你別吵了,安靜多久,按時薪給小費!)謝謝老闆,你是好蛇!我愛你!」

行客一聽有小費,馬上閉嘴。走著、走著,蛇睡著了;不久,卻被人聲再度驚醒。

「哎呀,老兄,好久不見啊!」
「……」
「打這麼支巧籃子,上哪兒去呀?」
「……」
「近來兄台身體好不好?」
「……」
「您怎麼不說話?」
「……」
「您不記得了,我是大呆啊!」
「……」
「喂,你這人是怎麼搞的?」
「……」
「你說話啊!」
「……」

聽到這裏,毒蛇已經完全清醒,愈聽愈光火,想一口咬死這個不禮貌的行客。一忍再忍,蛇又告訴自己:「這後生不知好歹,人家好意問好,半句話也不回,簡直白痴!」這麼一想,火上加油,毒氣上升又想一口咬死──「等一下,他替我辦事、跑腿、安排、修福報,也才要一點點勞動薪水;他的恩我還沒報啊!」又把一口毒氣吞回去。就這樣,一下子火大、一下子滅火,來來回回考慮再三:「這人對我有大恩德;雖然這麼自大沒禮貌,我還是加減忍一忍吧。」蛇終究沒出口咬人,硬是忍了下去。

那頭,大呆垂頭喪氣地走了;這頭,行客提蛇到樹下小歇。蛇說:「放我下來!」放了。一下地,蛇便痛罵這一路沉默是金的行客:「你……你這個大笨蛋!人家問話,你不會回答是不是?」「對不起,老闆;我,我,我怕開了口就沒薪水啊!以後,我一定、一定謙恭敬事所有人,我保證!」於是蛇與人和解了,再度上路。

僧伽籃到了。供僧時到,諸僧入場。蛇下令行客次第遞香供養,自己則深深注視每一位應供的僧寶,久視不移。眾僧繞塔,行客依古禮提水供養眾僧洗手;蛇又滿懷敬意地一一觀看受水的僧寶,一點也不厭倦。應供齋畢,眾僧為蛇施主廣說佛法,令此小龍一時龍心大悅,便引至舊宅,將剩餘六瓶黃金悉數布施;爾後,命終投生忉利天宮,自此永脫蛇身之苦。

很久、很久之後,許多世生死死生之後,這一蛇一人的微妙緣份再度相遇於印度大地。擔蛇人生於釋迦族,成為地球上唯一成佛的王子--釋迦牟尼佛。毒蛇則生於地主豪貴之家,後來在佛陀座下出家,成為佛陀十大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佛向阿難尊者開示這段當初師徒相遇的往事,並下結語:「我乃往日擔蛇之時,為蛇見責,慚愧立誓;生謙下心,等視一切,未曾中退,乃至今日。」

原典出處:《賢愚經七瓶金施品第十八》


-延伸思考向度-

一、金錢不是萬能;沒有錢萬萬不能──真的假的?

二、不僅舍利弗尊者曾受生為毒蛇,佛陀過去生也曾投胎當過各式各樣的動物。此外,佛陀也親口授記舍利弗尊者定成佛道。萬一,你最愛吃蛇肉,結果吃到一尊未來佛,怎麼辦?

三、佛陀因地上發心供僧,謙心敬眾,植成佛因,乃至成佛受人天供養與尊重,道理何在?

四、如何克服貪財的煩惱?

五、如何克服貧窮的煩惱?

六、勞資雙方有沒有可能結下生生世世善緣、法緣、一路到修行成佛?

七、世財換法財,人才成僧才;如何具足財與才,熱心公益,慈護有情,大行夢中佛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