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6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富女,窮女 Rich Woman, Poor Woman

(引子)

You asked me, “What if Buddha is a woman?”
Well, here are four old stories about women.

那天,他上網這麼問。

他覺得佛陀過去生也當過女人,每個人也都曾經受生當過無數次男人、女人這件事,很酷。

(第一部)

She was a princess.
Long, long time ago…

有一個強國,稱為波塞奇國。國王生了一個奇特的太子:身體是紫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舉身光明,一出生頭上即有明寶,與眾不同。國王請相師占相,相師一占,馬上大嘆:「這尊貴的太子真乃世間難得!若是在家,作轉輪聖王統一天下、慈護眾生;若是出家,修道成佛,廣度有情!」

寶髻王子長大成人後,選擇出世之路,出家成道,圓證佛果,教化人民。於是,波塞奇國國王以身作則,以三月為期,供佛齋僧。當時,僧團中有一位聖友比丘,負責供燈,日日入城,向百姓化緣酥油、燈具等,被牟尼公主登樓一望給看見了。牟尼公主派人問清楚對方入城緣由後,起歡喜心,向聖友比丘表示:「日後尊者不必再辛苦外出化緣了。所有供燈所需,一切由我牟尼公主供養!」自此,她常常主動將所需酥油、燈具等送往精舍。

公主,自然是人中權貴,是有錢、有閒、生活有享受的女人。有錢、有閒、生活有享受的女人,發心供佛燈明,自是宿世善根。一日,牟尼公主無意中聽說,佛已親自授記聖友比丘於未來世將成就佛道,號為定光如來。

這個消息,讓她心湖起了波瀾:「所有供燈所需的酥油、燈具等,都是我的,都是我供養的;怎麼今天他誠心誠意辛勞辦理,得佛授記,反而我卻沒有呢?」這麼一想,她立即動身,一路直接求見佛,向佛說明自己心中的想法。

牟尼公主所發的弘願如此清淨而偉大,佛也就親口授記牟尼公主於二阿僧祇劫後必成佛道,號為釋迦牟尼佛。

(第二部)

The poor woman used to be a rich woman.
Well, in one of her past lives.

過去於古佛迦葉佛住世時,居士值此人天福田,爭相供養佛及比丘僧。有一個富太太,也同樣發心請求供養;不過,卻必須排隊等待,當下一個功德主──原因是佛已經先答應讓一個貧窮的女子供養了。這個貌似貧窮的女子並非凡軀,已是證得阿那含道的三果聖人。

富太太處處以凡眼看人,當然不明究底。當下一聽,就發起脾氣破口大罵:「喲──怎麼,我有的是錢,竟然讓那個窮光蛋先供佛?真沒面子!世尊怎麼不讓我先供養,倒給她那個窮酸人家先搶了去?哼!」雖說不願意排隊又起煩惱,等排到了,她依舊歡天喜地去供佛。只是先前這麼使壞性子、起惡念嫌罵三果聖者的果報,從此讓富太太足足有五百世投胎於貧窮人家,還常常當乞丐。

(第三部)

She was a beggar in this life.
She finally met Buddha.

乞丐女慢慢走在大街上。她有的不多:甩不掉的貧窮、破衣下憔悴的身體,以及她的名字:難陀。她不知道這是她第五百次投生在貧窮之家;更猜不到在五百世以前她曾是個富可敵國、不可一世的富太太。不過,她知道這陣子釋迦牟尼佛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全國男女老幼爭先供養,忙得不亦樂乎。這一想,她心就酸了:「無上福田出世,我卻窮到沒什麼可以拿來供養!」要是再想下去,眼淚就要掉下來了。她下定決心,再累也要乞討到能供養的任何物品。

難陀走了一整天,討到一文錢。她想來想去,打算用來買油。油店老闆相當好奇:「才一文錢的油也沒多少;買了能做什麼?」難陀說她想供佛。油店老闆可憐她,還特地多送,讓她高興極了。

好不容易買到油,難陀作成一盞油燈供於佛前,發願道:「佛陀啊;我太窮了,只能用這一小盞燈供養世尊。以此供養功德,願我來世以大智慧,照破一切眾生無明暗垢!」發願畢的難陀恭敬頂禮佛陀後,天色既晚,她也就回家了。

大眾供佛的燈火,已一一燃盡。直到半夜,獨獨只剩難陀供養的這一盞燈在黑暗中散放光明。直到天際已大亮,目連尊者巡燈、收燈時,看見這一盞燈依然完好,膏柱未見減損,像是新的一樣,便起心動念:「白天燃燈,毫無實益;不如先熄了,入夜再點!」奇怪的是,尊者雖然舉手搧燈,不論怎麼搧燈火也如如不動。尊者又試著用衣袖搧燈,同樣絲毫不起作用。此時,佛看見弟子當中神通第一的目連尊者再三嘗試,便說道:「目連,這一盞燈不是你這樣的聲聞弟子能加以傾動的。就算你引四大海的海水來灌、動用劫末狂風來吹,對發大心、發大願的施主所供養的燈,同樣無可奈何!」

天亮了。難陀再度來到精舍,向佛陀頂禮。此時此刻,佛陀當眾向難陀授記:「難陀,妳在來世二阿僧祇百劫之中,將圓證佛果,號為燈光如來。」難陀親聞授記,歡喜無量,求佛出家;佛陀也立即應允她出家成為比丘尼。

乞丐女以一小盞燈供養世尊,親得授記,出家修行的事,馬上轟動全國。各王室貴族從此更加發心供佛,四事供養不斷。眾燈續明,令整個祇樹給孤獨園中燈火通明,似滿天星子落下凡塵。如此美麗莊嚴的景象,令當時尚未證得羅漢果位的阿難尊者十分歡喜;他請教佛陀,過去生修何等行方能得此殊勝燈供?佛陀告訴阿難:「從前、從前,在波塞奇國太子成佛之世,當時有一個牟尼公主……」

(第四部)

The princess became a Buddha.
The poor woman will be another Buddha.

佛史,也是女人疼惜女人的故事。牟尼公主得佛授記,成為釋迦牟尼佛;而釋迦牟尼佛也授記乞丐女難陀會成為燈光如來。假如,你不希望被討厭,你可以說,這是一種打破性別歧視與執著,純屬智慧與慈悲的傳承,與女性主義沒有半絲半毫瓜葛;假如,你不怕被討厭,你也可以說,三惑圓破、三德圓成的佛陀早已不受囿於人間的性別爭議;也足堪稱為女權始祖。

在那個封建、社會階級僵化、男尊女卑、女性角色大體上僅劃分為「女兒」、「母親」、「太太」或「淫女」的時空,佛當眾授記女性「必成佛道」──而當時,別說女總統、女律師、女法官、女醫師、女企業家、女政治家、女教授、女學者、女作家……連女大學生都沒有;學校是給男人去的,老師是給男人當的,知識是男性專用的社會玩具。

當時在地球上唯一認清世俗性別幻術與異化這個大魔障的,只有佛陀。認識佛陀之後,再看看凡夫俗子對女性的想像空間與生活期待,兩相對照之下,精神層次與人生廣度實在差很多。

(尾聲)

故事說完了。貧富相、男女相,同一虛妄,就生生世世給它變去、諸行無常。若你是個男人,八識田也會深埋著當女人的記憶種子;相反的,若你是個女人,你的心也會有當過男人的烙印。所謂大女人、小男人、大男人、小女人、……這麼多種數不完的性別表演,說穿了也就是這麼回事:

都當過了;全都忘了。


原典出處:《賢愚經貧女難陀品第二十》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陀過去曾受生當女人,也曾授記女人成佛;對您有何啟示?

二、毒舌惡口罵賢聖,換得五百世貧困。修口業重不重要?

三、富貴如浮雲,布施第一度。如何是真富貴?如何是真布施?

四、認清輪迴真相,對於處理情愛煩惱有無幫助?

五、如何克服身見的煩惱?

六、佛教生死輪迴、因緣果報之知見,對於世俗「性別政治」之意義何在?

七、假設,一個女人上輩子是男人,這輩子又嫁了丈夫,就心理上而言,他算不算是個男同志?假設,一個女人上輩子是男人,這輩子卻只貪戀女色,就心理上而言,她算不算是個純度百分之百的異性戀者?學術研究上普遍認為人類中純粹屬於異性戀、同性戀之人口比例很低,多數人或多或少都該歸類為雙性戀者,是否具有生死輪迴上的詮釋意義?

八、如何克服對於性別假相的執著?

九、如何學習佛經中的智慧,活用於人際關係當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