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禪與女人

她剛才滿面淚痕;輕吐幾個小字句:「抱。抱抱。」連哭都惹人疼;哎,女人。打人類有了歷史,讓無數英雄豪傑為之著魔、痴狂的女人。哭笑都牽動人的視線、扯緊人的神經、打開人的溫柔與想像的女人。哎,女人。

「啊……不見了。」轉眼間,她玩起手機來,撥出一通又一通簡訊。
「唔。」卻又忽然放下手機,啟櫻桃小口,吞下一口飯。
看,按手機的小手多精巧;水靈靈的大眼多動人。

三歲未滿的女人。
佛性本具的女人。
會說「師父」的女人。
說不定幾劫前就是我親娘的女人。
說不定幾劫後就開悟成佛的女人。

看著她,我想,禪與女人是多麼合適而相稱;不可思議,什麼都有可能;慈悲且智慧,美麗而聰明。她揚起細緻小手,表示拜拜、再會;再一次確認我們相識而相遇,早已熟悉。有時你會不禁注意、深深注視著這麼一尊女子,卻想不起愛情,只想起佛菩薩與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