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打板好難

夜在這頭 日在那頭
漸行漸遠向夢走
哪裏是白天 又哪裏是黑夜呢?

子夜響秋歌
空間 空氣 空性
換誰打板?

這會即將安板
而地球另一端
人們也正準備起板
這麼大一個地球禪堂
打板的職事該怎麼做?

(一個專打早板?一個專打晚板?)

時差與國界構築的國城
這麼大一個地球禪房
打板的職事該怎麼做?

(再加一個邊走邊打各地午供後的叫板?)

還有 起落在沉睡與甦醒之交
相對論的用齋時間表
到底打板的職事該怎麼做?

秋意透午夜
聽板的人
究竟還能怎麼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