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8日 星期五

路經儀式與扮裝

那日,細細打量整排萬聖節道具。童裝、面具、道具、食品、用品、糖;還有千奇百怪的南瓜--南瓜燈、南瓜杯、南瓜頭……忽然發現,本為紀念眾鬼的節日,卻給人帶來發財商機。儀式與扮裝,在宗教儀式現場及近城遠村的作用,幾世紀後,演變成為行銷、市場、通路、賣場。屬於活人的快樂死人扮裝,算不算一種歡樂版的生死學演習?思惟一下,忽然想起多年前,一個初步入老年的女子告訴我的話:「還好有衣服,不然怎麼能遮住這個好醜的身體?」她說。以俗諦而言,她一點也不醜;不過,身體與衣裝的本質卻給她說透了。女人面對老化的事實時,很難再被身體幻相所騙,智慧也就隨之增長。

衣服,穿出社會角色。身體這件生命之衣,給無常殺鬼一捉,也就爛壞朽滅了。是的,衣服會說話。它說:「你發現沒?每天每天換衣服,就像生死輪迴裏,生生世世換身體一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