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9日 星期五

秋海


海浪聲當然喚不醒月光;卻是半夢半醒的月色猛扯著海潮。

他靜悄悄地感受初秋的寒,輕輕在心底背起金剛經:如是我聞。如是我聞,一時……一時佛在。佛在。他默背著,看整片沙灘睡在黑夜裏,也看他的年少潛藏在心底。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他慶幸遇上這部經;遇上佛經,一句句、一字字,晶晶亮亮,像秋潮上方那輪月亮。那月亮,直截照進生命的本質;讓虛浮迷妄的、貪瞋痴怨的、混亂茫然的……全都無從隱藏。

「喂,阿國,發呆啊?」朋友遠遠叫道。
「沒事,背經。」放下背一半的經,他遙相應答。
「哦,金剛經哦?」海浪聲與經名,也會遙相對喚嗎?
「對啊。」老朋友的好處就是不用解釋太多。
「背經做什麼?」朋友的身影與水花交疊、分離、再重疊、再切離。
「說來話長……」怎麼講呢,人生。
「好啦,大家都知道,你是修行人啦!哈哈。」朋友笑了。
「哈哈。哪敢當;還不就凡人一個。」他也笑了。

他又接著默背下去。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假如可以,他也很想親見如來--人與佛之間,一介凡人與一位覺者之間,若相遇於秋海,會有說不完的故事吧?他想問:「世尊,我會不會成佛?什麼時候?在哪裏?」他想親眼看見一個人最極致的潛能。他想與心如金剛、目如蓮的世之尊者對話。他希望,有那麼一天,他也會是像經典中被授記成佛的佛子一樣;合掌靜聽自己將證佛果的預言。但是,以色見、以音聲求,又豈非行邪道而不能見如來呢?他又合掌回向,將念頭先放下,任冷風吹,難得的清涼……

難得秋海上的月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