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人狗奇緣 Dog

喂,狗,你要小心!小心被人打死;
嘿,人,你更要小心;小心變狗子!

「嗚嗚……噢嗚……」
低沉破碎的哀嚎聲從遠方傳來。
「笨狗,去死吧!」
碰!左一腳。
「噢嗚,噢……」
牠舉起流血的左前腳以示投降;想討饒、想示好、想道歉。
「敢搶大爺我的肉,踢死你!」
碰!碰碰!左右再各補一腳。
「嗚嗚……嗚嗚嗚嗚……」
牠淚流滿面;牠失聲痛哭。天哪!
「這畜牲不知死活,敢偷我的肉!XXX!」

牠一聽這三個字,就明白對方已喪失理智,今天必死無疑。
這群商人,日日利用牠,現在竟為了區區一塊肉,就要牠一條小命!
「小偷!呸!」
喀喳──清脆一響,牠表示投降的那隻左前腳,這下硬生生折斷了。
才咬了一口的肉,早已被踢向他方,佈滿灰塵。
「噢嗚嗚嗚嗚嗚……」
牠再也叫不出一聲「汪」。
失血過多的身體很疼,意識已漸漸麻木,滿嘴是血。
所謂「萬物之靈」,不就只是這樣低等的殺狗兇手?
一群大男人圍攻欺負一隻小狗,算什麼狗屁男人?

人群邊咒罵踢打,邊四方解散,漸行漸遠;不是尋酒,就是尋色。
牠,被扔棄在荒野,以充血殘破的眼球看向天空。
天空在牠眼裏,漫成了點點血色。
血色裏,人影幽幽忽忽,是獸性的,也是邪魅的。
那人、那狗、那時,就這麼遇上了。

阿羅漢聖僧、舍利弗尊者,以天眼觀見牠奄奄一息,飢渴困乏,命根將斷,興起一念悲心,將入城托缽所乞的食物分給這隻可憐的瀕死小狗,並同時為牠開示佛法妙義。牠與人生活久了,自然學得、聽得、更懂得人話。而今既飽了腹又聽了法,牠開心地在尊者身旁死去後,立即投胎至舍衛國內的一位婆羅門家。

當時,印度人普遍尊重沙門修行傳統,對於獨行托缽的修行者,多以飲食供養。一日,舍利弗尊者托缽乞食,正好路經這位婆羅門家。

「尊者,您獨自一個人?沒有沙彌隨侍您嗎?」
「沒有。聽說您有一個兒子,願布施為沙彌否?」
「尊者,我的確有個兒子,名字叫均提。可惜他年紀太小,還不懂事,也不會辦事;再長大一點,就讓他跟隨您,當小沙彌!」
「就一言為定!」

又過了幾年,均提七歲了。舍利弗尊者依約再度前來,而婆羅門也欣然讓兒子出家。於是,尊者收均提沙彌為徒,向其開示佛法妙義;沒過多久,均提沙彌也證得六通具足的阿羅漢聖果。他以神通力一觀,得知上一世身為小狗,蒙其師舍利弗尊者慈悲相救,方得聽法受此人身,便感恩立願:「師父的恩德,讓我脫離諸苦,今獲果證;為報此恩,願一生服侍供給,永做沙彌,不受大戒!」

上輩子是一隻小狗;這輩子才出家沒多久就證阿羅漢?你問。
那麼,那隻小狗呢?你想一想。
小狗本非小狗。很久以前,他曾經當過人。
而且,不是一般人,而是個出家人。
出家人?出家人也會變狗?你大為驚異。
哎。誰叫他有眼不識聖者,有口不修功德?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老比丘低聲唱給自個兒聽。
「又來了!」少年比丘心想,難聽死了。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老比丘聲音濁鈍,既不能公開唱,也就純自娛。小小聲地,一點一點地,法喜充滿地。
「吼──這也幫幫忙;我可是堂堂迦葉佛旗下的梵唄王牌喲!」少年比丘再想。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老比丘遠遠立著,心專且誠。
「真真受不了啦!」這少年比丘,人人尊稱為「妙音比丘」,對梵唄很是敏感。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老比丘平靜而安詳。
「喂,長老啊,您行行好別再唱;唱得跟狗吠似的,好難聽!」他發飆了。
「南無──啥?你那位啊?認識我老人家?」老比丘住了口又開了口。
「廢話,當然認識。迦葉佛住世時的比丘啊!」少年比丘很不耐煩。
「年輕人,我已證得阿羅漢道,沙門三千威儀、八萬細行,通通具足。」老比丘說。
「什麼?羅漢聖者?這下我完了,罵到聖人了!」少年比丘大為吃驚。
「對不起,對不起尊者,真的很抱歉,請原諒我年輕無知、未有修證……」少年比丘滿頭大汗,至誠向老比丘懺悔。

一句嫌阿羅漢唱梵唄像「狗吠」的訶斥,換得均提沙彌先前足足五百世的狗子身,吃盡苦頭,受盡欺侮,飽經人世滄桑;卻又由於當初出家持戒的善根功德,值釋迦文佛住世,受其智慧第一的羅漢弟子舍利弗尊者所救度,再度受身為人,進而出家證果--證得羅漢果位,出離三界生死,永不再受六道輪迴。

原典出處:《賢愚經沙彌均提品第六十九》


-延伸思考向度-

一、深信因果及六道輪迴,對一個人對待其他生命的態度有何影響?

二、肢體上虐待動物的果報為何?

三、精神上虐待老人的果報為何?

四、以飲食、佛法與動物結緣的果報為何?

五、世界各國提倡蔬食愛地球與動物保護,在人類文明史上的意義何在?

六、寵物與家人的互動,帶給家庭的影響何在?

七、過去生我們很可能都曾投生為動物;觀察看看,是否尚存某些動物的習性?

八、為何畜生道與地獄道、餓鬼道被並列為「三惡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