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6日 星期六

假裝

假裝的人往往並不曉得「假裝」本身是件很容易被識破的事--

就好比一個廢燈泡底座,頭上頂朵玫瑰花,就想混進第一屆花博會場參展一樣。

沒受三皈五戒,不打算持戒,對佛法沒信心,在生活上沉迷酒色財氣、依然故我的人,就算表面上對外裝成佛教徒,學些佛學名相掛嘴上,依舊是頭上頂了朵玫瑰花的廢燈泡底座,並不是在大地中有根基、充滿生命力的玫瑰花。

「佛教徒」這個光環,不是能裝得來的;一時能騙騙人、哄哄人,也撐不了多久,很快就會穿幫。經典與佛學知識更是如此。若沒有老實修行,還是堅持酒、肉、女色、名利等欲界習氣或興趣,就算搬出阿含經經文或滿街書店有得買的禪話機鋒、四處找法師踢館、勉強說幾句法語,沒有戒德修持,對佛法又沒信心,心行不端正的人,說出來就是會走樣--

本身全不照阿含經生活,還在食色性也當中打滾,一群鎮日討論女色的無聊男子們,竟異想天開在口頭上「指導」出家眾如何如何,實在真可憐憫。愈跟法師賣弄這些法語知識,不就愈提醒法師正在面對的是個生活上通通做不到的剛強眾生!畢竟,若真正對阿含經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早就依經義而出家修行,朝證悟阿羅漢果的目標而精進努力了,怎麼還停留在原地踏步?沒出家,根本不明出家事,竟自己邊讀阿含經邊自己猜猜看,猜完還意猶未盡來「指導」法師,處處辯解女色與酒肉都空、人空所以不用持戒、謗經謗法!更可悲的是,明明不行持,骨子裏反對所有宗教,又要一下子裝成基督徒,一下子裝成佛教徒,四處賣弄聖經或佛經上讀來的經文,笑罵其他有信仰的人;這份虛偽與我慢,又是另一層更複雜的無明了。而且,正因為是裝出來的,根本沒有受正統南傳佛教的薰修,完全不知道南傳佛教的居士對法師不是這樣的--真正奉行阿含經的正信居士,哪裏會自己不受三皈五戒,反而處處指著阿含經找法師踢館、又愛找單身女居士抬摃說笑,又專談些情情愛愛的話題呢?好好的參禪法門,被這等無明眾生一用,竟句句成為貨真價實的「口頭禪」囉。

修行這件事,裝不得。不是佛弟子,就別裝佛弟子。既是騙的,騙再久也不會變真的。

就好比一個廢燈泡底座,頭上頂朵玫瑰花,還在炫耀花香與色彩、自吹自擂時,別人已經透過枯凋死亡中的花瓣,看清那個底座的銹敗本質了--什麼都不是,只是會裝。

什麼都不是,只是會裝。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