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第三者的眼淚 Her Tears

她這麼美。高、瘦、模特兒身材,長髮下水靈靈的大眼,穿著台北正夯的時裝,走入佛寺。等人群散了,晚了,她一對一看著年紀足以當她大姐的女眾法師,笑臉假面這麼個一挎,眼淚就崩了,簡直像不要錢的苦濁地下水。愈哭愈響,愈哭愈厲害,幾小時也哭不完,抽抽搭搭、夾雜著一點點情節、一點點補充說明。

哭泣,往往是人生的論文摘要。人不哭時,為面子而表現,為行頭而硬撐;人一哭,這下講的都句句精簡扼要,切中其人生重點。她的哭法,正是要人群散後,不用再維持社交體面或人際姿態時,才能用眼淚和鼻涕寫的章句。衛生紙是她的標點符號,上廁所是她在段落間的留白,而沉默或低泣,是她猶疑穿插的註解與引用。

上面這兩段,是不得不寫的廢話。重點是她的哭法。

「……嗚。師父我怎麼辦?……我想要這個孩子,他不要!哇哇哇……(好好好,妳坐著,別動胎氣傷了小孩)嗚,我又不是故意、故意要當第三者的……,嗚嗚,他沒跟我講,等我知道已經來不及了,陷下去了,我……哇哇哇……(多久了?)幾年了,他、他不敢讓老婆知道……他、他要我拿小孩,可、嗚嗚、可是我、我想要我們的孩子、嗚嗚、不、我不想墮……哇哇,這是我第一次懷孕,我捨不得!哇哇哇……(跟妳有緣啦,小孩多大了?)嗚嗚、三四個月了,他、他叫我趕快,不然再、再拖有危險……他不要小孩!哇哇哇……師父我怎麼辦?……這樣下去不會有結果,可、可是,可是我愛都愛了啊,師父我怎麼辦?……哇哇哇……(那他意思怎樣?離婚?)他、他、他跟老婆感情不好,可是有小孩、有、有幾個小孩,不想辦離婚,各過各的……(哎!妳被騙了。)當初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他已經結婚了啊……,嗚嗚,……,嗚嗚,(妳不曉得現在男人……妳不曉得談戀愛要先看對方的身份證?)師父,那時我很年輕、很單純,……我、我、我很相信他……我離不開、我……,嗚嗚,(哎,都來投胎了,跟妳有緣啊)我、我知道--師父,我先上廁所。」(安靜。尿、大便一起從子宮隔壁隨地心引力滑落。沖水。抽鼻子。洗臉。洗手。看著鏡子裏的倒影哭得不成人形。摸摸肚子,肚子裏那塊骨肉。醫生說是個兒子。頭胎嗎?恭喜喔太太,恭喜!)「師父……如果、如果,我拿掉的話,他會怎樣?(以下為三世因果之開示與完整幽靈牌位書寫教學,約五分鐘)嗚嗚,……,那、如果,如果我躲起來生,辭掉工作,那、那小孩以後上學呢?嗚嗚,……,萬一,萬一他爸爸不養他,嗚嗚,……,萬一他不離婚、不娶我……嗚嗚,……,那,那我就是單親媽媽啊……嗚嗚,……,我離不開他,感情,都放下去了……萬一又分手,我活不下去……哇哇哇……(以下為柔性安慰,勿激動傷胎氣,再五分鐘)哇哇哇……」

她用幾小時,哭成一篇論文摘要,幾年的人生重點精華。當第三者,很少不哭的。當第三者,被元配恨(假如元配知道),被社會輕視(假如別人知道),被情人玩弄利用(進可攻,妻妾外包換口味;退可守,婚姻始終有效,玩累了分個手,回頭有個家庭當後盾,老了還有兒女依靠。第三者嘛,事後也不敢對外張揚,也沒什麼權利好主張,很好解決,連錢也不怎麼需要花,打發一下就好了。這類兩面通吃手法,算是典型的感情騙子心理,說穿了就是自私自利。),被肚子裏的小孩怨(被墮的,怨。沒被墮生下來,見不得天日,沒辦法與父親天天同住,也怨)。

以上這段,還是廢話,要知道。肚子裏的兒子怎麼看待長期偷情的父母?要墮幾個之後,她才會覺悟男方完全不想娶她,只當她是無趣婚姻的(其中一瓶)調味料?哪天元配發現或請徵信社抓姦,她有沒有本錢留住這段沒救的感情?她有沒有辦法理性斬掉這段不會有結果的關係?

她這麼美。高、瘦、模特兒身材,長髮下水靈靈的大眼,穿著台北正夯的時裝,走出佛寺。人群在夜生活中重聚,更晚了,她看著都市燈火中男男女女來來往往,笑臉假面這麼個一掛,眼淚就收了,簡直像經年不見雨露的沙漠。她又回到原點,天天假裝她過得很好,人很美,事業很得意,走在人海裏人際關係吃很開,照片兒裏都是笑顏。

以上整篇都是廢話,要知道。很多人都懂,分析下來,當第三者是註定受苦受難的。知道歸知道,外遇的、當第三者的、氣得半死又無法可管的元配照樣代代沒少過,一大堆,淚水哭不完。自己騙自己什麼相見恨晚啦真愛難得啦,自我欺騙到有一天發現對方「無意娶自己」或者「外遇對象不只自己」時,已經三年五載十年二十年的青春浪費下去了。更有的第三者幽幽怨怨一生,自盡含恨而亡。

「道德」不是小說的重點,要知道。

活到這把年紀,痛哭的、後悔的、爛醉的、墮胎的、倒貼養對方的第三者我都看過;沒看過任何一個快樂的第三者。一個也沒有。第三者是好可憐、好可憐的受苦眾生--往往,第三者最愛的那個人,才是第三者此生最該恨的人。這一點,等情債還得差不多,感情染緣將散之際,腦袋有一點點清醒時,就會慢慢發現了……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或當今伊人芳蹤何處;就權當小說寫了。

(這是廢話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