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發現台北貓兒

台灣人,祝你們富而有德。
擺平色身食衣住行的重擔,才能將心再度放回修行上……

走在台北,不可思議。好舊、好髒、隔間好小、人擠人、車擠車、巷弄小道裏大大小小的房子們,開價這麼貴。「貴」,是指一個台灣人要花多少人生時間勞動(假如他不走旁門走道當投機客或賺邪錢)時數才能換得到。 想著,抬眼看見台北貓兒。

比起歐洲、美國的人生生理時鐘,台灣人不只是窮忙而已。有很多台灣人過的是工蟻般的人生:工作、工作、工作;賺錢、賺錢、賺錢……一輩子成為要吃要住的身體的奴才,死而後已。

「你的心呢?」

「都沒房子住、沒飯吃,誰還有空管心哪?」

「道德修養呢?」

「衣食住行都如此艱困,誰理修不修啊?」

看著台北虛貴的房子,我想,老一輩真走運。他們在台灣錢非常好賺時發跡;年輕時就享受,工作占人生的比重不多,進口袋的收入卻很多。等存足資本,中年多閒暇玩樂,老來又投資不動產,安穩拿年輕人繳的租金與房貸繼續過好日子。那些晚來投胎的,怕是過去生造了大惡業;社會正富裕時還是學生,等社會貧了窮了,他們才出來扛,以大量、長時間的勞力,換取一點點微薄的基本生存,讓老一輩再持續著他們從年輕時就過慣的好日子。而且,明明過得更辛苦、更工蟻、更勞碌,還被命好的上一輩嫌抗壓性不夠。其實,不就是年輕人咬牙扛的工作壓力,在保證老一輩晚景仍風光嗎?

困在窗裏的貓兒,知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