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0日 星期一

向上爬;然後呢?

初出社會,約莫二十年前。
當時,我學會的第一件事,
就是凡職場必設定一堆官階名相,
鼓勵或逼迫人們學習或模仿「一路向上爬」。

為這個,盲目濫情、不擇手段,無業不造。
二十年後,各行各業的眾生,
又拼貼出另一番我當年沒看懂的風景:
不只職場,整個社會都在推廣「一路向上爬」。

很窮很窮的,依然吸菸喝酒、用水用電、擠房租繳飯錢,讓鈔票向上爬。再上層一點,有一點月薪的,一樣吸菸喝酒、用水用電、擠大一點的房子的房租,繳貴一點的飯錢,讓鈔票再向上爬。又再上層一點,有中等月薪的,一樣吸菸喝酒、用水用電、擠小房子的房貸,繳更貴一點的酒肉美食錢,容鈔票一路向上爬。又更上層一點,有上等月薪的,一樣吸菸喝酒、用水用電、擠大房子的房貸,養部車子,繳更高級的酒肉美食錢,以利鈔票一路向上爬。還有沒有?有。還有。再向上層一點,有上上等收入的,一樣吸菸喝酒、用水用電、擠超大房子的房貸,養部車子,送子女出國留學,繳更高級的酒肉美食錢,送鈔票一路向上爬。得了,還有嗎?那當然。又有更加上上層一點,有上上上等收入的,一樣吸菸喝酒、用水用電、炒房子炒地皮,養好幾部車子,送子女出國留學再回國參選,繳更高級的酒肉美食錢,以恭送鈔票一路向上爬。這也夠了吧?不,最後,最拔尖兒的,站在高處統收鈔票海哩。作啥?廢話!那還用問?這台灣一路從民間底層向上流的鈔票海,要一直存到夠數了,再存到高級國家的銀行戶頭,以便「投資移民」哪!

一路向上爬;向上爬、爬到頂了,再一一清點完,開個票子,拱手孝敬海外先進國家的政府與銀行--用錢換另一個國籍,向-上-爬。用錢換子女國籍不換DNA,向-上-爬。台灣子民的血汗錢,最後,讓少數幸運兒湊齊了,好爬上最高那一階--從此身份不用再是台灣人。至此方知,一路爬得要死,到頭來最最高處、最最上等的,竟只為了花大錢擺脫掉這個與生俱來的身份。

然後呢?還有沒有?

有的。

不論怎麼爬,爬不出百年,爬不出此生此世;一個一個爬入墳墓、塔位、牌位、死亡證明書。向上爬、向上爬,最後,愛爬的身體和好勝的心,爬到最後終點站都一個樣,爬到哪都不出死路一條,爬到此身已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