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第三者的眼淚 Her Tears》後記--淺論天殺的男人

小說與弘法:另一種可能的法門

從昨天下午開始,她淚留滿面往廁所衝的身影,印在這裏。淚水穿越十多年的時空,斑斑點點地、欲言又止地,短短二十四小時內,淚綴成的書寫,衝往本部落格 Top 1,以空前的速度與點閱率,到第二天還在向上衝。她的人生論文,初審不但輕鬆過關,還三兩下刷新記錄,真是要得。「小小說系列」是否算現代法門呢?

她實在太強了;強到我不得不為她再補充一篇:半胡扯、半認真

她的美麗與抽著面紙的手;第三者。她的私密愛情生活與溫柔天成的母性;第三者。她的無奈與痛楚--沒錯,我是主觀的、忍不住同情又心疼她的,一點也不想假裝成清高的書寫者。很多小說,記憶的反而是真人真事;很多新聞,反而為現實利益得失而千般遮掩、萬般失真--人活愈老,愈發現文學之於人生,反而往往比新聞媒體更真誠。

錯愛與真實

文學很美?是的,美到虛虛實實、隱隱現現、收收放放;你一閃神,這可不?以為是小說、是故事、是閒扯,竟句句實言字字血淚。她,從人生走入我的筆下,在這裏活著,活出另一種生命形式。她犯錯了?是的。她從頭到尾愛錯了人。

如果第三者要下地獄(?),麻煩那個腳踏「至少」兩條船的造業爛主角,先到地獄裏頭抽支號碼牌排隊等著,看看閻羅王打算判她多久,全算在那個沒種的爛主角頭上,順道加重其刑。如果墮胎要讓一個母親心碎一輩子,麻煩那沒福分出世叫聲爸媽的小小幽靈(們),要找也去找那個沒能耐養親骨肉又欠缺自制力的男主角,問問他:「到底怎樣?不想要我,又作賤我親娘,最後還怕老婆知道,主動開口要求打胎,是不是想生生世世被我追著算總帳?本來想叫你一聲老爸,現在,我只想叫你一聲混帳!」

淺論天殺的男人

照理講,法師不能亂罵人,最好也別亂罵人。但是,這種眾生實在有夠欠罵。

那天殺的男人!那狼心狗肺、沒心沒肝、沒人品沒承擔沒格調沒價值只有下半身能辦事的愚痴男人啊!天下就是有你這等白目蠢貨,才同時誕生了身心受創的「元配」與「第三者」兩個悲劇角色,外加幾個幽靈牌位上叫不出口、喚不出名、受不得身、投不得胎的 Dead Babies--喝,那天殺的男人!一個男人沒腦袋,毀了一票女子與小娃兒!

(女眾們請別集體拍手大笑,謝謝)

(男眾們請別偷笑「還好我沒有偷吃,好加在」,謝謝)

(心知肚明被罵到的,請記得寫牌位,順便向女主角們認錯陪罪,謝謝)

若是交通違規,我們設計了強制課程,要駕駛人乖乖上課,直到下不為例,願守交通規則為止。那麼,外遇呢?是不是也要設計「愛情倫理課程」,讓這群天殺的--噢,不,是「佛性本具的」、「自性清淨圓滿的」該死眾生去給它好好上上課?上到他們學會不那麼該死為止?

性別與輪迴

寫小說不用章法、不用理論、不用文學系科班出身,要知道。寫小說就像當父母;當就當了,也沒見誰考過什麼父母證照或家庭倫理資格認證。我是大外行來充充數寫個小小說系列的,要知道。

你反詰:「怎麼著?師父這麼會罵男人啊?那搞外遇的,女人也會搞啊!」是沒錯啦。沒辦法,看女人為愛掉淚就同情--說不定,累劫前、過去生、未學佛、不修行前,我也曾當過不少次那等「天殺的男人」吧?同類之間知己知彼,當然罵得入骨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