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6日 星期四

資深過敏兒札記


出生那年的台灣,民間還很少人知道「過敏」是什麼。過敏兒本來就不少,過敏學卻近年才廣受重視,過敏原更常常驗不出來;換了好幾家大醫院仍驗不出來也是常有的事。最後,只能推測為天氣、空氣、溼度、清潔、環境因素--意思是只要人住在這個依報,沒救了,就是會過敏。遺傳體質與基因定業若現前,忍到往生為止就對了。「基因治療」尚是在研究開發中的技術;日後就算開發成功,歐美以外的窮國恐怕短期內也難以受惠。

人間醫方明若追不上生老病死的速度,修行就是個「忍」字。好生忍著。

同一個業報身,若是環境因素造成人體過敏反應,通常換地方、換天氣,症狀馬上會大為發作或大為減輕。忽冷忽熱,溼度又高,從打噴嚏流鼻水到呼吸不順氣喘,都可能發生。正報與依報,基因與空氣,現階段皆非光靠人力就能改變的因緣。

……那麼,換身體、換器官呢?

器官移植也有許多人力解決不了的問題。國外有個案例,有一位悲傷的老太太,在兒子往生多年後,被通知去「認領」兒子的器官的故事--原來,有一家民間私營器官移植廠商,偽造她兒子的醫療記錄文件,再取下她兒子屍身的某些部分,變賣給醫院。那間黑心公司的作法,是一方面找本人或近親簽免費捐贈同意書,等取得大量可用的器官後,再列出收費標準,高價轉售給醫院或病人;另一方面,病人急於保命,通常不論對方開什麼天價都首肯,為那家公司換來高額利潤。黑心公司的營運成本事實上很簡單:倉庫、冰箱、工作檯、公務車、通訊、記錄屍體進出表的白板幾塊,連員工也不用幾位。黑心公司多年賺取暴利,直到被一名客戶控告才被注意--理由是移植的器官有問題,讓客戶感染上愛滋病。這一告,一追查,才得知器官來源是老太太的兒子;她們全家都知道他是愛滋病患,也一路陪他到最後,卻萬萬沒想到,醫療記錄文件原本有註明愛滋病患的器官具有高傳染性、不得移植,竟有黑心公司為利而不惜挺而走險--也就是說,在亡者往生後,對方隱瞞家屬,在中途取走部分屍體,雖明知亡者有愛滋病,仍故意移植給客戶。

……那麼,換地方呢?

在這執取國界、人種、移民管制的人間世,地球上也不是你合適住哪就能住哪。空氣、水、土地,樣樣都不是人力能移植的。還是老話一句:「修行就是個忍字。好生忍著。」

……你真正能換的是念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