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台北兔年街 

兔寶寶的年頭,四季在台北路上集合--開著冬天的蘭花,散落著秋天的楓葉,留著夏天的綠地,預演著春天的花樹;老台北。人潮的笑語,青少年的酷裝;拉著剛學步的女兒的小手,歡天喜地的父親;靜靜目視街景,一頭銀髮修一次一百元的老阿婆;還有一條二十年前走熟透的老路。街頭各品蘭花,正含苞的含苞,盛開的盛開。

台北老店的那股吸引力,也是歷史的重力與張力。五十年老店。三十年老店。二十年老店。假如掛個牌,該寫什麼呢?雙語?多語?哪年哪月哪日的老店?誰的童年,誰的少年,誰的青年,誰的中年,誰的老年?誰走過了;誰坐下來點了哪些小吃?誰主誰客,誰留下笑顏?是放幾張老照片,好讓冬蘭與榕樹一起說故事?還是拉把舊椅子,讓老人家靜靜閒聊,以便溫習你出生前發生的故事?又或者是讓青少年端著咖啡聚攏,跟你大談他們的夢想、心願、未來故事?

(真是的,熱狗竟沒賣素的)

路過走過,跟二十年前一個樣,熱狗還是沒賣素的。早該開一家,寫張「低碳綠熱狗」、「環保素狗」、「Super Green Hot Dog」、「Veg Dog」、「熱狗非狗」、「無肉素狗」、「我們愛狗不吃狗--素狗,福氣啦!」等等之流的POP;也好免得台灣小孩老是呆呆地以為熱狗是用狗肉做的。這樣,就能在二十年後吃一支「護生素狗」,再好好寫一篇文章;寫一篇關於兔年,關於台北的街,關於天空與路人。或者,關於境存人不存、人存境不存、人境俱不存、人境俱存;或者,關於一個僧人,與一個二十年前好酷好酷地踩過同一條街的青少年,非一非二、亦一亦二。

兔寶寶年,心安、人安、平安,養生護生最快樂。兔年快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