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學會不劈腿

下厭苦、粗、障
上欣淨、妙、離

以戒為師

「劈腿」這件事,十分、十分古老了。不管哪一國,幾千年來,拿到權或錢的男眾、女眾,或者才色出眾的女眾、男眾,只要沒打算修行,不打算節制或不懂節制,都很容易這麼做。這倒也是個歷史謎題:為何在人類社會中,具足種種優勢條件的少數人,不但不想清淨度日,反倒熱衷於回頭模仿動物界所盛行的欲愛色愛模式呢?還是正因為代代盛行各類「劈腿」,基因遺傳面也好,社會行為面也好,都持續留給下一代同樣的老問題,遇緣則發呢?

想一想,所謂以萬物之靈自居的人類,為何連「不劈腿」一事,也做不了主呢?

有的女眾,「劈腿」時是同時劈一男一女,或者多男多女。她想墮胎時,找女朋友陪;她想應付家人時,找男朋友陪;她想跟社會交待時,找個男的嫁了--男方不見得知道她的真面目。她也會生小孩,成為母親--孩子也不見得知道她的真面目。這樣的女眾一直存在。有的男眾,「劈腿」時是同時劈一男一女,或者多男多女。他想求診時,找男朋友陪;他想應付家人時,找女朋友陪;他想跟社會交待時,找個女的娶了--女方不見得知道他的真面目。他也會生小孩,成為父親--孩子也不見得知道他的真面目。這樣的男眾也一直存在。結了婚,生兒育女,表面上有跟社會交待,私底下照劈。有的女眾同時劈很多男眾或很多女眾;有的男眾同時劈很多男眾或很多女眾;有的構成情殺,有的構成通姦,有的構成離婚,有的構成性病,有的構成恩怨……更是人人打童年時起就耳濡目染、習以為常的人間眾生相。

「劈腿現象」是許多人族譜、家譜的組成部分,歷史也很悠久了。很多兒女與父母相處一生,直到為往生的父母送終,也從來不認識父母真正的樣子。這又是另一個歷史謎題:為何在人類社會中,初初立意良好的婚姻制度,最後竟流於不少人作秀表演般的排場,一生掛著面具自欺欺人呢?而且,不只是對著「社會」作秀、表演,還入木三分到連親族、親生兒女都不知道。

持戒有這麼難嗎?還是降伏、調伏習氣,非常難?或者是社會風氣墮落已久,若潔身自愛、堅持原則,生存反而很困難?到底世世代代那些混亂的關係、虛有其表的面具婚姻,打造了多少問題重重的原生家庭?父母的面具人生,家庭的功能失調,又累積多少代價給下一代?

想一想,父母若如此身教,下一代的教育又如何是好呢?

註:雖然,世間上覺得劈腿沒什麼的大有人在,不過,一位義工媽媽的話,倒是很發人深省。她是個貴婦,發心幫忙打掃架房。她說:「哎呀,師父,包這些廁所的垃圾,一定要戴手套啦。你不知道,現在人的關係很亂,你根本不知道那些表面上穿得人模人樣的人,事實上有什麼病!萬一傳染上,多倒楣!」劈腿的代價,不但家庭功能失調,性病層面擴大,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感與排斥感也同時加大。她表達的,正是對於關係混亂的現代人的觀感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