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誰在造口業?(踢館帖之七)

不想受教時,他會反咬你一口:「你在造口業!」
不想面對時,他會引經據典,希望你從此閉嘴。

活在「正常暴力」(多數暴力的其中一種)中,許多眾生以喝酒、食肉、淫欲三件事為正常;以不喝酒、不食肉、不淫欲三件事為不正常。他們會開口障你的道、找你的麻煩,正為你的乾淨,在人世間太稀有--稀有的意思,就是你在五濁惡世中,屬於「少數派」;本於五濁惡世的多數暴力原則,他們會理直氣壯地來要求你「正常化」。

為了回應這類「正常暴力」,於是,你通常會給他一些當「不正常的少數派」的理由:五戒。菩薩戒。愛地球。保護動物。減少各類犯罪與酒駕肇事。不奢侈。省錢節儉。……在舉例與說明的過程種種,對方若因喝酒、食肉、淫欲三件事無法打動你而心生無明,發脾氣罵人是常有的人性反應。講不過、勸不動,甚至最後反咬你一口:「你在造口業!」

這類眾生是這樣的:

他明知你持戒,故意來明示暗示你要學他過淫欲生活,他自認為沒造口業。等到你正面回應,反勸他離欲清淨,他倒光火大罵你在造口業。他明知你吃素,故意來勸你吃肉,也自認為沒造口業。等到發現你發表一些愛地球環保蔬食的文章,他也火冒三丈,認為惹著了他,怪你對吃眾生肉的「正常行為」有意見。這類眾生明明不修行,開口閉口勸你學他殺、盜、淫,會拿佛學名相「造口業」三個字來應你,理由也不外是你講的話不中聽,違反他殺、盜、淫的習氣;他故意來惱害你、誘引你、誤導你,發現你不吃他那套,最後惱羞成怒。

這款踢館法,特別會踢一種人:單身、年輕、極少或沒有家庭顧慮、正在學佛、認真持戒、用功修行、有因緣出家的居士。或者,少數「表面上」看來很年輕的法師(人老了,沒有金錢與生育兩大功利價值能被世俗利用,通常非踢館對象)。這款好踢館的人,本身多是愛勸年輕人殺、盜、淫的老油條。這些老油條,殺、盜、淫過一生,眼神是濁的,心念也是濁的;看別人清淨,他心裏頭不舒服。世上有清淨的,就相對上突顯他不清淨;他千方百計要你學他墮落,正為他不想面對自己不清淨的事實--你做到的,他做不到。若把你搞墮落了,他就能證明人性全都一樣墮落,人類全是食色性也的動物,他也就不用為他的墮落而慚愧。他們口頭上用的形容詞,多半是「正常」。

「正常」是什麼呢?「正常」,一般來講,是指「大多數人都這樣」,不一定指「正確」或「正當」。以這種語意標準來講,在戰亂落後的國家,餓死與戰死可稱為「正常」;在不公不義的國家,貪污腐敗亦可稱為「正常」;在色情興隆的國家,妻女普遍從事不淨業養家活口為「正常」;在人權觀念嚴重落伍的國家,歧視各式各樣的人們,也叫做「正常」;在靠種毒品、賣毒品、進出口毒品以殘害眾生的沒良心國家,陷害眾生毒癮上身也是「正常」--例如,幾百年來以菸毒毒害無量子子孫孫的「菸草產業」,不也曾經一度被全人類視為「很正常」嗎?害死那麼多人的香菸,能說是「正常」嗎?

人世有許多惡行,都以「正常」的糖衣包裝。正因眾生性堅持「正常暴力」,六道有情中,能投生為人者,如佛陀手上一小捧沙;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假如要堅持現階段的「正常」,要死守殺、盜、淫三毒「很正常」,最後,恐怕也要有勇氣接受墮落三惡道的果報「很正常」……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