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3日 星期四

心的作用

色身疼痛得很,
心、意、識卻很有趣,翻出一些十分愉快的人生片段來「平衡」。

疼痛中,誦心經。藥力與大量昏沉中,妄心時不時展現一些極可愛的畫面;其中也有美國大松林中,林間小路旁,在一個祥和的早晨,站立在高大松樹下方,特意耍寶的小松鼠。他沒有在埋食物,也沒有在做其他的「日常鼠務」,更沒一溜煙上樹(大多數族鼠的反應)……路經樹下,我們距離很近。

他忽然開始原地打滾、翻、轉、……開始進行正面、背面、側面多元化耍寶。每耍寶一段要休息一下,他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我,確認他的耍寶被觀賞。一段。看看。再一段。看看。再來一段……我已從小笑、中笑、到開始笑彎了腰,他依然留在原地做出各種可愛的動作……

直到我不得不向他告別,要先上供水、上香,不能一直站著欣賞。

他是不是之前立在身旁,雙手拿著一支含苞未放的紅色朱瑾,邊看著我,邊啃玉米一樣左啃到右、右再啃到左的那一隻?這隻小松鼠習慣離我很近,很放心;他啃花苞的模樣是很可愛的,小小的手拿著花苞,用大暴牙啃著花。啃一啃,用純真的眼神望著你,多美味、多新鮮啊!

心、意、識很微妙。重傷臥床時,竟然盡現一些可愛的種子片段。色、受、想、行、識,一種空中出有的微妙平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