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謙,這一課

謙謙君子今何在?

「謙」這個重點教育目標,不論世間法或出世間法都極其注重。不過,想在華人社會學好這個法門,難度很高;不只實務技術上困難,連理論建構也難如登天:外謙內慢,表裏不一,民族之致命傷也。

例如,小小孩們雖一路被成人凌罵、貶低、嫌東嫌西,忍辱負重地長大:「好呆!好笨!沒路用!沒有用!沒前途!高不成低不就!不會賺錢!長這麼醜!長這麼差!考不上台大!考不上這個那個又不會升官發財!沒有加薪提拔!娶不到老婆!生不出考上名校考第一名的小孩!名下沒有不動產!活著沒名產、死了也沒遺產!一輩子沒出息!……」卻同時又極其矛盾地,在成長過程中目睹成人們死不認錯、傲慢無比:酗菸酒賭博淫色的,不會講對不起。外遇虐童毆妻的,也不會道歉。一天到晚亂發脾氣亂罵人的,也不會說幾句Sorry。常常講檯面話騙人的,更是臉不紅氣不喘。據說,連吸毒的人被抓上法庭也往往下巴抬高高,擺出這副死德性:「不然你想怎樣?你關啊!」

再例如,容我們做個生活小實驗。找幾位同鄉,談一談台灣有裏不夠好,哪些國家、外國人的做法、觀念等等值得我們學習效法,講沒幾句,對方三兩下就光火了:「你媚洋!你崇外!美國有什麼好?日本有什麼好?德國法國歐洲又有什麼好的?……我們中國人、我們漢民族、想當年……」接下來,還竟開口懷念起那種三妻四妾又裏小腳吸鴉片,或者連年戰亂魚肉鄉民、滿街娼館酒店驕奢淫佚的帝制時代--那種民女成百上千被逼入後宮共事一君的荒淫年代--你只好急忙說我要上廁所而告退。

再不然,換另一個生活小實驗。拿幾本英文或什麼文的書來翻翻,旁邊的人就要起煩惱,問東問西意見一大堆,還四處傳說你常常讀外國書,都沒在讀中文--簡直是雖活在地球上,關起門來「宅」在台灣就好了似。

小小孩的思考很直,不像成人九彎十八拐一堆心思。這就奇了--個人長期被罵得狗血淋頭、一無是處;這麼一個又一個被罵得沒存在價值的代代台灣小小孩們,一路長大成為社會集合體之後,加起來怎麼可能會多優秀?上一代代代罵下一代爛,幾千年一路罵下來,意思就是代代都很爛,加總成為一大爛集合--明明這麼爛,又不肯學別國的優點,真是有夠我慢啊!不是常常說做人要謙卑嗎?

這是很基本的數學題:一個「爛小孩」加一個「爛小孩」再加愈來愈多滿身缺點的「爛小孩」所組成的社會,當然是一個擺不上檯面的「爛團體」、「爛社會」,一大堆奇爛無比的個人加總起來,怎麼有可能會成為一個「處處比別國好、多麼有福報、美好到不用移民的國家」呢?當然要多跟其他國家好好虛心學習嘛。假如又要一天到晚硬講我們多好又多好、亂吹牛皮,好到不用學習他國之特長的話,那麼,平常一天到晚痛罵新生代多爛又多爛,難不成是罵假的?罵玩的?還是狠罵新生代才能突顯中生代、老生代本身的優越感?還是中生代、老生代本身成長過程的心理創傷,只能再透過惡意打罵下一代來扭曲、發洩、平衡?

外謙內慢,表裏不一,民族之致命傷也。傲慢的成人,通常很難教出謙虛的孩子。一群貢高我慢又拒絕學習的人,當然很難成就盛世強國。傲慢已經誤了我們幾千年,也曾令我們一敗塗地。謹恭請世界各國當我們的良師益友,感恩您們。從哪裏跌倒,請協助我們從哪裏爬起來。

畢竟,大多數台灣人是一路被打罵長大的。當初就算曾經有一絲半毫的自信心、自尊心、或存在必要感,也早就被一路打罵侮辱光了(有的小孩還考試考不好,被罵一罵傷心到去自殺呢)--要虛心承認自己很不好、很爛、很沒價值,十分有必要多多反省檢討,有必要向世界各國多多學習,理應不太困難吧?

個體降伏我慢很重要;規模降伏我慢更重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