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為什麼不想回來?

給始終無法理解的人:

因為台灣是一個對於隱私權、宗教自由、單身自由、生涯選擇極不尊重的小地方:一個過份情色、過份執著欲愛色愛關係的小地方。一個閒話家常形同互挖隱私與家庭私事的八卦地方。一個眼睛看見女性,腦袋就想到生育與床第,口頭就勸婚勸生、亂拉媒線;等結了婚,又出一大堆下劣配偶轉而外遇、嫖妓、劈腿、到處傳染性病的低級地方。十幾二十年來,一個樣。公領域的研議、分析、改良能力極弱,私領域的情色八卦卻超強。這樣的台灣民間,有一大堆會開口勸法師還俗、改宗的俗人,根本應付不完。

只要人住在這裏,人們看你外表「好像」很年輕,會勸還俗、勸生育。知道你的學歷的,會勸還俗、勸生育。明明知道你是法師,明明知道漢傳佛教法師本來就持戒,會勸還俗、勸生育。去看醫生,部分阿呆醫生會勸還俗、勸生育。走在路上,陌生老頭子會亂罵、勸還俗、勸生育。親人沒半個有護持出家眾的知見,明明知道你志在修行,會勸還俗、勸生育。連「號稱」學佛的人,若沒有出世知見,也會勸還俗、勸生育,講來講去就是「愛」或「香火」或「小孩」這類事情。

一般女性,談來談去不出婚戀家庭之流,話題多半無聊透頂。一般男性,分別你的色身性別,打探完年紀、學歷,講來講去不出勸你成家生子,彷彿女性的社會功能就僅此而已。講來講去就是勸你退墮回欲愛色愛生活,言談水平簡直類似拉皮條。當年,我知道回來就要應付台灣民間這種情色味濃厚的法界,卻不幸被硬逼回來。年復一年聽那些,聽到疲累到極點。回來幾年,早就數不清應付幾個了。

如果台灣人這麼沒善根,也沒關係。有很多別的國家很歡迎法師,有很多別國的國民會向法師請法,他們大談公領域社會議題、討論宗研所與國際局勢、分析政府政策與地方選情、討論佛經、宗教學、心理學、新聞、書、文化、語言、天氣、生活、工作、修行、素食、……,他們就是不會沒品到開口閉口勸還俗,更不會無聊到一天到晚干涉別人的私生活選擇--美國人只會請教你:「你是佛教徒嗎?你們都保持單身嗎?」有這兩個答案,他們就尊重你是宗教人士,談的話題中規中矩。

如果台灣人這麼不喜歡清淨的法師,尤其不喜歡女眾法師,又喜歡故意斷僧脈佛種、動不動老愛把「還俗」二字掛嘴上的話,請問法師是不是也可以移民,永遠離開這裏?這裏是不是留給俗人住,法師通通去海外常住、度外國人、讓別的國家成為佛教大國好了?別國國民可是十分期待能有大量法師去弘法;是台灣人自己不想要!

註:數據報表宣稱,台灣人有四分之一算佛教徒。也常常對外宣稱佛教為第一大教,信仰人口最多。然而,事實是民間有一大堆人連「勸法師破戒還俗的果報是下地獄」這麼基本的佛教常識都不知道--養出一堆亂開口勸破戒、勸行淫、勸還俗、勸成家、勸生育的人民,成天故意找年輕僧眾麻煩,言談水準下劣到簡直類似皮條客。

拿香拜拜與修行用功,層次相當不同--外道且先不論。不護僧脈者,根本不算「三寶弟子」,最多只是「二寶弟子」;甚至,若只是把佛像當神像、當上帝、當三太子來拜拜求中樂透,其他通通一問三不知,頂多只是「一寶弟子」。真正的佛弟子,在台灣,別說「人口四分之一」,恐怕連十分之一都不到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