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興盛

「台灣佛教很興盛。」

這句話,我曾經深信不疑。

直到後來發現一件事實:台灣在二三十年前,墮胎率之高,早已是全球有名的前面;二三十年之後,不但沒改善,還曾數年在十名內、前三名,也上過全球冠軍。實務上,寫嬰靈牌位的台灣女性,平均一人寫一至三個胎兒最常見。其他多則六個、十個、十二個胎兒等。這種牌位,寫的人很多;女性常要求要一對一私下寫,有時是為了每個胎兒的生父都不同,不願被丈夫、男朋友、其他家人、外人知道--男主角(們)通常不在寫牌位現場,也多半不知道,就被女方瞞一輩子。大部分男眾被媒體騙了,常常一廂情願以為風流的是男眾,女眾常常一大群在搶一個男眾--事實上,男眾之所以能邪淫度日,很簡單,是因為有大量的女眾也同樣以邪淫在配合;只是她們在重男輕女的社會裏長期十分低調,不像男眾習慣大方地高調誇耀罷了。

性氾濫、性隨便、性病、墮胎行為的風行,也是民間修行的指標之一。情色多,酒肉、毒品、暴力、黑錢也多。跨世代有高比例的胎兒可墮,墮到全球名列前矛,表示以全球視野來說,台灣民風相對上算是十分情色的。女性大量寫這類牌位,代表民間多淫亦多殺--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是無信仰、或信仰他教、或不寫牌位的女性。台灣人一點也不保守--檯面上講的話,和活生生的事實之間,出入很大。

「台灣佛教很興盛嗎?」

表面上的儀式排場與眾生生活的真相,兩相對照之下的結論,完全不一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