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為愛瘋狂

三角習題代價之大,有時會賠上一輩子

很多年以前,她忽然打了一通電話來。她說已經好多年住在家裏靠父母養;她說她大學沒畢業,又不停地為了幻聽幻覺而吃精神科的藥物,完全無法工作。她問:「如果……我叫家人出一筆錢,讓我住寺廟住一陣子,會不會好?多少錢都沒關係!……如果,如果……」

她在大學快畢業那年,除了常常與教授吵架,身體健康不好,還發生一件大學女生通常很難承受的事--她的高中同學,她最好的「好朋友」,趁她諸事不順之際,一把搶走了她的情人。她痛罵對方也沒用;對方硬是介入,不論誰罵她,都擺出一張無恥又無慚無愧的醜臉。這個橫刀奪愛的第三者,本來就是個道德良知很薄弱,自私自利,心機很重的女性;空有一點點文憑,卻沒有正常人該有的良心。而她的情人,又剛好也是個沒眼光又三心二意的人,就順勢變了心。(是否為損德之故?年復一年,第三者的容貌變得愈來愈醜惡,氣質更加粗俗下劣)

這種愛情關係十分醜惡--將人性裏黑暗與殘忍的三毒,通通一一放大了。她一受刺激,承受不住,大學沒辦法畢業,工作沒著落,又直直陷落進內心無底洞般的瘋狂,讓精神科的藥物成為人生的全部,父母像照顧小孩一樣照顧她的日用起居。「吃藥,會很遲鈍;可是不吃又不行……」她的父母只好年復一年,養著她,帶她就醫,照顧她--不然能如何?你說呢?

她只是忽然心血來潮,打了一通電話來提醒我,她曾經在那年,同時被情人與最要好的好朋友一起背叛。這一刺激,讓她一瘋就好幾年:大學文憑丟了,工作與職涯丟了,人生當掉了,一生成為父母的重擔。我靜靜聽她,直到她說累了要休息而掛電話。

當年心底有些話,一直想告訴她而不忍開口:

「妳當年交的是一個惡友,損友,沒有道德良知,人格修養很差,只有個人欲望。妳當年愛的是一個惡情人,惡伴侶,沒有情義,翻臉像翻書一樣,棄妳而去。那兩個人的人品道德與為人處世都很爛;雖然表面上有一點點世俗文憑,又如何呢?他們無德無義,極可能死墮三途,完全不值得妳為他們瘋狂,葬送一生啊!」

知識份子圈的愛情關係,也能這麼殘酷、傷害力這麼強。會讀書,不見得會做人。有學位,不見得有品味。具足知識、學識,不見得有道德常識。文憑與人生之間,學養與人格之間,向來是無法直接畫上等號的。有少數部分眾生,書讀多了,對戒德修養與做人態度就不屑一顧--若不巧遇上這類惡友、惡情人、惡知識,為近福避禍、少受惡知見薰染,趕快修遠離行吧。那種眾生,表面上專業文憑雖然很漂亮,現實人生卻死當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