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 星期四

手帕蝴蝶結:哭泣的台灣女兒們

別騙自己說:「台灣的女權,亞洲第一」
你不知道當台灣女兒的辛酸與眼淚
你從來都不知道台灣社會的淫魔有這麼多
要教台灣人「不邪淫」實在有夠難!

一個超級明星高中的女生,訴說過一段被某大學男學生強暴的經過。她以為,那個男眾在學運、社運圈走動,又讀大學,算「不錯」。於是,有一天,她邀他回家,也當家人的面介紹他。沒想到,當全家人都還在客廳時,他竟在她的房間裏施暴--只隔一道牆。她掉下淚來,說她反抗無效,求對方對方也置之不理;她從頭哭到尾,很痛卻又不敢哭出聲--因為,她的家人向來不疼她(考上超級明星高中也沒用,男尊女卑加上又生了一大堆小孩,就是不疼女兒),只會再惡意責罵她;而那個照理講應該被閹掉的男大學生也清楚這一點,犯行得逞。

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所洗腦出的男尊女卑家庭,女兒就在自宅、自己的房間被施暴,而且暴徒還算準了那群愚痴的家人不會守護他們的女兒,事後竟一臉從容沒事樣,向她的家人們笑笑地告別。一間會教出強暴犯學生的大學,實在不如關門。連讀一大堆書的知識份子都這樣,這個社會還有什麼希望?

假如你硬說兩個學生男女關係不確定的話,可稱為「約會強暴」,那個男大學生是個強暴犯。假如女學生只是把男學生當成學運、社運圈的普通朋友的話,不是「約會強暴」,那個男大學生依舊是個強暴犯。

一個讀二技四技之類學校的女生,手腕上綁著手帕蝴蝶結,訴說過一段被某公司男主管強暴的經過。她才十九歲,為了想插大,暑假到公司行號打工,希望存錢升學。那個男主管三十多歲了,利用身份權力與職場的方便,以及她初出社會,對於「有身份地位的男人」的一點好感與幻想,強暴了她。事後,她告知家人;家人則找男方到家裏談判。她苦笑說,男方太老練、社會經驗多、口才比她全家都好,一路講到家人反過來責怪她是她的錯--不但沒告男方,沒向男方索賠,還當男方的面指責她。

於是,一個也理當閹掉的主管強暴犯,又從容地走出受害女性的家,無事一身輕地踏回職場領他的高薪。一間會提拔出強暴犯主管的公司,實在不如強制歇業--讓它營業,豈非提供強暴處所以供暴徒長期使用嗎?連職場提拔出來的主管都這樣,這個社會還有什麼希望?

假如你硬說上司與下屬之間的男女關係不確定的話,可稱為「約會強暴」,那個男主管是個強暴犯。假如女下屬只是把男上司當成公司的普通主管、前輩的話,不是「約會強暴」,那個男主管依舊是個強暴犯。
 
那個午後,我問她:「妳割腕多久了?有沒有住院?」
她大吃一驚,反問:「你怎麼知道?」
她用一隻手壓著另一隻手腕上的手帕蝴蝶結。
一隻重重包圍、心結深打的大蝴蝶結,歇在她細白的手上。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我沒告訴你,你怎麼知道?」
 
我在她的臉上,看見很多、很多張其他台灣女性們的臉龐……
那些與她一樣,被施暴卻投訴無門的女性。
當然也有在台灣興盛的嫖妓行為裏,被賣入火坑的大量雛妓。
也有在舞廳夜夜灌酒賣身帶出場的舞小姐們。
以及故意露出乳溝與大半個乳房,站在路邊拉客的中老年非美女們。
更別忘記那些不出售只供短期包養的高級情婦女郎。
還有台灣大街小巷城市鄉村無數當地人都知道「做黑的」的地方。
 
(這表示,一個社會若男人生太多的話,偉人聖人沒出幾個,倒是會盛產淫魔與色狼)
 
然後她告訴我,的確企圖自殺,被家人發現而送醫急救、住院,而後再送回家。自殺了,人沒死,家人還是只會要求她要認命。這種「認命」作法,可以推論,在台灣社會上,色情狂被處理的實際比例並不高,事後也大量留在社會上行淫生育,把他們的淫魔基因順利傳了下去,以備讓下劣人口素質與犯罪傾向再多傳個幾世幾代,並同時保證台灣人口素質在一、兩世紀內大體上好不起來。
 
這是一個習慣自欺欺人的社會,也長期壓下大量性犯罪的案子。除了少數有被處理的性犯罪個案之外,檯面下有太多、太多受害人,由於台灣老舊的男尊女卑觀念、片面責怪性侵被害人的落伍作法等等,根本沒機會處理。而且,大部分的學校,甚至不太敢教性道德--尤其,很少正面、完整地與在學男性提及這部分--學校教育若失去防範性犯罪的道德制序維繫功能,要寄望台灣的家庭教育,更是痴人說夢了。
 
台灣的家庭教育往往是這樣:媽媽教女兒要小心色狼、小心晚上、小心一個人、小心男人、小心約會、小心交往、小心地點、小心穿太少、小心長太美、……爸爸則教兒子哪裏有八大行業可以見識當男人的滋味、哪裏有色情刊物、色情媒體、與色情用品可買、哪裏有妹可把可上可買……那是兩套完全在功能與目的上悖離的荒謬性教育--一邊教小女生自保、小心、縮小生活圈與活動空間,以在婚前努力保持聖女身份;一邊教小男生如何放蕩、淫佚、運用大量社會男性先輩們已開發啟用之色情管道,以儘快入境隨俗當一隻淫魔。

有這種形同「雙重人格」的性道德教育,社會上情色風化犯罪案當然一大堆。不但產生一大堆受辱受苦委屈放心頭、眼淚肚裏流的女眾,還有一大堆天真地以為「台灣的女權,亞洲第一」的無知男眾。教改當然也常常失敗--教改,再怎麼改,也教不動家長啊!教育才一從家庭開始,早就輸在了起跑點上!

後記:哪天等台灣人能夠做到「三年內在台灣境內不發生任何一件強暴案」時,我會考慮看看講什麼「台灣的女權,亞洲第一」是不是真心話。在那之前,先老實調查調查台灣社會上幾十年來總共累積了多少逍遙法外的強暴犯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