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第四集:秘密會議

雖說錢新聞在門外狂燒,小老百姓無不爭買搶看小小國眾佳麗美照,資訊烈焰卻被擋在會議室大門外。

門內氣氛是嚴肅的、凝重的、低調的,還帶點興師問罪的沒啥好聲好氣。

「我說,各位窮光蛋工會會長、各位長老,我那大兒子說,諸位早就知道了--知而不報,該當何罪?來人哪,拖下去斬了--」錢王才張口,就是開罵。

「報告錢王,您是八點檔連續劇看太多了吧?這這這什麼跟什麼?咱小小國民主法治,依賺錢比賽公正、公開、公平、公然推您第一名當王,程序透明,結果光明,還講什麼拖下去斬了咧……落伍了啦!」會長一號最老,馬上笑咪咪地應道。

「哎,大王子長大了,真快哪……老囉、老囉……」會長二號啜口茶,嘆了口氣。

「這大王子,長得像錢王當年一樣帥哪!時間過得真快啊……」會長三號又補充一句。

「真的?像我一樣帥啊?哪裏、哪裏……」錢王終於笑了。被誇兒子帥,為父心裏沒有不暗爽的,這是人性。

「這可不?那身高、神氣、動作、口氣,都像啊,像極了哪!」會長四號也插嘴道。

「喝!那為什麼找不到女人?你們給我老實招出來!」錢王畢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又板起臉言歸正傳,擺出一副兇狠精明的模樣,「全部給我講清楚,從一號開始!長老,到底怎麼回事?」

「啊……尊敬的錢王啊,話說,那年,辦完賺錢比賽以後,小小國國民都覺悟啦;這個,生男兒有用,生女兒沒用啊!後來,二三十年下來,沒人肯生女兒啊!」會長一號停頓了一下,又再接下去,「--我想想;對了,大家數學都很好,算一算都知道嘛。您想想,養大個兒子,只要會賺錢,要娶幾個老婆都行;比如說,您一年一年下來,我們就抓個大數字,假設有七千位錢夫人來講,平均一位夫人擁有七千之一個丈夫;反過來講,錢王您一人擁有七千個老婆,這樣,咱小小國的婚姻市場上的性別投資報酬率,男人比女人,多達四千九百萬倍!養女兒不是賠錢貨是什麼?咱小小國,向來不准一個女人公然占有好幾個丈夫,可是,一個男人只要有本事賺錢,要公開地或偷偷地娶幾個就有娶個嘛--大家又不是笨蛋,誰要生女兒呀?」

「你、你意思是說,以婚姻市場來講,男人遠遠比女人的效益高?問題是這下可好,搞到沒女嬰啦,二三十年後,我兒子半個女朋友也找不到,市占率變成零嘿!」錢王深鎖眉頭,歪著頭想。

「王啊,物極必反、物極必反喲……」會長五號忽然有感而發,喃喃自語道。

「……,換你說!」錢王邊思考,邊望向會長二號。

「啊,高貴的錢王,如果換成勞動市場來講,以前古老時代,大家都說男人要養家,女人嫁被養,就習慣好的學位、好的職位、好的工作、好的薪水、好的勞動條件、好的家產遺產等等都儘量分配給男人;最後,父母也學勢利了--生兒子,一來,能替家裏招媳婦;二來,兒子有本事的話,又能多招幾個女人;三來,兒子本身就賺得比女兒多,又替一家子增加勞動人口、提高家庭所得,連孫子的經濟收入也是祖父母在享用--父母哪個不精打細算?養兒防老,個個都為自己老年的經濟生活盤算,當然寧可生兒子嘛!養女兒,本來就賺得少,等嫁了人,不但人住夫家、替夫家勞動,薪水、財產、生活資源也通常歸給夫家,天下有哪個父母願意白白付出幾十年,養大女兒以後,再把她一生的勞動效益拱手送別人的?當然不生女兒嘛……我說英明的錢王,這個經濟效益分配體系的結構設計本身,就是對生兒子利多啊!」會長二號慢調斯理說完,喝口茶,靜靜看著錢王,下了結論:「天下有幾對父母肯當菩薩,養大女兒再嫁出去、一生服務付出都是替別人家啊?拒生女兒是很正常的人性反應嘛……別的不講,孫子也不會跟著媽媽、外祖父母的姓氏哇。」

「對生兒子有利的經濟結構嗎……」錢王的眉心皺成一團。他想起兒子衝著他大叫的表情:「都是你害的!哼!」

「也就是說,我們選擇重度偏坦男性的勞動市場利益分配模型,原本用意是想半鼓勵、半逼迫女性們大量走進家庭、生育、繁殖、一生從事無償家務勞動;沒想到,竟然造成大量父母拒絕生育女嬰的反應!誰都會算計,想想,生兒子有諸般好處,生個女兒做什麼?女兒不婚,賺輸人家;女兒結婚,賺的都給人家--」會長六號也適時地加上他長期觀察的心得。

「為什麼非要用經濟成果分配,用金錢結構來逼女人走入家庭?這是不是表示,假如沒有這個,沒有金錢誘因的話,男人『本身』對女人來講,其實沒什麼太大的吸引力?」會長七號忽然拋出一個怪問題。

「如果,長老您是個女人,是個有錢的女人,您嫁不嫁?」錢王也忽然反問道。

「我?我當然不嫁!看我家我媽、我祖母、我曾祖母、曾曾祖母……操勞一輩子,除了兒女感恩她們,在史書、家譜上連半點書寫、紀念、功德都沒有。有的呢,連個名字也沒有,就光用夫姓掛個某氏、某氏的,雖說是活了一輩子生兒育女,最後人類歷史對她什麼都不記得,白忙一場!幸好我是個男人;當會長的,史書寫個會長;就算沒出息,史書也會寫個某某組員、某某工人、某某職員,至少有名有姓!」會長七號輕鬆地講,這很好理解,秘密會議現場個個都是男人。

「的確有不少女人寫文章說,她一輩子裏覺得最受人群尊敬的時刻,就是在懷孕後期頂個大肚子走在路上,到坐月子被丈夫服侍那幾個月期間--過了那段黃金時段,就被打回原形,成為一個性別次等、不重要的生命體……」錢王回想著。他知道,他有好幾個老婆閒時也寫書出書,她們也寫過類似的句子。當一個男人,的確一輩子都可以覺得自己很重要,對社會、對人群很重要,不是人類當中的次級品或瑕疪品。

「還有,就算有少數幾個會讀書、聰明、有思想的女人,其實對社會用處也不大。通常,權或錢都還是在掌握我們長老手裏。我們哪,就重用少數幾個學歷文憑或工作資歷不錯的女人、提拔提拔、加薪加薪;再利用她們,來向其他比較不讀書、不聰明的女人灌輸那樣的觀念:搞女權的都是壞女人、偏激份子、心理變態、製造問題、不懂得與男人和平共處--所以,花一點小錢買通少數女性菁英的心,就可以讓大部分平凡女人保持安於現狀,停止思考性別平權做太差的事實,也停止替不平權爭取平權,就讓一大群女人自己去窩裏反!只要長期讓本來就沒什麼社會資源的笨女人,群起反過來攻擊、貶低、污名化會替她們爭福利、爭投票權、爭同工同酬、爭教育資源、爭人生自主性的女人,內部消耗消耗,就沒力氣再來一起跟我們男人爭什麼有的沒的權了嘛!」會長三號十分得意地講了一段,這麼聰明的辦法,當年正是他提出來的。女人嘛,就個個送去嫁人生小孩就好,沒事跟男人爭什麼社會成就做什麼?

「所以,你意思是說,順便壓抑女人的聰明和成就?好讓笨女人傳笨基因給下一代?」會長七號反詰。他不太高興;以他家族內女性比例遠高於男性比例來講,聽這些性別權謀論,心理上並不是很舒服--「你自己不也是媽媽生的嗎?你喜歡被一個沒思想、沒成就、沒才能、沒生存價值的媽媽生下來嗎?」

「女人如果這麼不好、這麼低等、處處比男人差的話,我們男人這麼執著女人,人生要是沒女人就痛不欲生,想方設法逼婚、催婚、求婚、勸婚……這又是為了什麼?男人為什麼這麼愛結婚又死不承認?明明沒結婚會死的通常是男人,不是嗎?」會長八號偏著頭、開始自言自語。

「什麼話?當女人多好!不用上班、不用被老闆壓搾、也不用過勞死,就在家陪小孩、收薪水袋、睡到自然醒、醒來去大採購、再回頭逼丈夫拼命賺錢來花--我還寧可我是個女人,要我一定嫁!」會長九號表達了不同意見。

「嘿嘿,嫁給我嗎?」錢王難得從一大堆財務報表、會計帳目、待批簽呈、財經政策、人事議案、……諸多國家錢大事裏休息休息,聽聽這些有的沒的,忽然也覺得有點意思。話才講完,會長九號當場臉紅了。

「報告錢王,總之,性別文化如此這般發展,不論古書也好、新知也好,民間多半也很會往男性比女性高級的方向來詮釋,把女權份子、平權份子、工運份子、學運份子一起妖魔化。反正,大家普遍接受女性較不利、較差、較低等,慢慢的當父母的人就不肯生女嬰了啦。生出來長大,頂多是被比美、比三圍、比外貌、比愛情婚姻、比生育懷孕而已;萬一好死不死生個長得不美的不就賠死?除了美和生育,女兒有什麼用?美也會老,生又是生給夫家,有什麼用?」會長四號一向對文化剖析有濃厚興趣,他其實覺得,文化無非是種大幻術--假設女人都這麼爛好了。問題是,事實上,天下有哪個人不是女人生的?要你承認你的親生母親是低等人種,你本人就是被次級人類生來這個人世的,你肯是不肯?女人很差、很業障、很低等,人人出世的源頭不就是很差、很業障、很低等?這算是人類集體的自我厭惡心理嗎?

「這麼說,二三十年下來,總還是有人不小心生下女嬰的吧?找出來,調查出來,找幾個年紀相當的,發錢讓她們免費上大學、上研究所,當我兒子的同學嘛,那不簡單?」錢王忽然覺得這件事很不可思議--他一個人坐享七千多個老婆,外面民間竟然死都不肯生女兒,而且還理由充分,講得頭頭是道哩。人生真是充滿矛盾啊;還是,人算不如天算?

(待續)

當天錢語錄:如果你深覺女人不好,祝福你心想事成,住在一個完全沒有女人存在的世界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