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鬼物語 Ghost Story

鬼,究竟是怎麼樣出世的?化生在曠野的他笑一笑,這麼回答:「想當鬼嗎?你也可以──只要你想要的話!」

身為一個大力鬼,他能輕易釋放比化學武器更厲害億兆倍以上的毒氣,鎮日殺人如麻、靠吃完全不沾醬油芥茉、百分之百的天然生人片過活。這個,算是當上鬼的副作用。他天生食欲旺盛,為吃人而殺人;恐怖到人類為了怕絕種,推派代表來求情:「鬼王,您這生人片,一下子殺多了,又沒冰箱貨櫃的,要是發臭、發爛的話多浪費──不如這樣,我們村民每天估算好鬼王特餐的食量,除了一般的牛肉、馬肉以外,每天固定公開、公正、公平地全民抽籤,公推一個中獎的,把他活體屠宰來當七星級上流主菜,好不好?小的斗膽建議,鬼王意下如何?」

他抬了頭,鬼眼一瞪,心底明白他的的確確沒有管理人肉物流的天份。後頭倉庫裏一大堆人肉屍材,還來不及成為上等人肉料理,早就過期臭爛光了,還要額外白費氣力當垃圾回收,拖去人屍掩埋場。話說那整群人屍,等於是通通白死一場。連成為鬼食的基本功能都沒達到,只為不符合上上等人肉片的品管規格,三兩下又直接從屍體變成資源回收去了。身為鬼王,對於殺食人肉,或者邊殺邊吃邊浪費邊當垃圾這回事,他心裏向來沒有半絲愧疚──人狠心虐殺其他動物而食,從來沒愧疚過;鬼殺食人更是理所當然,同理可證,愧疚個什麼?

「他們活該。」鬼恨恨地想:「絕不原諒!」

鬼有鬼通。這個,又算是當上鬼的另一項副作用。這使他成為宿世記憶之囚,無處可躲。他清楚地記得上輩子的他曾經是個人類。當時的他力大無窮,人皆號之為大力士。在國土不安、群盜作賊的黑暗年代,國王通告天下「誰能調伏那群盜賊,重重有賞」時,不就是他自告奮勇、一馬當先,率先完成王命的嗎?國王依言封賞,特定為他建造了一座大城市。大城市聚集的人口愈來愈多,慢慢地成為一個大國。

大國的百姓們想來想去,覺得有今天的場面,都是大力士的功勞,理當報恩。問題是要怎麼報?一起開了幾場會之後,百姓集體來到大力士的豪宅,這麼說道:「我們決議,以後只要有人娶新娘子,一定會先把新娘子奉上力士您大人享用;一來,希望能生下遺傳到您的優點的上等下一代;二來,聊表我們大家報恩的心意!」大力士一聽,初初並不是很願意:「女色?何必?我對社會付出,並不是為了這種目的──」可是,這群愚昧的頑民,素日把女人當玩具或生育工具似的隨意擺佈慣了,竟固執地再三苦勸,要他務必接受。大力士沒辦法,最後也只好同意了。

歷史上,不論是東方或西方,都有男眾會白癡到把女眾的初夜權當成可支配的商品或物品。有時是出於當權者野獸化的淫欲與邪心;有時像這種情況,則是出於百姓共同的愚蠢與歧視。就這樣,這個大國的百姓們,開始常常主動將準備當新娘的女人進貢給大力士。而且,他們還一致公認,女性成為男性的性玩物是天經地義、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雖然是個人口數量極多的大國,可惜人口素質不高,十分落後。國民欲心熾盛,無有智慧,竟然任憑家家戶戶的待嫁女子(所謂下一代的母親)成對於大力士例行性招待的人體道具;而且,這類對於女眾的性玩具化、性道具化、性手段化的作法,還是整群男眾公認及默認,天天實踐的性別文化。不過,國家落後,國民身理、心理素質都不高,也是沒辦法的事。

這種隨便被別人當玩物般、公開送來送去性招待的賤女人生,讓其中一個女人十分不滿。有一天,她故意在大庭廣眾之下,全身赤裸,站著撒尿。其他百姓一看,罵聲連連:「妳真是不要臉!一個女人,怎麼可以當眾脫光、站著小便?」她眉毛一挑:「同樣都是女人,脫光站在你們這群女人面前小便,有哪裏可恥?我們哪,全國上下個個都是女人;只有那個大力士算是個男人吧?要是在他面前,我還有點不好意思;換做是你們,有什麼好害羞的?」這群男人被這番激將法一激,流言馬上就傳開了:「那個女人講的話,有道理!」

當所有女眾的初夜權都集中在同一個有權有勢的男眾手上時,其他的男眾豈止是形同女眾?坦白來講,簡直就像活屎人吧?同一群愚昧的頑民,當場圍觀一個公然撒尿的女眾之後,忽然集體有所領悟:只要同族女眾的處境下劣到只剩床第功能,就等於承認全族男眾都是無能又卑微的。女眾的社會處境,是男眾的人格水準最直截了當的指標。

「女人有什麼了不起?」回顧到這一段,鬼苦笑者想:「對身為鬼王的我來講,不就只是人肉而已?」

人心反覆無常,民意也一樣。大國百姓又像先前一樣,照例聚眾開會,飲酒食肉。等到醉得一塌糊塗,再一起團團包圍住大力士的豪宅,放火燒屋。大力士嚇了一跳,反問:「你們為什麼這樣對我?」醉醺醺的百姓,這下又爭先恐後搶答:「我們的女人出嫁以後,非要先來你家過夜不可;平平都是男人,我們忍不下這口氣,今天決定非把你燒死不可,你自己要有覺悟!」「什麼?為了她們?」大力士一聽心裏就有氣:「當初我本來就不願意,難道不是你們苦苦相逼,硬要我接受的?怎麼現在又把帳算到我頭上?」

這畢竟本來就是一群會把自族女眾當玩物、又把玩弄女色的淫性誤當成男性特質的愚蠢男眾,講道理根本沒用。這群百姓,把當初口口聲聲掛嘴邊的「報恩」忘得乾乾淨淨,將大力士困在屋內,活活燒死。在極度痛苦之下,臨終的大力士滿心怨恨地發下毒誓:「以我三天以前,供養羅漢尊者舍利弗、目連的功德因緣,回向我再次投生在這片曠野當中,轉世為大力鬼,把這群女色相逼在前、忘恩負義在後的小老百姓,通通全部消滅掉!」

鬼,究竟是怎麼樣出世的?

化生在曠野的他收起笑容,這麼回答:「是心作鬼。用鬼心,成鬼形,受鬼身。」

大力鬼勉強答應了人類的建議。總之,仇是要報的。反正一個輪一個慢慢吃,總有一天會把人類吃光,不急。人類畢竟是種心理上十分微妙的生物──平常日日煮食屍肉餵自己的親生小孩,父母對生死通常沒什麼感覺;不過等到自己的獨生子抽到籤,明天就要成為生人片主菜食材,送去大力鬼那裏下鬼肚時,就很有感覺了。村裏這次一抽抽中一個小男生,他的爸爸不但心不甘、情不願,而且心痛得不得了,便在心裏起心動念向佛陀祈求。

就這樣,佛陀獨自走向曠野,步入大力鬼的鬼宅內。鬼一見佛,瞋心大起,破口大罵:「沙門,滾出去!」一罵,佛陀就順他的意思出去。等到鬼走回鬼宅,佛陀又馬上跟著踏進門內。雙方一來一往到第四遍,大力鬼火上加火:「再不滾出去,我作法讓你發狂,捉住你的脚,丟到恒河裏去!」佛陀平靜地回答道:「這世間上,我從沒見過任何天神、魔鬼、梵天有本事這樣做的。」

大力鬼忽然想起了什麼。畢竟,當鬼的很多都當過人。反之,當人的也有不少當過鬼;鬼頭鬼腦,鬼聲鬼氣。人鬼果真殊途?抑或同歸六道輪迴?

「那麼,請佛陀回答我四個問題:第一、誰能渡急流?第二、誰能渡大海?第三、誰能捨諸苦?第四、誰能得清淨?」佛馬上回答:「信能渡駛流,不放逸者能渡大海,精進能捨苦,智慧能得清淨。」聽完佛陀說法後,大力鬼自動歸依佛陀,成為佛弟子,把村民剛剛送來的小男生,往佛陀的鉢中一放,決定不吃了。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女性的社會處境是不是男性的人生之鏡?
二、鬼道的生存處境是不是人世的生死之鏡?
三、畜牲道受制於人、受殺受食的苦報,是不是眾生的輪迴之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