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寫出定力?寫到破功?

你說的對,考試的確非常辛苦

一般考試,考個幾次,痛苦也好,苦中作樂也好,這輩子好歹都會解決。不過,有另一種考試,常常會當掉;當掉時也往往只有自己知道。這種考試,不但這輩子會當掉無數次,還要一輩子又一輩子重修,而且大大小小考驗不斷。這種考試,考「定力」--

你當下正專心致志於佛陀與阿難過去生當王室父子的故事。你正寫到王子想報殺父之仇,他年輕的眉心流露出殺氣,劍光理應銳利,到底是該殺或不該殺,到底仇是報是不報,那內心天人交戰又生死一瞬間的緊張時刻--忽然,窗外竟殺進陣陣:

「豬---血糕!豬---血糕!……豬---血糕!豬----」(女腔拉音台語慢版)

你的心,馬上從悲壯史詩般的古代場景裏震醒,一邊強忍大爆笑,一邊覺照到你又不幸再度「破功」。當然,書寫一篇這麼有家國情懷、父子恩義、君臣倫理、因果道理、慈悲心量的史詩型大悲劇時,聲塵突然超大聲地插播起豬血糕廣告是非常不適宜的。耳根這種業報,二十四小時無法關機,管他有聲無聲,聞性不失……

修行文學,無定則不成。修行人生,缺定則不辦。定力閃神,那王子復仇的劍高舉到半空中,揮到半路落下來會活生生化成一支香噴噴的豬---不不,紫---菜糕!純素的紫---菜糕!

(這王子,劍光落下時好歹還化成一支什麼糕……若八識田種子一翻,當下化成一隻豬寶寶的話,你想,這一篇大概爆笑三天也寫不完,從此完全無法悲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