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語言,太濫用的語言

原本夏夜是美好的,涼風也好,星空也好,休息的人群也好。

不過,卻有這麼一個台灣男子,有年紀的,有情緒的,又有肺活量的,用力打碎世界的美好。他用相當難聽的聲音,心情十分惡劣地當街連珠炮大吼整串經典台罵。為免您不了解「台罵」何所指(且不論口業等諸多佛學名相),以下是對他的下流語言嚴肅又悲哀的機械式符碼拆解:

「(我要)強暴你的母親!(我想)強暴你的母親!你這個臭器官!……(插播責怪對方多管閒事)……(我)強暴你的母親的臭器官、(我)強暴你的母親的臭器官、(我)強暴你的母親臭器官、你這個臭器官!臭-器-官-」這就是三字經的意義;一點也不高尚、不文雅、不文明、不正派、不正常,對不對?寫成句子,有句型與正式用語之後,它的意義說穿了不過就是這樣。假如不是用三字經的語言形式表達,而是回歸句型用語的話,那個當街亂罵的男眾可能會被當成潛在危險逆倫重刑犯吧?

這麼一個台灣男子,大聲亂叫給整條街的人們洗耳恭聽;讓大家反省,畢竟我們同樣身為一個在語言使用美學上十分低等的未開化族群。是的,下流又充滿性別歧視,他以短短幾個字重覆再現人類的獸性強暴文化。他花了幾分鐘侮辱台語、抽象的女人、倒楣生下這種下流兒子的母親、以及與他同住在這片土地上的所有女性;當然,更完全百分之百侮辱了他自己。是誰?是誰?到底是誰生下這麼一個向全街狂吼強暴文化的兒子--誰生了這種會當街大聲惡口重製人類的惡質強暴文化,又不懂得別製造公害噪音的兒子?誰生了這個公然向世人宣告他想強暴別人的母親的低劣男眾?誰生了這個瞧不起「母親」這個身份的男眾?到底是誰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不幸、災難、惡事、羞辱、醜聞、危機……之後才生下他的?



註:

一般而言,男性向來不曾在文化上集體被這類濫用性語言大量、頻繁、敵意地指涉;通常人在經驗外、也在狀況外。不可避免的,本身既然向來沒嘗過被此等惡質語言在文化上、語言上、性別上、關係上歧視性羞辱的滋味,令部分執迷不悟的男眾更加容易正面肯定充滿強暴暗示(說得這麼白,大概也不該算是暗示)的台罵,或者各國類似邪罵。有的說「很親切」,有的說「是文化」,有的說「只是話」,有的說「反正其他國家也有在罵,不是只有我們嘛……」有的還反問:「你不覺得很有台灣味?」有的拼命合理化台罵的理由更荒唐:「又不是台語才在罵,國語也有啊。」部分男眾在彼此開台罵時,還心情極好,眉飛色舞,有說有笑,打打鬧鬧有來有往地當成笑話。這是個集體把人類強暴文化當成口頭禪式笑料來散播的族群:男眾。而且,有部分男眾很努力、很努力地找各種理由,想勸女眾接受或「喜歡上」台罵--事實上,也的確有台灣女性接受也「喜歡上」台罵,只不過改了一下,把主詞換成了別人的爸爸……

每句台罵,都讓我思考著:「哎,你的母親生你來世間擾害眾人,真是個百分之百的錯誤。她千錯萬錯就錯在不該把你生下來……懷你、生你、養你,結果任憑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地羞辱、輕視、敵視她懷胎受孕再生下你的過程,何必呢?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怎麼出生的?你是在女人的子宮裏長大,從女人的產道出世的。難道,你這麼痛恨你的生命起源,足以痛恨到詛咒全體女性嗎?你在潛意識上如此厭惡你的出生,厭惡到不惜處處詛咒「母親」這個身份嗎?還是,以台罵過人生的每一天的你,內心深處其實恨透了把你生來世間的母親?」

夏夜原本可以是美好的,人的誕生,原本也可以不那麼「台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