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人魚逃亡記

人魚男住在海洋裏,受夠了人類製造的大量污染與垃圾。他知道,人魚族數量會大減,並不是族裏頭故意不生小人魚,而是海洋環境太惡劣,生存太艱難。

人魚男覺得奇怪;他們痛苦得不得了,人類怎麼毫無知覺?於是,他努力地游向岸邊,觀察、探聽,希望找到答案。幾年之後,他終於明白:要人類收手停止製造海洋污染,不可能。要人類放手停止補殺水族,不可能。要人類撤手放他們人魚族一條生路,更不可能。

想活下去,想出離苦海汪洋,就是上岸,成為人類。

人魚男心意已決,找到人魚巫師,捨離人魚身,換上人身,上岸了。不過,上岸之後,雖然脫離了人魚族的苦難,有一件重要的事,人魚巫師卻忘記告訴他:人魚雖然用古老魔術轉蛻人身,可是,有一件事改變不了;從人魚轉變而成的人,還是必須吃來自人魚族的海洋食物,才能存活。

面對現實,人魚男(現在是人男了,換個主詞如何?),不,人男,只好日日回到岸邊,呼喚還在海裏受人魚族苦難的人魚同胞,從他們身上獲得來自人魚族的海洋食物。有的人魚羨慕他,有的人魚嫉妒他。羨慕的人魚問:「教教我們吧?怎樣也可以變成人,上岸?海洋污染這麼嚴重,好痛苦啊。」嫉妒的人魚問:「變成人又怎麼樣?了不起?如果我們不給你吃的,你還不是會死?到時你就會被逼回我們人魚族了吧?」

人男為了安撫眾人魚,常常出言安慰:「你們當人魚也很好啊……也很幸福啊……不一定要學我變成人,留在海裏,多生點小人魚,誰說人魚一定要變成人類才會幸福?」於是,聽他稱讚當人魚是好事,大部分的人魚都很高興,就天天送海洋的食物來給他,聽他用美麗的語言稱讚海洋,讚美海洋的好,讚賞人魚家族的優良,也讚嘆多生小人魚是多麼美好的事。

不過,有一天,有一隻非常小的小人魚,忽然有個很大的疑問:「如果,你真的相信你所說的話,為什麼當初你會決定褪去人魚身,換成人型?假如,你真的覺得當人魚很好,生小人魚也很好,為什麼你自己不肯回來,重新當人魚男,找人魚女一起生小人魚?你明明覺得上岸當人類才好,死也不願意重拾人魚的身份,過人魚的海洋生活,學我們繁殖小人魚;又何必口口聲聲騙我們說我們是幸福的……其實,你只是希望哄我們高興,天天送海洋的食物給你吃吧?你告訴我們的並不是真心話。你說的話,和你本身的選擇是完全相反的……」

人男默然。一隻逃亡的人魚,能說什麼?為了永遠離開惡劣的海洋環境,他選擇當人;不過,人魚族的出身,像張看不見的網,依然限制著他;他無法吃人類的食物過活,只能依賴來自人魚同胞的海洋食物生存。假如他誠實地這麼說:「來吧,變成人吧。離開污染的大海,別當人魚了……」那麼,絕大多數的人魚,尤其是對變成人類完全沒興趣或心存疑慮的人魚,會討厭他、排斥他、疏遠他。他的矛盾,他不是不知道;要是真的心口如一,他真的相信「當人魚也很好」,他又何必千辛萬苦找到人魚巫師,用魔術將他改成人類的身軀呢?他又怎麼會堅持著人類的身份,不肯回頭當一隻人魚呢?

人男的話,是說給會一生活在海洋裏,到死也不會上岸化身成人,無法理解當人類是什麼處境的人魚們聽的。他知道,他們根本離不開海洋。與其誠實告訴他們,當人類能脫離海洋污染,活在相對上乾淨的土地上,讓他們察覺到海洋生活的痛苦而不快樂,不如就說點安撫人魚心的話,讓他們直到痛苦地死在海床上為止,都活在「當人魚也很好」的幻覺裏,過一輩子。安撫的話,通常都不會是誠實的話,有技巧,也有包裝。

人男沒有回答。人男想:「小人魚,等你有一天也選擇當人類時,你就會懂了……」

小人魚也沒有再發問。小人魚想:「何不誠實、明白、直接告訴我,用什麼方法才能跟你一樣,也脫離被污染的海洋,上岸當人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