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鬼妻 Ghost Wife

十六歲那年,他喜歡上佛經,深信佛法的道理,日日薰法,念頭清淨。因此,當雙親想強迫他娶妻時,年輕的他就悵然了:「世間最大的妖禍,就是色。從淫色開始,淪喪道德。我要是不逃,淫色就要像惡狼一樣,吞噬掉我的一生。」他遠走他鄉,來到異國,開始工作養活自己。

在異國平靜生活五年之後,有一天,老闆忽然開口問他:「五年下來,我仔細觀察你的品行,非常中意。小子,我只有一個養女,把她嫁給你,你來繼承我家,如何?」是這個養女吸引了他?還是老闆的家產吸引了他?他也分不清楚。總之,他的心迷惑了。迷惑,也就接受了。

婚後不久,有一天,他又忽然憶起年輕時熟讀的佛經:「佛開示,色為烈火,人為飛蛾。飛蛾撲火,只為貪火光之色,直到活活燒死也不遠離。一個男人,是愛女色享樂也好,是貪女方家產也好,都像飛蛾撲火。這個老闆想用色火燒我慧命,用財餌釣我法身,用家穢來淪喪我的清淨之德啊……」

這一覺悟,他就趁夜半時出走了。獨行百里之後,他準備客宿旅店。店員質問:「喂,你是誰啊?」他回答:「我是來投宿的客人。」店員引他進門後,接待的店東是個婦人,長相非常酷似他的太太。相處沒幾天,他又迷惑了;這一迷惑,住下來又是十年。十年過後,他又忽然警覺:「淫,不就像是毒蟲,殘身危命嗎?我辛辛苦苦離家,已經敗在色欲上一次。夜半出走,這會又敗了一次,一荒廢又十年。我這個人業障怎麼這麼重啊?」如大夢初醒的他,又連夜逃離這家旅店,暗暗發誓:「這種表面上經營住宿,實際上以女色迷惑人心的旅店,我再也不要留宿了!」

他咬緊牙關趕路,星月滿天,遠遠地又看到一棟華屋。他覺性現前,故意迴避,在草堆裏前進,卻還是被守門的雇工發現了,向他喝道:「是誰?半夜在外面走動?」他無奈,只好應聲:「我只是路過,要往前走而已……」「不准動!禁止向前!」 雇工大叫。

正當兩個男人僵持不下時,華屋裏頭卻有幽怨的女聲卻傳了出來:「我無量世以來,都發誓要當你的太太,你就留下來吧?」他冷汗直流,心臟猛跳:「這淫欲之根難拔,竟然這麼厲害?從前跟她結下這種淫欲緣份,她竟然連墮入鬼道當了女鬼,都不肯放過我……」一轉念,他心意已決。這一生,他一定要將這場不清淨的染緣,做個了斷。

「我想要的,是以無常、苦、空、無我的禪定,消滅三界諸穢。有什麼垢染不能滅除的?」他一心起正念,鬼妻瞬間就消失,華屋、僕人都不見了,只有他一個人駐立在星空下。 與女鬼的宿障既已了斷,他頭也不回地出家,從此成為修行人。


原典出處:《六度集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