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小王子 The Prince

國王只有這一個寶貝獨生子,疼愛有加。為了青春年少的小王子,他盡其所能打造出優良的生活環境:

王子專用殿有三座之多,按春夏冬三季設計。每一殿各安置五百名才貌兼優的藝人,個個都用她的特殊才華來娛樂小王子。殿前果林芳美、浴池清淨、花鳥怡然。為守護這心肝寶貝小王子,忠臣衛士們同心協力天天巡邏,還附設鳥警,一有狀況就高聲鳴叫。

小王子十七歲時,博通諸經,力大無窮,一個人可以輕鬆處理六十頭巨象。國王依早婚的民族慣例,替他物色一個絕美的女子為王妃。到了十九歲那年,已婚的小王子一如過往,日日與五百名藝人在殿堂內娛樂。

那晚,五百名藝人實在太勞累了。還沒等小王子回房休息,他們就忍不住全體睡著了。五百個人睡得死死的,就像五百個死人。小王子在月光下瞪大了雙眼,注視這片他活了十九年沒看過的場面。為了他貴為王子,人生有許多真相都被刻意從他的生活經驗裏抽掉了。

與其說是像死人,不如說更像木頭人。竹節般空洞的身體,手腳垂落於地;鼻涕、眼淚、殘酒到處流。口水靜靜在臉頰上乾了,還留下半透明半黏糊的口水印。有的頭頂著樂器,有的東倒七歪;華服美裝、珠寶瓔珞、文繡御衣,就像穿在屍體上,一地狼籍。

這場景,小王子注視著,觀察著,良久無語。他望向這群與他日夜共處的人們。他回首在美好假相裏度過的十九年人生。他睜大雙眼,打開了心眼。

默回房的他站在床頭,看著熟睡中的妻。結婚兩年,人人稱讚美貌天下無雙的妻。美麗嗎?他問自己。哪裏是美的?頭髮?骨架?牙齒?手指頭?還是指甲?是皮膚?肌肉?膿水?經血?骨髓?腦汁?還是筋脈?內臟?大小腸?胃袋?還是眼眶?又或者是她的臀部日日排放的大便與小便?還是她二十四小時沒停過的口水與鼻水?骨架子撐著,血肉包圍著,人們定義的「美」究竟在哪裏?

美在哪?

他久久站立,忽然想吐。華服薰香,重重包裏著她的血肉之身;一個掩蓋著大便與小便,一個裝著大小血管、有經血也有糞水的人體。人自由選擇你想看見的;自由決定你想觀見的。一具又一具表裏不一的人體,好虛幻啊。活著,必死。活著,非要睡覺不可。睡眠中的活人,與斷氣的死屍,真是相似。

小王子忽然對妻完全失去了興趣,失去了愛的幻覺;久久入觀,也久久入定。

夜深了,星空下的宮殿,透出陣陣涼意。天人們知道小王子已漸漸自人間迷夢當中覺醒,合掌作禮。小王子見諸天人來聚,便說道:「淫泆最惡,令人狂醉。謗正歎邪,以冥為明。是故,諸佛辟支佛阿羅漢,不譽為善。當疾遠之。」言畢,小王子喚來車夫備馬,心無眷戀,就此出城。


原典出處:《六度集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