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6日 星期六

粉紅色的裙子?忍! Something About A Pink Skirt

這是個堪忍世界。

很多刻版、僵硬、軍事化、規格化、生產線化的文化框架,套著人們,縳心纏身一生。

吵「性別平等教育」吵這麼久,吵不出所以然,一方面也是牢牢的文化框架已經綁人綁多了、綁久了。既有文化模式綁上身,能綁到習慣被綁著的人們覺得,應該用同樣的方法把新生代孩子們也一路綁大,就像當年一路被綁大的自己。那是一種期待:期待綁著自心的文化框架在自己往生以前,能再度牢牢綁住新生代小小孩;期待他們也被綁大;期待他們綁大了再原封不動地綁他們的下一代;期待自己往生之後,下一代能有一模一樣的文化困局與糾纏--期待自己習慣的文化元素能複製、重製、盜版、移植、投射到小小孩們身上。「孩子,我被綁,我也要你跟我一樣被綁!被綁著是多美好的事呢。」

就像一條粉紅色的裙子。

一條粉紅色的裙子,玩耍不方便、活動不實用、綁手綁腳不自在、穿上後很容易受蚊蟲攻擊變成紅豆冰腿,放在黃種人膚色上又非常古怪可笑;可是,「文化」卻教會一大票父母相信:「啊,小女生愛粉紅色,小男生愛藍色,那才正常!」小女生覺得粉紅色醜死了;藍色像天空,多美、多純淨、多開闊啊……偏偏打死不給穿藍的。小女生覺得泥土色、瓦色、咖啡色、墨綠色、銀色、紫色多麼沉靜、有穩定度與質感,就適合穿著四處跑跳或坐著讀書,偏偏就說那些全部不適合小孩,什麼「太成熟」之類。小女生從被強迫穿一條醜得要死的粉紅色裙子開始,學會對人生忍耐。

很多性別框架本來就莫名其妙,無視小孩子的人權與品味。

人被綁久,綁成習慣,綁到覺得被綁很正常、很愉悅、很值得推廣或強加在下一代身上,是因為文化框架的長期共業已經薰修出習氣了。習氣一重,成人兩隻大耳朵一塞,就算小女生回應:「我不喜歡粉紅色的裙子,醜死了!」講一百遍、一千遍都聽不懂、假裝聽不到,只會一哄、再哄、三哄:「女生不就是喜歡粉紅色嘛……女生就是該穿裙子才可愛啊……妳是女生啊……」結果,集體得了「文化重聽症」--眼前一個活跳跳、活生生的小女生都已經在抗議,她覺得那條粉紅小裙實在醜得要死,她不想穿,她不要穿,逼她穿她就起煩惱,以一個活生生的小孩之資,身證「文化偏見不等於人生事實」時,整群成人依然沒有覺悟。成人還是自我催眠地重播著「女生就是如何如何如何」的性別教條。諸多欠缺科學態度的文化歧見,能讓人無視「事實」之餘,還強迫活生生的人屈服於「想像中的文化框架」;共業像集體幻覺,一場集體做的白日夢,叫也叫不醒。

吵「性別平等教育」吵這麼久,吵不出所以然。

不論吵來吵去要吵到何時才覺悟,請記住一件事:

天底下一向有不少覺得粉紅色醜得要死的小女生存在;事實擺在眼前。性別文化偏見多是人為想像出來、故意建構、反覆強化的僵化二元性別文化系統,就像集體白日夢。「美醜起於心」,被逼穿一條所謂「醜得要死」的粉紅色裙子,也是小女孩的一場童年惡夢、識心幻覺。文化也好、裙子也好;從惡夢中醒來是件多美好的事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