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

忍辱波羅蜜



舍利子,我於爾時,行羼底波羅蜜多故,制伏其心,不生忿恚、慳吝、惱熱。但作是念:於諸行中,無有少法是易可得,過於毀罵及訶責者,是故我今應當修捨。又我於彼應起慈悲,何以故?世間眾生,多分安住毀罵訶責;由斯業故,還復感得如是之相訶毀果報,在在所生,常得醜陋可惡之身。我今不樂醜陋之事,豈應樂行毀罵訶責?何以故?如是訶毀諸惡業者,是則名為不相應業、不稱理業、愚夫之業;是下劣業、非善人業、非賢聖業。

《大寶積經》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為有力大人。

《佛遺教經》

若能忍寒暑,如草不貴己;精進修事業,則安且益矣。

《善生子經》

忍辱溫良依涅槃住。

《中阿含經》

身生諸苦痛,而能行捨心,正智正念住,堪忍以自安。

《雜阿含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