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9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父子緣 Father and Son

一個年輕人,又聰明、又有智慧,辯才無礙,資質十分良好。只要有他在的地方,無論做什麼事業都成就。他很有自我管理的能力,又肯努力上進,對商業買賣很有天分,很會賺錢孝順父母。因此,地方上的人們都很喜歡他。

奇怪的是,這麼優秀的年輕人與父親的因緣卻奇差無比。雖然是親生兒子,父親卻一看到他就討厭,有時惡口痛罵,把他轟出家門;有時根本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就拼命動手毒打。長年身在家暴環境的年輕人,不管如何努力,依舊得不到父親的歡心與善意。最後,他遠走他鄉,出國從商,決心從此定居國外。他有資質,又肯努力,再度累積出成功的事業與大量財寶,名聲也愈來愈響亮。

年復一年,兒子成為巨富的名聲,終於從遠方傳回本國。一向討厭他的父親才一聽說兒子大為出名,成為巨富,馬上派人出國登門拜訪,要求他返鄉回家。一輩子相處得那麼差,他肯嗎?當然不肯。

一次不肯,討厭他的父親並不死心。他再派人登門二度求見,退一步說:「要是人不回來也無妨;至少也該送些錢回家吧?」任憑來人苦苦相勸,他肯嗎?當然不肯。

為免施暴又貪財的父親一再派人糾纏,兒子最後表態了:「我父親當年故意百般苛待,讓我吃足苦頭,那些往事數也數不清。所以,現在要我送他大量金銀珍寶?我辦不到!要我回家?那更辦不到!」

此時,要不到錢的父親心生大煩惱,就刻意到道場裏,找諸大比丘告狀:「師父們啊,我那兒子有病,不孝順父母。」諸大比丘就據實向佛陀報告。

佛陀聽完後,便開示道:「他不但這輩子跟兒子不和,過去世也一樣。雖然兒子有福德、有作為、乖巧聽話,就是無法討他歡心。比丘們,仔細觀察;雖然他的兒子是個有智慧又有德行的人才,他就是討厭、排斥、苛待他。等到失去兒子之後,才又後悔想勸他回來。」

這對父子,並不是這輩子才初次見面。

久遠劫前,有個專業獼猴訓練師。他專門訓練獼猴表演各種特殊動作、技藝、把戲來娛樂觀眾,以此謀生。獼猴訓練師靠這個本事,大受群眾歡迎,生意非常興隆,賺到大筆可觀的收入。

不過,他雖然靠獼猴營生,卻沒有半點動物保育的觀念,也沒什麼疼愛動物友伴的慈心。他只是利用動物營利,沒有感情,也沒有道義。有一天,他再度平白無故抓獼猴入城,把牠綁在柱子上,百般施虐、毒打、罵辱,狠狠折磨這隻可憐的小動物時,對方終於忍無可忍,受不了了。受虐的獼猴想辦法趁機脫逃,闖進山裏躲了起來。在遇見一個在山裏獨居修行的仙人後,牠就天天採野果、野蔬,供養仙人也餵飽自己,依靠仙人度日。

獼猴逃跑失蹤之後,獼猴訓練師的動物表演生意中斷,心裏著急,就四處打聽。最後,他好不容易終於打聽到獼猴在山裏與仙人住在一起的消息,便派個代表到山裏大聲叫喚,要求獼猴回他身邊。獼猴肯嗎?當然不肯。派人既然沒用,獼猴訓練師就親自入山勸說。

「我不要!我記得你之前百般虐待我、欺負我、折磨我,讓我吃盡苦頭。那些感受,言語根本無法形容。我沒犯任何錯,你卻再三毒打惡罵;跟你相處真是苦不堪言哪。否則我怎麼會離開你,選擇住在山裏頭?」獼猴拒絕了。

「哎,回家啦。」獼猴訓練師說。他心裏想的是生意。

「……」獼猴無話。他心裏想的是虐待。

「勸勸牠,才有可能跟你回去。要是強迫牠,牠是絕對不肯的。」仙人說。

「如果我用盡辦法牠還不肯,」獼猴訓練師想:「那我就要另謀計策了……」

清清嗓子,這平日惡口就是辱罵、出手就是好打的獼猴訓練師,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啊,我的寶貝乖兒子、我的心肝好兒子啊;下來吧,下來吧。就像鹿向樹蔭走一樣,你從樹枝上跳下來吧。這樣才不會沒飯吃、沒水喝而死啊……」

「你這個沒有慈悲心的主人啊,」獼猴拒絕道:「我和你相處這麼久以來,哪裏有聽過你誇獎過我多乖多好?我太了解你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你這個身為訓練師的主人沒事把我抓進城裏毒打虐待的事情。你的所作所為帶給我深刻的痛苦,我忘也忘不掉。現在我自由了,我再也不想困在你這種人的身邊!」

佛說完這段過去生的往事,下了結論:「知否?獼猴訓練師,就是那個來告狀的父親的前世;而那隻獼猴,就是他兒子的前世;仙人則是我的前世。」


原典出處:《生經卷五佛說清信士阿夷扇持父子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