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7日 星期日

股崩之日、她的歌

難得望幾秒報紙上的頭版頭條新聞
它用大大的中文字,驚悚的美編,以色塵聲嘶力竭

「全球股崩啦,這裏崩得尤其厲害!」這麼絕望又尖銳地無聲叫囂著。她,就在此刻,在身後唱起歌:「有一個女孩叫甜甜……」唱著唱著,稚嫩的童嗓,唱得真好。小手放在大手裏,唱著唱著,幾十年前電視熱播的卡通主題歌。她的歌,召喚回那個很窮、很窮的「小甜甜時代」--

當時,沒什麼人擁有電視、手機、小車、高級音響;很少人知道世界上存在著電腦。也因為很窮,多數人老老實實靠著各種型態的勞力付出來養家過活,懂得投資或玩股票的人很少,漲跌聚崩之事通常也無關生活緊要。那時,奢侈或名牌不太有必要,人心老實安份,拼物質面子還不如顧好家庭裏子。

「上工而作,下工而息,股力於我何有哉!」或許,正為了投機或鑽小道的人少,付出務實社會貢獻的人多,所以,表面上賺的鈔票數字少歸少,多半人有自宅、甚至有自地。有規畫頭腦的人也不會縱情酒色花光薪水,而是七早八早替每一個小孩買下一棟房子。現代人那種每個人都穿得差不多、工廠量產罐頭似、通通一模一樣的流行衣服或包包也不是那麼時尚,人們真正的好衣服或配件,是到布料行挑布、再親自登門量身訂做、世界上「很可能」就僅此一件的客製化特製品。

她唱得極好,好到召喚出童年記憶。

「真了不起,」我思惟,「台灣那時窮成那樣,還是把我們這代小孩子一個一個拉拔大了……」父親節快到了,滿街的新手父母追著小朋友問:「你要吃什麼?爸爸買!」「啊,看她要喝什麼,買給她啦……」「你想吃什麼?」股再怎麼崩,當父母的為愛女愛子掏錢依然面不改色。當爸爸的,總有自己喝白開水,卻笑咪咪望著小孩子喝昂貴飲品的本事。

在情人節的夜色裏,天下第一痴情種依然是父母。

最死忠又最捨得花錢的消費者也一樣是父母。

等到有一天,小女孩,妳老了,忽然又再度聽到另一個小女孩清唱起小甜甜時,妳也會忽然發現,原來,世上最多情無悔的人,還是父母親。大股崩歸大股崩,父母的痴情消費力又會讓它再度長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