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7日 星期六

破冰--二零一一國藝博

心,會逃避創傷。心會防衛、自我保護、刻意遺忘、扭曲記憶,甚至製造出不存在的假記憶。

所有現代心理學理論大致都有類似的結論。西方在禪修教學上,則大量吸收、納入、融合臨床心理學治療、哲學思辯、與人生實際 trouble shooting 的實務方法,以假轉假,以妄止妄。這個教學特色,與緊扣法會佛事拜懺誦念儀式的東方寺院活動傳統相對照之下,在方法上非常不同。或許,也與台灣長期只將「知識」與考試掛勾、當成求職飯票的民間觀感有一點關係?

從兩、三歲開始刻意、正式地從繪畫與音樂的興趣「導正」到功利升學取向的成績名次不歸路開始,藝術就變成很深沉、很痛楚的傷疤。心,會逃避創傷。只要不畫、不彈、不唱,全世界都當你只是個向上爬、一路向上爬的典型文憑「菁英」(Really?);寫作、攝影兩者,反而是後期才在職場裏被現實需求意外磨出來的新嗜好。

心會防衛、自我保護、刻意遺忘、扭曲記憶。撕掉的畫作、刪掉的大量文稿、閉嘴不唱的歌、故意不去看展或參加活動,以便活成一個大家要你當的、乖乖一路向上爬的典型文憑「菁英」(Is that a joke?)--很有趣的是,太聽話放棄一切,等爬到一半、爬到不小心養成對學術研究的興趣之後,又忽然再度一把被斬斷後路,告訴你別讀研究所、別出國,賺錢去。不論人生路上志向為何,一路被斬,半點支持也無;業障也真重……這就是太聽話的人生代價:誰也沒辦法從頭活;要將人生拱手送給別人當成掌上玩具,是我幾十年親身走過的終極愚蠢。

我不知道,現在台灣還有多少年輕人和我當年一樣蠢,笨到為別人的不理解、不支持、不護念、不認同、不看好,而乖乖情願一次又一次出賣人生。我真心希望他們沒有我那麼白痴。畢竟,他人只是動動嘴皮,代價卻是個人一輩子;完全不了解你的心卻想完全控制你的人生的人,世上多的是。事實是,不論你乖乖讓步或堅持志趣,那些人一樣依然故我,喜歡開口支配別人的人生。既然橫豎如此,你還是睜大雪亮心眼,心裏有數得好。

控制欲與權力欲這種厚重的煩惱染習,雖然古印度沒留下多少相應的佛學名詞(有可能受限於當時封建帝制的政治大環境,根本無法放上檯面討論),其嚴重性並不亞於人對欲染的執取。欲染惡習,讓人想占有他人的身體;而權力欲,則讓人想攻占他人的心。這兩種深厚的無明煩惱會互相助長,只要有其中一個,非常容易開展出外一個。科學界曾質疑它們(權力欲與性欲)在大腦結構上的控制區與運作機制、功能上根本就是同一塊;不過,只要是有關人心的議題,都非常難用既有的科學方法加以實證證明。科學有時腳步很慢;教育方向轉得更慢;時代風氣的變化更是慢到讓人不耐煩。

人生分分秒秒在過,向來不會為這些瑣事停下來。

You better be true to yourself.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