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老婆與死黨之間(一) Something Between Wife and Best Friend [Part 1]

左等右等,終於好不容易遠遠聽見傳自宮門的聲響時,王室成員個個欣喜若狂。不過,月光下的身影,只有近侍車匿與馬王乾陟兩個。他……他人呢?

配角全都到齊了,獨獨主角沒回來。

耶輸陀羅再也忍不住她的淚水。她尖叫、痛哭、瞋罵,把她會講的各種方言都用上了。首當其衝被炮轟的人,當然是無比該死的車匿。車匿呢?他垂頭喪氣,一臉倦容,靜靜地下跪,讓抓狂的美麗女主人發飆個夠。

誰叫你,大半夜的,竟把她的王子丈夫給搞丟了呢?你活該。

你明明知道他想出家,還開城門放人?

「車匿!趁我一個女人半夜熟睡、失去知覺時,你把我心愛的老公給帶去哪了?又出去做些什麼?車匿!我老公跟你兩個人,才剛騎馬出城;怎麼就剩你一個人回來?我老公呢?人呢?你害我全身發抖……讓我的心,無法停止顫慄……車匿!你……你不是什麼好人,你對我半點好處都沒有!車匿,你今晚所作所為,殘酷、暴虐到了極點,比一般怨家還超出千萬倍……。車匿,你知不知道,你是我們夫妻的親信,照理講,要保護我,替我著想;怎麼會趁我睡著以後,把我的老公偷走呢?到底把他偷去哪裏了?車匿,從現在起,你就是我最大的敵人!事情做都做了,你還哭什麼?你悲傷什麼?你虛情假意哭什麼?這種爛事你做都做了,何必假裝難過。以前,我當你是我老公的好朋友,才放心你們常常一起進進出出,我以為你會自我節制,知道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沒想到,你竟然讓我老公隨意出王宮!車匿,你這沒用的東西!做出這種好事,你高興了吧?滿意了吧?怎麼會把你這麼愚癡的人當成好朋友?你是我老公的好朋友,偏偏做事不經大腦!車匿,我家已經被你毀了,這下子,你高興了吧?這莊嚴的宮殿,各類瓔珞財寶充滿的王室,現在完全一點意義也沒有了!這麼空虛……這一切,全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做事不經大腦,讓我全家受苦受難!」

嚴格說來,王子妃並不只耶輸陀羅一個人;當王室貴族妻子的女人,最多只擁有二分之一到五百分之一個丈夫,從出嫁起,就要吞忍與眾多其他女性資源共享,一路忍到死。然而,雖然如此,「守寡」這種人生選項(她能選嗎?),還是把她逼到瘋狂的邊緣。畢竟,全王室的人早已知道王子有意出家。眾人嚎哭成一團;美麗高雅的王子妃也完全失態了。

耶輸陀羅沒有宿世記憶,她忘記了。過去生,一直是她在追逐對方,緊緊不放。他是仙人時,她故意破他的戒;他是童子時,她施花令他供佛,開條件要世世結為夫妻;他一直走在修行路上,是她處處留難他。他問她,若為出家求道,捨妻捨子她願不願意?她答應了。過去世的她,為了想生生世世得到他的人占為己有,什麼都承諾了。包括放他出家。

窮追不捨,生生世世,世世生生;她的淚水流不乾,累劫凝聚成汪洋。

所謂愛情的代價……

例如,無法停止的哀傷。

她痛哭失聲:「車匿……你叫我怎麼不憂愁?以前我們的生活多麼快樂……誰知道,從此之後,我要為他守寡一輩子?失去他,我只能天天以淚洗面,讓淚水像河水一樣,流一生一世,是不是?我只能每天痛哭,是不是?這種痛苦再也沒有停止的可能,是不是?車匿啊車匿,這匹馬王乾陟,也跟你一樣壞!偷偷半夜偷走我心愛的老公……這匹壞馬,何必一直在我面前,故作痛苦地嘶鳴啊?而且叫這麼大聲,讓王宮內處處可聞?怎麼之前準備要載走他,偏偏半聲也不叫?要是他叫了,驚醒大家,不就可以擋住他了嗎?這匹壞馬,就算把牠射死或打死,也不應該任牠把你家王子給載出城門啊……就是平常對牠太好,捨不得打,才會把牠寵壞了,偷走我最愛的老公哪……今天開始,我的別宮失去了主人。從此,殿堂、房室、街衢、樓閣、門戶、欄楯、……再上等的建築都沒有用了!蓋得再怎麼微妙、殊勝、高級、華麗,通通像空城一樣,沒有用了!!為了這匹壞馬王、惡乾陟,我的皇閨就好比荒涼的曠野,再也不值得留戀了──」

(待續)


原典出處:《佛本行集經卷第十九》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