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8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老婆與死黨之間(二) Something Between Wife and Best Friend [Part 2]

淒淒切切,心酸哽咽,心痛無法言喻。大罵車匿一陣後的王子妃耶輸陀羅恍惚失神,這才停頓了下來。

車匿低著頭,合掌垂淚,不禁放聲大哭:「王妃啊……您不該呵責乾陟,也不該生氣大罵我一頓……我們沒有錯啊。王子動身出發前,我也曾經想盡辦法留人啊……我大聲叫喚,說王子準備要走了,妳們都沒有反應,怎麼現在怪我們?我不得已,拔下女的頭髮,想把她們痛醒,結果,沒有半個驚醒,我也很無奈啊……乾陟馬王,不停地鳴叫、踏地、不肯走,妳們一樣醒不過來,怎麼怪牠?王妃啊,我大叫,你最愛的王子今晚要走了……任我聲嘶力竭,妳們沒有半個人聽到啊……是不是諸天神力,讓妳們都睡死了?我跟乾陟哪敢私底下帶走王子啊?要是妳們當中有誰醒來,又哪會出這種事?嗚……」

車匿的眼淚不停地滴下來:「王妃啊,別罵馬,也別恨我啊……我知道淨飯王有下嚴令,命所有宮內人員要小心守護王子。我知道是知道,可是,一個凡夫如我,能奈何諸天護法的威力嗎?他們左右我的心,又讚嘆隨喜王子出家……城門自動打開,上千守門員都睡到不醒人事,這哪是我們凡人能辦到的?王子才步出宮門,身體像初昇的太陽,放出清淨的光芒,照破一切黑暗。那不是諸天的力量嗎?我當前導,引王子出城時,毫無倦意地趕路;乾陟馬王飛奔,脚不著地,就像冥冥中有人帶路一樣……這不是天意嗎?王子脫下王服,換上沙門衣裝、袈裟色服,決心乞食;把他的貴重衣物交待給我。當王子削去長髮時,才擲向虛空,馬上就被諸天接手奉承,沒有墮地啊……難道不是天意嗎?王妃啊,請聽我說,這樣您能了解嗎?您實在不應該恨我們啊……有本事帶王子出宮的,既不是我,也不關馬的事啊……」

耶輸陀羅已經無力地倒臥在地上。她想了又想,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嗚……為什麼?我有做錯什麼?我樣樣如法,對丈夫百依百順,卻捨我而去,寧可去求法……嗚……古代的國王要是老了要入山求法,不都帶著妻兒同行嗎?他們不也有修行成就嗎?你身為王子,怎麼會不知道?他們不是會和妻子一起剃頭出家修道嗎?他們不是會一起祭天辦法會,求未來世能夫妻一起受好報嗎?韋陀論典裏不是這麼說嗎?為什麼一個人走,不帶著我?你要是對妻子有情份,怎麼會拋棄我?是不是你想生到三十三天,貪求天女?天女哪裏好?有什麼好貪?天女那麼美嗎?和天女行五欲那麼歡樂嗎?要是不貪那種天樂,不戀王位,也不要我和婇女,選擇出家苦行的話,那麼,不論天上人間,我只願服侍像王子您這樣的丈夫啊。就算你什麼都不要,都捨下,我的心不會變。我真可憐,現在變成失去丈夫的妻子,孤單獨守空室,要我如何不心碎呢?我的身心剛烈,對你的心意好比鐵石般堅定;你卻捨我而去,留下空虛的宮殿……王子啊……你叫我如何不心碎?」

耶輸陀羅的心,在崩潰的邊緣,痛苦無比。有時悶絕、昏迷、倒地不起;有時又驚醒,回過神又放聲大哭。有時哭累了,低頭思惟不語;有時又忽然驚慌失色,狂言漫語:「啊……我老公呢?人呢?哪裏去了?讓我孤單一人,獨居宮內……你……你拋棄了我啊。失去了你,我再也不臥本床。我再也不用香湯澡浴。我再也無心打扮。我自此丟棄所有化妝品和漂亮的衣服。從今以後,珠寶、香華、香水都不用了。不吃美食保養,不喝酒,不吃營養品,不整理髮型;我也要學你,開始修苦行!沒有你,在我眼裏,園林、池泉、殿堂、樓觀,都像沙漠曠野一樣荒涼。嗚……老公啊……你、你人在哪?嗚……」

為愛瘋狂的女人,別說文明教養與貴族王室禮儀,連平日做作、內歛、慚恥的社交面具都完全崩裂了。現在的她,百分之百是個為愛心碎的女人。王室女眷們看她如此,全部哭成一團。


原典出處:《佛本行集經卷第十九》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