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雙蟲記 Tale of Two Worms

「癢死了,這樣子叫我怎麼打坐?」比丘忍不住動了一下。他翻來翻去找老半天,終於在衣服上找到一隻小虱子。

「喂,小虱子,我們打個商量如何?我打坐的時候,你就乖乖地別動、別吸血;等我下了座,你再用餐補充營養,怎麼樣?」小虱子聽聽覺得有道理,也就乖乖如法照辦:「那麼,一言為定喲。」

一人一虱正相安無事,偏偏又來了個意料外的不速之客。

小土蚤慢慢跳到小虱子身旁,偷偷探問:「喂,小兄弟,你都吃什麼,吃得這麼肥啊?」小虱子老實地回答:「哦,我家主人常常打坐,跟我約好,只要他打坐,我就乖乖別動;等到他下座,就隨我喝血,愛怎麼喝、就怎麼喝;你看,我一直遵守約定、乖乖守規矩,才會營養這麼好,愈養愈胖!」小土蚤一聽,這麼好康的代誌,我也要!於是,他就請求小虱子:「那,算我一份,我也加入吧?」「哪,好啊,隨便你。」小虱子爽快地同意了。

又到了比丘打坐的時間。新來的小土蚤一上身,聞到人體血肉香,馬上忍不住大吸特吸,整得比丘渾身又痛又癢。他痛苦不堪,只好脫下衣服,放把火燒掉。兩隻寄宿在衣服上的小蟲蟲,也就當場雙雙一命嗚呼了。

************************

很久之後,坐禪比丘成佛了,號為迦葉佛。又過了很久、很久,小虱子也成佛了,號為釋迦牟尼佛。小土蚤還沒有成佛,名為提婆達多。過去生一起當小蟲時,小土蚤為了吸血而害小虱子短命身亡;等到一起轉世為人時,提婆達多仍然常懷惡心加害佛陀。不過,佛陀以值遇提婆達多才能速得成佛的緣故,為感念他累世以來的恩德,經常慈心相待;哪怕提婆達多為了出佛身血而下墮無間地獄時也一樣。 

************************

這天,侍者阿難遵照佛陀的交待,動身前往地獄,探望提婆達多。

阿難站在地獄門外,問守門的牛頭:「請為我喚來提婆達多,謝謝您。」牛頭反問:「你到底是要找哪尊佛的提婆達多啊?過去每一尊佛都有他的提婆達多。」阿難吃了一驚:「哦,我要找的是釋迦牟尼佛的提婆達多。」牛頭聽懂了,就叫出了提婆達多:「喂,釋迦牟尼佛的提婆達多,阿難在外面,說要來看看你。」於是,提婆達多就面露微笑地現身了:「啊,來得正好,阿難!佛陀還在掛念我嗎?」

阿難答:「佛陀交待我來問候您。無間地獄的痛苦,您還可以忍得住嗎?」

提婆達多爽快地回答:「我哪,身處阿鼻地獄,就像比丘入定、達到三禪時一樣快樂啊……」

這一席話,對阿難震撼不小。他回精舍向佛陀報告之後,佛陀開示道:「菩薩摩訶薩修大方便以接引眾生,受生死無量大苦而不以為患。若有人言,提婆達多實是惡人、入阿鼻獄者,無有是處!」


原典出處:《大方便佛報恩經第四卷》
張貼留言